上週日完讀ipad上的蝸居(原來這部小說這麼有名,大陸還翻拍成連續劇)
除了歷史故事甚少接觸大陸文學,這本書名作看很撲拙,望文生義它便是在描寫房事不要想歪


故事伊始於一個名叫郭海萍的人妻人母上班族,為了跟一歲的寶貝兒子同住一個屋簷下,處心積慮想要置產購屋的發想
作者把大陸白領跟中低產家庭為了擁有自己的家那種胼手胝足的掙扎跟刻苦還有跟生活拔河磨練出來的靭性描摩得很深刻精彩
尤其是想買房子想瘋了的女主角郭海泙,真箇是道盡了吼出了所有上班族女性的不滿跟委屈
看她每天像鍛鍊肺活量地指著其夫叫罵的潑辣樣,不免覺得娶妻如此的蘇淳有點男人真命苦
大環境壓迫下他有志難伸,遂變得胸無長志,頂著名牌大學生這個身份,也只能蹲在同一個小單位不上不下謀著一份文職
在職場不敢違抗上司,回到家也只能對老婆唯唯諾諾
而讀到中段攤展而出的劇情,蘇淳跟郭海萍竟然也曾是捕風捉月,在星光下互傾浪漫心事的文藝青少年
走入婚姻後,愛情的花終究無法在米油鹽醬醋茶的浸漬下綻放芬芳,逐一風乾淍零不見殘影
 

好看的小說當然少不了另一條用來對照第一男女主角的副線
海萍的妹妹海藻是個青春正盛與愛人小貝愛得正激情濃烈的年輕女子
雖然都是刻苦耐勞被不良老闆壓榨的上班族,海藻有一個全心全意愛她用愛情跟單純的喜悅讓平淡生活更添瑰彩綺色的男友
而且,更勝一般人的是,她有一個秘密情人─一個供她上百貨買衣裳不用考慮價標,在外用餐品茶都可享VIP待遇的情人
而那情人,有妻,有女,有大房子,更重要的是,他是社會的中流柢柱,也就是中國人普遍嚮往的,官職。

本來只是為了成就姐姐海萍發狂似想要買房的心願而與其貌不揚大自己年紀一輪以上的宋思明身體交易的海藻
面對像一縷清流純淨澄澈的男友本來滿懷愧意,但隨著與宋思明出軌時間增長,身體交疊次數變多
在偷歡的禁斷愉悅跟背德的愧疚還有為親情犧牲的大義旗幟高舉交錯下,逐漸麻木失去判斷

我喜歡作者借角色之口道出的對人生的反省跟世俗的譏諷──

這種奇怪的關係像一塊磁鐵,讓你在正面相對的時候拚命抗拒,而在背身過後又期待被拽入磁場。
其實,人若真低俗了,就會很快樂。人的肉體和精神,是可以完全分開的。By 海藻

男人在騙女人走進墳墓的時候,總是先罩點鮮花。因為有表象掩蓋,你才不覺得害怕。By海藻

「你以為我願意欺負他啊!他要像個男人,我也想把他當菩薩供著!他就是條豬大腸,拽都拽不起。人家天天向上,他天天向下!人活著總要有點奔頭吧!我和兒子這一輩子還得靠他呢!我真是自己套了個死扣往裡鑽!我算看透了!女人啊!把命拴在男人身上,簡直就跟把命拴在風箏上一樣不可靠!」By 海萍

「哪個女人想做潑婦?哪個女人不想自己像公主一樣美美地坐著儀態端莊?我告訴你,什麼樣的男人注定了你會成為什麼樣的女人。是這個男人讓我有做潑婦的能量。你只要是對貧賤夫妻,你就擺脫不了潑婦的命運,悲哀的結局!」By 海萍

海藻見證了姐姐從愛情到婚姻的整個過程。第一次見姐夫的時候是姐姐大二的寒假,姐姐帶著蘇淳從上海回到老家。他們一起聊電影藝術文學繪畫,講動聽的歷史故事,分享一個紅薯。才幾年啊!那個英俊的大男孩變成男人了,背有點弓,腦門開始有點亮。而姐姐,美麗的姐姐,從依人的小鳥輕聲細語,身材曼妙,到懷孕的水桶,再到現在穿乳罩要把乳房拽進乳罩裡,說:「給吸下垂了。」然後大聲地說話,經常訓斥那個她曾經崇拜得像王子一樣的男人。

「唉!這過得是什麼日子啊?!都說時代進步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我怎麼覺得我還過得不如我們父母輩呢?人家好歹在最窮困的時候還實現了既無內債又無外債。我倒好,一輩子欠債,一套房子把我搞成百萬負翁了。想來想去,我們黨做的最英明的決策就是計劃生育。以前父母都養十個八個,現在我一個養得都艱難。你再叫我負擔一個小的,我一定當場死給你看。以前三年自然災害講勒緊褲腰帶,等我付完首期,你就是跟我講勒緊脖子,我都拿不出一個子來。」By蘇淳

當人選擇了向上的階梯之時,就要丟棄很多細枝末節。 By宋思明

「該得到的我都得到了。愛我的丈夫,可人的女兒,應有的社會地位和尊重。女人到我這個年紀,活得這麼舒暢的,不多。我沒任何怒氣。我倒是很同情你,希望你能在我這年紀上,也能擁有與我一樣多的東西,而不是像過街老鼠一樣出門小心翼翼。希望你以後的丈夫在知道你這段不堪的歷史之後,依舊把你當成寶貝。你好自為之吧!」這段話是宋思明的正宮夫人對小三海藻說的。

諸如此類一針見血的剖析跟點評讓人忍不住細細品吟咀嚼。 

讀完此書,蝸居說的,除了那棟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my home, my house
說穿了,就是我們一生居處俯仰其中,看似無垠我們卻一直在畫地自限據地為王的空間。
而它的名字,就叫做人生。
我們在自我囿限的人生蝸居中,呱呱自鳴,兀自哀怨。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