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感冒在今天達到巔峰
早上怕隔了兩天會有很多待覆事項要處理
所以我還是很認命先到公司去把急事消化掉,打算下午再請假回家休息
結果回完小新的特急件後,還不到中午我就開始天旋地轉眼冒金星
全身癱軟無力加上鼻塞到好像腦袋都真空了,聽不太清楚只有一直感受到風流動的聲音在我耳邊嗡嗡作響
趁著還有力氣騎車,我也實在熬不到下午再去看醫生,便跟大總管告假,把假單從本來的半天改為一天
早上進去公司處理的急件那幾個小時就當作是跟我自己的責任心交待吧
臨走前我跟部門經理說我真的撐不住必須先去看醫生了
結果我沒有聽到他說:「多休息明天有好些再進來。」(就算是違心之論,一般不都會這樣說嗎??)
我只聽到他說:「請你手機要記得開機。雖然我知道你在休息真的很萬不得已時要確認進度還是要請你接電話!」
我當下覺得悲憤急極,回答他:「我回家就是想睡覺養病,沒打算接電話。
他還不死心道:「我是說晚一點,你總不可能睡一整天吧!
我聽到這句,便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意了(我請了假,要在家裡養病,要睡到天荒地老也是我的事,犯著你了嗎?)「請你不要那那麼離譜,我會現在就去看醫生就表示真的撐不住了,你竟然還要預告要我手機stand by?!」
他聽了大概是覺得主管顏面掛不住(畢竟我們部門還有新人才來第三天,他正在立威階段),於是他很不滿地回我:「什麼叫做"離譜"我是要確認進度…」
後面的話我不想再聽了,因為我拄著最後的力氣把自己悠顫顫的身體飄出去辦公室了。

騎車就診的路上,我不禁反問自己,剛才在辦公室的應答是否有欠周全?
我是不是有更委婉的應對方式可以不把局面擰得那麼緊?
我是不是太不給主管面子,也太衝動行事了?
這些問題,其實都是用理智分析就可以得到答案,但我總是讓情緒搶先發聲
當下回嗆主管要求我要接電話時,我是不甘的,我覺得我又不是把命賣給公司
更何況我都請了假讓公司扣特休還很有責任感地一大早先進公司處理急件了
為什麼不能有一點體諒別人的心?

而且我怎麼都不知道我啥時變恁地重要,如果整個部門因為我休息半天不在公司不接電話就滯礙難行
那我早就該升職了而不是默默在版權部門待了七年多還是小小螺絲釘的普通社員一枚!
當然,我自己也很清楚,就是因為這些不成熟不夠大氣的想法才會讓主管們看著我就是沒資格往上升
情緒凌駕於能力及態度之上的人,是無法領導其他人的。
這我都懂,奈何,我總是管不住自己簡直猶如反射動作的嘴巴
遇到不公平不合情理的事,總是抑制不住脫口而出…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