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直逼500大關的近視讓我失去「耳聰目明」的條件資格

我優於一般人的聽覺(所以我每次考語文檢定聽力都滿分)應該還是留給我半點聰明

除了聽覺,我還有特別靈敏的嗅覺

我不只能聽聲辨位,還能聞臭(ㄒ一ㄡ\)識人

這應該算是一種天賦異稟吧?

 

但大部份的時候,我都不太受惠於這樣的「優越」

耳朵太靈敏,我濾不掉那些流言蜚句,還有無關緊要的嘰喳耳語

想聽不想聽的聲音都很蠻橫地透過聲紋波動直闖大腦神經

常常陡地撞翻我的思緒,干擾情緒的起伏

而太過尖銳的嗅覺,則讓我常常比自身散發出「異香」的人更不自在

你無法直接對一個人說「你不好聞請離我遠一點」,只好自己練習閉氣和面不改色

而永遠知道你方圓400公尺的人在吃什麼也對增加生活樂趣沒啥幫助

更別提開長時間會議時有人索性把腳丫子從鞋子伸出來搧出可怕味道的酷刑

氣味瀰漫在自己無處遁逃的空間時,不免哀嘆自己為啥要有這麼敏銳的嗅覺

 

說穿了

我大概就是神經接線接得太精準,五感的傳達都零誤差

無時不刻接收聲色味的刺激

所以我才會總被說像刺蝟一樣,神經倒豎吧~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