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南方的狼族進攻北方的宋王朝,狼煙四竄烽火連天之中,兩位同樣身披戰甲的皇后戰場相見準備廝殺一番時,突然陣痛來襲──
原來兩個女人都很命苦地帶球上陣(這簡直呼應了戲班生活嘛!)
小狼子跟宋王子呱呱落地後兩位有子萬事足的傻巴拔本來想息火休兵,兩國言和,但談到要狼族歸還宋朝失土,這位霸主馬上翻臉,還攻其不備地捅死了宋王。不過宋王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把搶過狼王甫出生的小狼子;你砍我身上一刀,我就刨你心頭十兩!
悲慟的宋皇后眼見皇帝駕崩,欲取仇家餘孽性命為夫報仇,但大智跟極具遠見的宋王對她說要戰勝軍備跟武力皆在自己之上的狼族唯有『愛』字。

 

所以小狼子得已保命,但就這樣成了宋朝的王子。

 
20年後,兩位王子都長大成人,狼子趙武環為長兄,出落地亭亭玉立,是玉樹臨風、俊朗秀逸、允文善武!
正牌的宋室後裔趙伯敬(喂!你明明是細漢a為啥是『伯』字輩!)很理所當然地登基稱王,造成了令人難以理解的王位『傳幼不傳長』局面,且好死不死這對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偏偏中意同一名女子連瑞瑤──其實武環與瑞瑤已互訴情衷,但伯敬挾其天子之威,硬要插上一腳。

 

是日狼族又來犯,皇太后緊急下了道御詔,要兩位王子帶軍平番。
從小就沒爹疼又娘不愛的大哥武環馬上自告奮勇,欲身先士卒地領軍退敵。

 

但皇太后仍執意由皇帝伯敬親征統帥,武環則歸其麾下,奉君令行事。
只見太后前一秒還對斥責武環不得違抗自己命令,一轉身面對伯敬又換上一副慈愛面容;厚此薄彼之心昭然若揭。

 

滿懷悲憤的武環以將士身份踏入狼族勢力;環伺周遭,山勢崢嶸,絕壁如削,行路難,難如登天。 

然而,明明是初履斯土,他卻對眼前一切充滿熟悉,不但不害怕深陷重地身處險境,還有一種遊子回鄉的雀躍欣喜。
而他體內奔竄的狼族血液也轉瞬收服了原先向他張牙舞爪的狼群,野性的呼喚交換了彼此的友誼。
而另一方面,伯敬可就沒有那麼好命了,跟手下一道被狼王所擒──

 

武環回宮稟報皇上戰敗不幸被狼族所擒的惡訊。 
太后雖然偏心親生兒子倒不失為一位講理的長輩,並未怪罪武環護主不力。
但國家不能一日無主,眾臣諫言太后另擇明君。
太后鳳眼轉啊轉飄啊飄,宮中孱弱的垂髫稚齡的都被她名了,卻怎麼都不願把眼前最佳人選武環納入考量。
武環終於道出自己的委屈:在家為兄長,在朝為人臣,領兵征討敵軍,其弟是帥而他是將!
他不能理解,同是趙氏子孫,為何自己的母后對他與弟弟猶如天差地別!
太后被武環的悲壯控訴問得語塞,加上滿朝大臣均擁戴武環即位,她只好勉強同意王位由武環接掌。但她要武環允諾有朝一日伯敬安然回宮,他必須歸還帝位。
武環為表示他的誠意,不僅承諾代掌王權,還說他會前往靈隱寺燒香替弟弟祈願。

 

所以說佛腳不能亂抱,有時明明是有口無心的願望也會莫名奇妙地實現。
趙伯敬陷落狼王手中,本該命喪狼窟,但他垂死掙扎地道出宋朝內有一勇將趙武環,必定會代他為大宋雪恥報仇。

 
狼王夫妻一聽到『武環』二字,追問了他的年紀及胸口是否有狼族信物;得知武環不只掛著金牌還正好滿二十歲,兩老欣喜若狂──是他!是那令他們牽腸掛肚、日思夜想的兒子,宗武環!
兩人決意上京尋子,而落難皇帝則很好運地被狼王宮裡的一名漢女所救,幸得逃回京城。

 

