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已不是我第一次喝酒了
怎麼我也無法愛上那澄黃的美麗液體
年少輕狂時,我總認為酒是撒旦的眼淚
唯有欲將自己的靈魂浸染惡之華的人才會買醉還澆自己兩束清淚
到了這把年紀,我已不再耽美夢幻
會碰酒只是為了應付社交場合
昨日替同事慶生,我們部門一起到西門町的『堡壘』聚餐
臨行前才得知那間餐廳以海鮮為主
如此一來,我實在不知道自己此行為何
平常吃得像苦行僧
本想既然要當分母就得吃夠本
但考慮我的過敏體質,加上我本來就不喜歡海鮮,要大打牙祭自是渺然無望
看到『高級』到令人瞠目結舌的menu,我更加沒胃口
會這麼想的我確乎是猥瑣市俗的,但看著龍蝦拼盤端上桌時
我只覺得牠的巨螯刨得我的心好痛啊!
餐席氣氛不算太糟,我還擔心四個女生加一名『長輩』的陣容會冷到冰涷三尺
所以間中不斷製造話題的大概就是我了
我的『反差』於杯盤交錯時最為明顯
為了填補之間的”silence”我總是負責想話題的一方
末了不知怎的,大家開始針對我的身體健康召開批鬥大會
(奇怪,主角明明就是壽星大人!)
我知道以我的體形跟年紀高血壓很令人匪疑所思
老被人唸營養不良我也不是無動於衷
實在是自己一個人張羅吃食,怎麼我也提不起勁
席間我再發豪語;這句話我已經說好幾年了──
「如果有人能夠發明一種吞下後就可以十年不用吃飯的藥丸,我一定會存錢去買!」
大家都對我翻白眼,每個人都認為吃的『過程』即是享受,並不是單有解除飢餓的『結果』
我還是老話一句:Men eat to live, not live to eat.
這句話說了這麼多年,我還是沒有找到與之發生共鳴的人……
回家後清洗褪盡一身疲累,我幾乎是沾床就睡
不過酒精開始在我體內作祟發威,翻攪得我在夢海擱淺,惡夢連連
我想,我是一輩子都不會受那亮澄澄的琥珀流光蠱惑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dice 的頭像
halfdice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