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每天必逛的ACG Forum看到有人發貼『10大動漫情侶,哪一對最令你感動』
其中一對就是MARS的樫野零跟麻生キラ
我立刻把自己的一票給了沐浴戰神金光的這一對男女主角
再度把MARS拿出來複習
最初收這部drama時,無異是想重溫漫畫給我的感動
但它的drama濃縮得太厲害,收錄得盡是片段流光
所以我只聽了一次就把它束之高閣。
想起キラ跟零,好奇cast,於是便再將drama翻出來
看到森久保跟桑島JJ的名字(竟然還有大關跟野島DD…)我二話不說立刻重聽一次
關它啥怨念不怨念,CAST吸引人就好了!(おい!この節操なし偽りのファン、、、)
的確一小時多的drama收納不了這兩人深刻的愛情
但整體場景的轉換跟銜續還算流暢,幾幕經典也算完整呈現
果然不同時期就會有不同感想吶……

キラ是一抹透明的色彩
內心充滿對這晦澀世界的不滿,卻一逕忍氣吞聲。
在零出現之前,她的呼吸跟細弱的吶喊全讓污濁吵嘈的世界吸盡。儘管如此,她從未嚐試改變:「就算我反抗也無濟於事,被欺負只要咬牙忍下就好,說出來只會再被報復而已……」
這是典型厭世加自鄙者的發言。
然後那個『世界以我為中心打轉』,不可一世兼玩世不恭的樫野出現了。對於她的消極,他一貫索然且不羈地說:「被報復就再報復回去不就得了!」
キラ薄弱地反駁:「這樣只會導致仇恨更深,最後大家都互相殘殺……」
零操著宛若不似在人間的陰狠語調:「那就互相殘殺吧,大家都死不就好了……」
零跟キラ,一個毫不在意世俗看法,一個受縛於因習;
兩個人對待自己周身的方式看似相異,其實兩個極端都源自內心的不安。
饒是一無所懼的零,在目睹雙胞胎弟弟在自己面前自殺後,
精神大受潰擊──他親眼看到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屍體!
此後他只要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就會精神崩潰。
這是深藏於他內心,無人能翻閱的斑駁一頁。
キラ在愛自己的世界都自顧不暇,她沈浸於素描繪畫的世界,藉由敏銳的色感描摩周遭人事物;
映照在她曈眸中的世界明明是色彩燦灼、耀眼奪目,
暈染於她周身的卻是淡薄到難留在人們記憶的迷濛暗澹。
迤邐於平行兩個世界的兩人突然相會了──
最初キラ對看似輕浮且『不良』的零充滿戒慎及敵意,
零對キラ則像在觀察稀有生物般地亦步亦驅;
抱持不同的心情看待彼此,紛雜紊亂的情感卻因無法從對方身上移開的目光而益愈交錯難解,將兩人纏啊繞,再也分不開。
與キラ相遇前的零,放浪形骸,視女人(或說整個世界)為玩物,從不受限於任何一種形式的約定束縛。
因此,當他開始跟キラ交集並日益親近時,受妒火紋身的女孩們開始找キラ下手:『零是我的,憑妳這種陰沈的怪人也想獨佔他!』這樣的想法讓壯大堅定自己可以制栽『不知恥的女人』的『正當性』,對キラ的欺侮殘忍而不留情。
向來逆來順受的キラ,同樣咬牙忍受加諸於自己身上的凌虐,但當對方要她不准再靠近零,否則就要廢了她靈巧的繪畫之手時,生平第一次,她勇敢捍衛自己的意見:「如果廢了我的手能令妳消氣,那我是不是就能跟零在一起?妳是不是就允許我喜歡零?」
聽了她這樣氣弱卻堅決的反抗,那隻擎起磚塊的手終究沒能往她纖細雙手砸下。
怯弱又無力,但她為了捍衛自己的愛情而拚命的決心著實令人動容。
而零,對生命輕率又漫不經心的態度,讓他得已在賽車場上飆出無人能望其項背的『生死極速』。
當他讓キラ細瘦的手腕扶上他雙肩,無依的身驅棲在自己身後,那一刻,他不再無畏無懼;念茲在茲,惴惴不安地一心想著一定要安送她回家。

愛情令人勇敢也令人怯弱,所以它才需要兩人共同完成。
你畏縮時有我為你守候,我疾走時你替我的無謀扣上緊錮,
只為了小心守護所愛之人。
面對洪荒雜沓的塵世濁流,他們是那麼渺小無力;
握在手中的,兩人一起守護,同時還得注意緊握之手的力道,太重會將它壓壞,太輕它又會流走……
 
