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ss Hopper intro.jpg 

去年員工旅遊去日本時,返家前一日是慣有的血拼日。導遊小姐無視兩車年輕人的摩拳霍霍,枕戈待旦,竟然在Shopping Mall只安排一個小時的逗留時間;儘管一票女生怨聲載道,仍然無法扭轉逆局,只好在非常有限的時間殺出一條血路──sana (220).jpg
 

我本來就沒有打算用一個小時去限時大搶購衣物(習慣用滑鼠逛街,我連試穿都覺得麻煩;網路購物的好處就是麻豆都穿得美美給你看了~)

在藥妝店被一名男同事央求著推薦保養品的品牌好老公一枚,準備買回家討老婆大人歡心,幫他物色完後,我自己也買了剛好有需要的乳夜跟洗卸兩用液,然後還買了一盒舒緩雙足疼痛的貼布
愛美不要命的某人,連續兩天穿有跟的靴子走一整天sana (183).jpg

掂掂錢包裡只剩1000多塊日幣,而離集合時間還有20分鐘,於是我便拆踅到mall裡的福家書店,打算消磨等待的時間。
結果20分鐘內,我就挑了3本小說,總共二千円(多出來的部份只好祭出信用卡了)──沒辦法,到日本不買原文小說實在有虛此行!
因為好一陣子沒有關注日文書的新訊,我只好以暢銷榜當參考,然後挑了三本我有興趣的推理小說,分別是伊坂幸太郎的グラスホッパー(蚱蜢)、アヒルと鴨とコインロッカー(家鴨、野鴨與投幣式置物櫃)還有東野圭吾的殺人の門(殺人之門)

咳,好長的前言,因為我這本書實在沒啥了不起的感想,前面那落落長的廢話在交待書的前世今生都是為了充版面~lw (102).gif

Grass Hopper Chinese ver..jpg 
這是中文版的封面,比起日文版更具故事張力吶~
 

當初會相中這本書,除了伊坂幸太郎掛品質保證(死神精準度作者)它的簡介也夠引發讀者興趣──

Grass Hopper story line.JPG 

平凡的男教師鈴木,目睹妻子淒慘的死狀且了解肇事者竟是「令嬢」詐欺公司的小開因為「好玩」而讓他的妻子成了車下亡魂,決心潛入仇人父親經營的公司,伺機復仇。不過「無間道」沒有玩多久,壞事幹盡又有老爸撐腰無人可奈他何的紈絝小開,不消鈴木動手,就有人用同樣手法,把他輾得在大路上替行人上健康教育第x課,我們的內臟(作者的描述非常生動,透過文字你就能感受得到蕃茄醬滿天飛、西瓜汁噴滿地的情景,還有人體支離破碎的樣貌……fightmon (111).jpg fightmon (4).gif )

而這個搶先鈴木一步,破壞他「完美的復仇」計畫的傢伙,則是推手集團的成員之一名為槿(我看到最後才知道這個字唸あさかお),連報仇都有人搶的鈴木,生活一下失去重心,索性追查做掉小開的「推手」真實身份,但發現對方竟然跟自己失去妻子之前一樣,只是一個幸福平凡小家庭的一家之主,擁有一個青春可愛的妻子和兩個嘴甜都喊他お兄ちゃん的兒子……
以家庭教師身份潛入這報仇計畫程咬金的家中後,鈴木猶疑了,再不確定自己對「推手」槿抱持的是什麼想法:應該憎恨──那樣輕巧地做掉殺死自己妻子的仇人,豈不使得他痛失妻子那段日子的行屍走路跟痛不欲生相對也變得廉價?還是感激──不用弄髒自己的手就送殺妻仇人上西天,但只要是拿錢辦事,槿下手的對象會不會也是像自己的妻子一樣的無辜市民?