 
武環來到靈隱寺,手捻清香,喃喃地向佛祖訴說自己思弟之情,下一刻,伯敬就出現在他眼前──

伯敬如落水之人遇到浮木,亟欲與自己的兄長相認,而武環看到來人則如臨大敵,心慌意亂,頓失方寸!
靈隱寺為啥有靈,應該要歸功於寺內棲身的瘋和尚濟顛。此人鎮日酒不離手,卻是個笑看風雲,雙手旋乾倒坤的奇人。
他不但一眼看出衣著襤褸的伯敬是皇帝,也提醒他若執意與當今皇帝相認會丟了小命!
但伯敬堅信兄弟情深,不顧濟顛勸阻,硬要追上失措逃走的武環說清楚道明白。
冠旒冕,披龍袍的『代理』皇帝,不期遇上正牌,那套衣冠此刻在他身上顯得無比沈重。
本來還拿不定主意的他在聽了在眾臣的鼓吹跟慫恿後,為了保住已到手的江山及至高無上的帝尊,他決定了──
若天下只有一人獨享,他絕不拱手讓人!

 

 
新君為保好不容易到手權位而決絕,派出殺手全國通緝追殺趙伯敬。
走投無路的伯敬請濟顛指點他的安身之處。瘋和尚語出驚人,要他潛身於乞丐寮。約莫如此便沒人料想得到伯敬的藏身之地。

 

 
親眼看到濟顛放走伯敬,武環開始利誘瘋和尚說出亡命皇帝的下落。
瘋和尚視名利為無物,自然不會被武環開出的條件引誘,並且他還大肆諷刺羞辱了武環一頓;直酸他為奪帝位而狠下殺意,說兄弟如手足,指其此行為自廢雙足,永遠寸步難行!

 


又羞又憤的新君盛怒之下,欲攫濟顛取其首級,只見那酒鬼像尾泥鰍似地,轉眼自他眼前褪去了蹤影!

 

不殺濟顛難洩心頭怒火的武環下令一把火燒了靈隱寺,打算連廟帶人地燒死口出狂言的瘋和尚。

 

 

權利使人偉大也使人腐敗;尤其長年的不公平對待,更讓這位臨危上場的新君對好不容易到手的王位戀棧難以放手。
再見到自己本該葬身戰場的皇弟,我相信武環在驚魂平復後原是不會痛下殺手的。若非身旁的弄臣煽動他「當機立斷」,還說出了「王位本來就是屬於你的」這句話,我相信『弒弟』這個念頭是不該劃過他腦際的。否則在下令追殺伯敬時他也不需露出那樣沈痛哀戚的表情了。
一念之間,他可以選擇當為奪權位不擇手段的暴君,他也可以繼續當回逆來順受,委屈往肚裡吞的『灰姑娘』(是王子吧…)
但心魔加上旁人的推波助瀾,武環心中的良善面遂顯得勢單力薄,早早就欠身告退。

同時我發現明華園描摩的人性掙扎及宣提佛家本宗的手法很難得可以入木三分又不見斧鑿。
戲中或用固若金湯的堡壘或用莊嚴肅穆的寺廟來象徵權勢的表相,然後這些看似無堅可摧見證了無數人類歲月的表相又因人類的強取豪奪,對權勢永不饜足而靜靜地倒下了。
燎燒摧毀界牌關的戰火源自北遼欲佔中原的野心,崩塌頹圮的是有形的鎮唐命脈關卡,也是無形的跨越國家藩籬與多舛命運的深情羅通元帥及痴情屠爐公主兩人的生死之盟。
而『乘願再來』中把自己與親人天涯相異的孤獨牽怒於佛祖的孫九空皇帝,則派軍令臣行的端木將軍帶軍逢寺即拆!儘管這位在外馳騁沙場刀不留情,在家敬孝父親疼愛幼子的大將軍告訴自己的兒子此行為是『身不由己』。多少神像聖地就因一個人的私心任性而不復在了。
然後『紅塵菩提』中,初嚐權利果實便迷失自我的趙武環則癲狂恣意地在佛前動殺機,甚至為了殺一名對自己出言不遜的瘋和尚而下令放火燒寺。
利慾滿溢失去禮佛的虔誠及善念的人間煉獄,代替人類受罪衍之火焚烤的總是普照塵寰看顧蒼生的佛祖。
或許這就是該劇揭示的真義其──
上天創造普世奇蹟,人類創造自己的悲劇!
但紅塵中仍可見菩提,渡化失序脫軌的人性;若然,菩提何在?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