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剪掉長及腰際的長髮
步出髮廊,細柔的髮梢因風吹拂而輕吻我頰畔
這次真是剪去三千煩惱絲啊
長髮滔蓄狂留,思考及言談時總不自覺地梳掠過自己的髮
每天沐髮時更得忍受滿地『碎屍』
35公分跟15公分,大量落散時,撿拾在手心,間中差異很是令人怵顫!
跟朋友一起『刃髮』;她笑我一副營養不良模樣,肯定是養份都讓頭髮吸乾了
也許她是對的,所以我的髮絲才會特別柔細──
理髮師揚起刀剪,刀片泛著冷光,血口張合地囓咬著我的髮
『你確定要剪那麼多?』我指著自己的鎖骨,對著她的惋惜有些失笑。
『對啊,夏天要清爽俐落。』
(這樣就可以撐一年不用剪了~)
『真可惜啊,這麼柔細的頭髮』她誇張地說著。
我總是頂著一頭長髮,直到看上去連自己都覺得像抹幽魂時才決心刃髮
所以每次大變革般地削剪一頭黑瀑時,總有人這麼替我惋嘆。
為什麼要感到可惜呢?頭髮再留不就有了?
儘管得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再養出那樣披離的景緻
蓄髮又落髮,光陰於其間逡巡穿梭,斬髮時唯一令我感到遺憾的總是──
創造的費力耗時,破壞的輕易轉瞬!

按一下觀看原始大小圖片 按一下觀看原始大小圖片 好恐怖的黑眼圈…
(用手機拍的看起來總是這麼呆…)
難得換新髮型,留個記念──
娃娃你看到啦,你老妹現在就是這副德性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dice 的頭像
halfdice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