在他一邊跟自己的內心糾葛拉鋸之時,故事的另外兩條主線也平行攤展開來──與推手同樣靠「送便當」過日子的,是名體型壯碩(190cm以上),負責替政治家掃除污點,清理門戶的政界清道夫;與「推手」不同,他的對象不勞他動手,在被逼宣告自己已成為某某政治人物的阻礙或是替死鬼後,再聽完不服從的下場─家破人亡、聲名俱裂、生不如死─每個人都會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寫完遺書, 乖乖等著鯨送他們上路fm (38).gif而在等待眼前的倒楣傢伙寫完遺書交待完後事之時,鯨總是拿出隨身帶著一本被翻閱上千遍充滿時間刻痕的文庫小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看到這本書名,不禁莞爾作者的黑色幽默──一個視人命無為物,並且深信「人類其實都渴望著死亡」的壯漢殺手,這輩子唯一讀過,且百讀不厭的書竟然就是他此生從未體驗過的「罪」「罰」fm (35).gif
唯一可以看得出這名殺手內心波動的,就是他除了有逼人自殺的本事,還會看到自己下手的對象的亡魂,並且「它們」都會跟他聊天……為了根除盤旋於自己身邊(記憶?)的亡者糾纏,他決定來趟殺人巡禮,把自己過去做掉的倒楣鬼逐一清算,希望能趨近問題的答案。他當然想不到,替政治家拓路清道的自己,竟然有天也會成為另一名同行找上門的對象──


名叫的男子就如同夏蟲不可語冰,對人類的情感跟生命完全沒有任何沾粘跟罣礙,他甚至說過,「俺最壇長的就是7歲到70歲全都死的一家滅門血案!」 悚.gif打擊.jpg
這樣一個以屠殺為樂趣的殺手,非常不屑自己那老愛倚老賣老,音樂口味又很怪的「經紀人」(負責替蟬接洽殺人案件),時時想著自立門戶,擺脫經紀人的叨念。所以當他接下「令嬢」社長做掉鯨的案子時,想到送同行便當肯定會替「蟬」這個名號加持不少,今後身價水漲船高就可以跟討厭的經紀人say goodbye,當然更對宰鯨之事誓在必得。不過,聒噪得要命的蟬,大概只顧著喋喋不休,竟然弄錯了下手的時間,結果要去殺人反而被人做掉!


鯨跟蟬這兩名殺手都很容易從代號和作者對他們性格、體型的描述勾勒形象──不被鯨殺死也會被自己的口水嗆死,無敵聒噪的蟬(想像一下夏天的蟬鳴,的確夠令人抓狂的!sana (195).jpg )體格壯碩,每站出來就搞得侷天促地的巨漢鯨,對付不聽話的女人可以像擠爛一顆蕃茄一樣把她塞入牆縫,逼出情報(為了問出槿的下落,他逮住了與鈴木一起行動的女子比与子時,以上述字句危脅她)face (6).gif
做掉蟬後,按照往常,蟬的亡魂也來纏著他吵得他幾乎精神衰竭,既然知道殺手之路最終都是走向Thanatos所在的彼岸,鯨決定在引退之前,與「推手」正式過招……

 

然後故事迎向最終,三個原來平行各不相干的殺手(グラスホッパー ),因為「蝴蝶效應」還有無心的引線人鈴木而交集相會,於是產生變異,互相殘殺……讀完整本小說,我才終於明白為何作者將此書定命為「蚱蜢」,還有書中不時掠過類似全觀的(Omnipotent)敘述,關於看似無害以草為食的蚱猛如何因為「群聚」而產生變異而成「蝗蟲」造成人人驚恐的「蝗蟲過境」,關於人類如何因為都市化在擁擠的市區裡縮手踮足的扭曲了心性──

前天日本客戶來時,跟他們聊到這本小說(剛好就在前一天讀完),剛巧伊坂老師原作改編的幾部電影都是該客戶的公司負責,我也聞悉「蚱蜢」即將映画化,更聽說忠於原作的漫畫已經發行(vol.1~3絶賛発売中~)

Grass Hopper Comic.JPG 

看官網釋出的圖,人物設定挺吸引人的,有機會再抓漫畫來複習了~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