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瘋狂的一次──

半夜11點出門
到佈置充滿異國風情的Lounge Bar與另外三位高中同學聊天暢飲啤酒跟調酒
喝到半夜2點半左右,覺得大家都太過清醒,接著到Motel續攤過夜
抵達汽車旅館時,有人提議當晚一定要大家都醉倒才盡興
於是我們就用猜拳決勝負。
一開始是真心話大冒險,酒只是略示小懲地小酌一口
後來發現這樣pace太緩慢,不夠刺激
又有人提議四人出拳,輸的人就一起解決一杯40%的純酒(不能加汽水)
順帶一提,猜拳是本人永遠的痛──
我們大概划了八局,我輸了六局Orz
所以我灌進最多酒精,再加上在Lounge Bar喝的啤酒
我的身體終於開始發軟
不過我已經算是全身而退了
其它三人,一個吐得七葷八素,一個全身發熱而且酒氣上來便開始猛收拾打掃
(像瘦身男女裡的鄭秀文一樣!)
另外一個狀態跟我差不多,不過也很聰明地決定就此打住
不想再灌進任何一滴酒液了!
四個自討苦吃的笨蛋睡死到隔天九點(也就是今天)
我看到手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頭一次醒來的時間已超過上午八點。
睡了一覺我已完全清醒,走路也恢復正常
看到浴室裡的超大按摩浴缸,決定要撈本地泡上一個精油浴
不愧是一晚將近四張小朋友的motel
設備一應俱全,邊泡澡還可以觀看電視跟聽音樂~
我泡到全然忘我,真是不太想把自己拉起身
浴池大到可以在裡頭小游半圈!
有一個同學因為有事已先離開,而剩下我們兩男一女仍混到11點,約莫到check out時間,那位負責開車護送兩位女士回家的男同學終於比較舒服一些
(他是醉得最慘的一個,hang-over mode全開!)
另一位女同學還嚷著她全身發燙,我已經開始覺得飢餓感
(真的是可怕的恢復力跟萬夫莫敵的好酒力啊!)
我雖然沒啥力氣,光靠這千杯不醉的好酒量就可以go a long way了!
癱回家後,我以為自己是飢餓產生的無力,所以就很不猶豫地進食
沒想到吃完真正的酗酒後不適症開始發作──
於是才剛掃進口中的食物,大概還來不及到胃中,馬上又因此吐下瀉被清空
當下真箇覺得自己真是太瘋狂啦!
應酬時就算有上好醇酒也寧願喝可樂滴酒不沾,私下竟然千杯不醉!
連我自己都很驚訝
但不得不說,這真是個很徹底地放鬆方式
尤其最後還全部排光,完全不會造成身體負擔…
不過真是偶爾為之無妨,常來我大概真是會變酒鬼吧!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