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來自蘆洲鄉下(不是台北喔)年輕上進勤奮苦讀孝順善良俊逸秀雅但是運氣不怎麼好的書生包君瑞奉母令帶著據說香到令人在三里之外都不禁聞香垂涎的小魚乾上京赴考並且探親shigai_pic (10) (他三叔在開封官做得頗大,正是青天大老爺包拯來也),途中拗不住館娃紅客棧二老闆娘柳冬也的熱情招呼,而且還ㄕㄚˋ到貌美如花的館娃紅大當家老闆娘柳春也ro (41) ,於是延後上京時程,落腳下榻一宿卻很不幸捲入了年輕貌美老闆娘兇殺案件……

 


在飯席間包君瑞仗義直言,搭救了一個名叫潘永不只”青迷”講話還很”白目”因而惹腦了官家子弟且好死不死是國舅爺的龐昌道;君瑞跟阿永仔因這個插曲成為好哥兒們,而龐昌道聽了包君瑞陳述其為包拯的姪兒後也很官僚地跟他稱兄道地,還親熱地拉他同桌喝酒。但也因此當美豔老闆娘芳心暗許而囑託妹妹約君瑞花園三更幽會時,這個原該是秘密的約定,就被同樣對柳春也的美麗動心的紈絝子弟龐昌道聽到…… 



是夜,花園裡該來的人沒有來(大概是在掙扎要在所讀聖賢書跟佳人繾綣中抉擇而誤了赴約時辰),撲向春也的竟是挾國舅之權而氣焰囂張的龐昌道!看清伸向自己的手不是情郎的溫情而是祿山之爪,春也極力反抗,為保全清白就被求愛未遂索性玉石俱焚的摧花狂魔一刀刺死而魂歸離恨天。fightmon (113)
理智斷線地很不是時候的君瑞前往花園時剛好接棒了龐昌道的兇器且還被隨後趕到
(大概是來看熱鬧的)冬也逮個正著‥…百口莫辯的包君瑞於是被當成第一嫌犯,被慘死女主角的妹妹押到開封府去定罪……


再說到龐充道這個大淫魔兼摧花毒手,他不僅老姐是當今聖上的枕邊人
(潘永的形容更粗鄙,我已經潤飾過了…你拍攝的 4aa61906c68f0。)其祖父更是澤被後世,列居仙班,被人立廟祭拜,人稱鐵面無私的判官龐滔。專審人間不平,專斷陰間公理的判官,面對犯下X+殺人滔天大罪的不肖孫子,雖然氣得快要吐血,為了保全龐家單傳的血脈,只好泯滅神性成全人性(就是那一點私心啊!)把無端慘死變成冤魂的柳春也鎖在他的鎖魂鍊裡,讓她有冤無處伸,更篡改自己手中的生死簿,把兇手由龐昌道改為包君瑞!
 

真兇在陽間有皇后老姐撐腰,在陰間有判官阿公助紂為虐,窮鄉僻壤的無名小卒包君瑞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的三叔,那不畏權勢只知追求正義公理的包青天。然而擁有陰陽眼還能遊走陰間跟閻王參詳案件的包拯遇上了存心包庇自己的孫子早有預謀的龐滔,也只能用「事實」來定奪審理自己清白無辜的姪子……

 

 


你以為龐家祖孫就這樣橫行霸道神不知鬼不覺嗎?
難道包君瑞就得揹負「採花淫賊」殺人兇手的罪名含冤而亡? cryrun
別忘了,從頭至尾有個比誰都「看」得更清楚的人在側聽整件兇殺案始末,那人就是夜夜把判官廟當自己的私人旅館的青迷仔,潘永是也!  sana (208)
原來勇氣的源頭來自失明的雙眼,洞悉是非曲直靠的則是心眼;所以齜牙咧嘴、眼凸耳尖嘴掀鼻吞天laume (15)的判官露出嚇死人不償命的本尊也嚇不到根本「看某lamji (8)的潘永!而龐滔祖孫倆自以為天衣無縫的誣陷包君瑞毒計也被潘永當著皇帝跟前做證點破(冒險做證的報酬是一碗牛肉麵+一碗滷蛋),再加上判官神像憑空消失的鎖魂鍊(龐滔把柳春也的魂魄鎖住後就丟到廟後的古井裡)鐵證歷歷,真兇龐昌道終於俯首認罪──SM 

 

這是一部,男女主角來不及談情說愛就為愛付出慘痛代價的愛情悲劇

這是一部,男主角帥得人神共憤,女主角美得閉月羞花(不過那天的月亮還真是又圓又大啊!)霉運高到破表黑色喜劇

這是一部,用正氣凜然的片名來騙你(包公跟判官都有私心;只是一個成善,一個助惡),用美美的男女主角來唬你(男主角驚惶、害怕、『受』的神情比耍帥時間還長;女主角被人砍又被鬼追淒厲陰慘的神情比嬌羞憐人的表情更令人印象深刻),用錯綜迷離的案件來矇你(比羅生門還羅生門,不過只要有一個人證出來就撥雲見日),其實是一部關於一個青迷仔「看」得比誰都清楚的翻案紀錄片

這是一場,演員們可以自由發揮,且幅度越廣,尺度越大台下越興奮,拍手得越用力的驚喜
Live

1.@
判官廟:上一場新富都金蘭情時陳子騏的忘詞頻率果然在這部戲看到作用──判官跟眾鬼神出來時,他死盯著手上的生死簿,到底是在決定定哪個倒楣鬼的生死還是偷看台詞啊?

2. @館娃紅,當男女主角初遇時,第一句交流的話:「恁叨a碗那加大?! sana (88)此時包君瑞應當真的被嚇到,那一瞬間他的表情跟語調是小鳳模式~

3. 包拯定了姪兒的罪,卻代他向仁宗求情,准他在受刑前回鄉見老母最後一面,但包拯虛加了收假日(7+1=8),決心代包君瑞領罪以報兄嫂養育之恩這一幕真情獨白令很多在場看戲的北杯跟ㄚˇ姨們哭紅了雙眼
不過我跟阿娃很冷血地想起歐陽修的縱囚論
這大概是我看過明華園的戲裡,唯一一部由首席小生以外的人來散發人性光輝並且博得在場熱烈掌聲及感動的淚水。覺得當天陳昭瑋飾演的包公根本是請神上身了!

4. 包君瑞在第八天趕回開封往刑場路上遇見了潘永得知了真相,兩人的對話讓台下快要笑抽了──先是包君瑞沒拉準阿永兄的衣角,那miss的動作跟神情真是太引人犯罪了,然後兩個人開始針對這齣戲誰才是主角而吵架,潘永說這部戲應叫做「青迷精與憨書生」,還要大家替把憨書生演得很賣力的男主角拍手,最後總算快到刑場,潘永又開始指著文場老帥說他們是一群目不盲但心盲的壞傢伙,我們的台柱無敵小生很善盡職責,告訴他:「那是2009年的人類啦!」


○○
××了一堆,這是一帖由酸甜苦辣愛恨情仇是非冷暖調成的補劑:你沒看過絕對會後悔,看了之後更難過─因為前半段為男女主角的『衰』心痛,為惡人的壞恨得牙癢癢,中段為包公的忠孝兩全而哭腫雙眼,末段又被青迷精+憨書生的對話笑到嘴角抽搐─然後還是一直想著,我絕對要再看第二次!求求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