重聽這部drama時,我正在火速消化Gundam Seed;滿口國家社會的人,不斷發動戰爭侵略他國;反觀MARS中的兩人,平行的兩道軌軸交會後兩人的瞳孔只映照彼此的身影,他們只愛彼此,只有彼此,『世界』是為了完遂他們的愛才存在。
懷抱家國的『大人』視這種兒女之情而自私且幼稚,其實愛情的本質本來就是自私。
企圖改變世界的人們,以『無私』的精神蹂躪他國,必要時連自己的子民都可以當成成就大局『不得已的犧牲』,他們說這樣的激越才叫照耀人圜的『偉大情操』。
愛情從來不脫俗偉大,縱使自古至今無數詩人對它發出亙古傳誦詠嘆,它的本質說穿了就是架構於兩人之間,不容任何人涉入的排它利己。
愛情不偉大不共享,但它同時也不牴觸他人的權益。(前提是建立於兩人之間,『正常』的情感)
零跟キラ只愛彼此,只凝視彼此的存在,但當愛情在彼此心中滋長,仇恨就會逐漸被愛情取代;
他們無須愛自己所處的世界,但對彼此的愛已約束他們不再對兩人愛情著床的世界仇視及破壞。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劉蓉的父親在踅了他的養晦堂後,指著地上一尺的漥地笑著如此對自己的兒子說道。
憂國懷鄉,位高權重的當局者,約莫都忘了這最簡單的道理。
MARS中的男女主角,懷抱不同的傷口長大,內心都有一抹不欲人知的暗蔽,遇上了彼此讓他們殘缺的生命補全,縱使兩人的愛情無法改善世界分毫,至少被愛情中和的兩顆心,消弭了一部份瘴癘的仇妒…… 
在慷慨激昂地高談如何改善世界時,或許人們該先從愛自己,愛身邊人的人開始做起,就像零跟キラ,不完美的世界中,鐫刻出最動人完美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SHE
  • 感覺money大看到的東西好正面啊,我好像只看負面的部份|||<br />
    這部也是我好喜歡的漫畫呢......不過作者超級喜歡精神異常的角色orz<br />
    (後來又畫了一部充滿精神異常的"入侵")<br />
    可是,似乎就是這種感覺特別吸引我,那種人性的陰暗面。<br />
    キラ這個角色一開始會讓人差點以為是一般少女漫畫那種普遍出現的柔弱<br />
    女主角,可是慢慢看她的眼神和語言,會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異於常人的<br />
    不協和感。看到"只要我在家哭一個禮拜,就能繼續喜歡零嗎?"這裡,這<br />
    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特別濃烈......這不是一般人會有的反應,不對勁,有<br />
    哪裡不對勁。(這一段,我並沒有感覺到所謂勇敢,而是覺得她的價值觀<br />
    不太對勁)直到後來她的父親一事揭露出來,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難<br />
    怪她的思考和個性會這麼特殊,果然不是一個平凡少女。<br />
    類似這樣的東西,充滿整部書的基調......<br />
    好幾個人都有過創傷,幾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異常,卻能夠在這之中,變<br />
    得勇敢,獲得一個平靜的角落......很平淡的幸福。<br />
    少女漫畫中幾本我喜歡的作品似乎都是走陰暗路線呢......(遠目)
  • halfdice
  • 深刻描摩性格扭曲的角色似乎是惣領冬実老師的特長<br />
    藉由這些內心陰暗且乖戾的人物的眼來殘忍但客觀地現實世界<br />
    MARS裡看似正常慈和的人,全部都是披著狼皮的羊<br />
    像對キラ性騷擾的人氣老師,還有對キラ性侵害的繼父,他在左鄰右舍跟同事心目中竟是『新好男人』典範。<br />
    我記得漫畫中還有一個更BT的角色,為了證明零跟之前是同一類人物還想殺害キラ<br />
    他也是看上去一副人畜無害,乾淨脫俗的氣質。內心卻是深不見底的黑暗。<br />
    跟零個性背道相馳的聖也是,名字跟外表都聖潔清麗如天使<br />
    卻用自己的『愛』帶給對零最最惡毒且難忘的記憶烙印!<br />
    零跟キラ看似悖離偏頗於『常軌』,他們在自己的兩人世界中成長茁壯<br />
    只聚焦於彼此,映照於兩人瞳孔中的世界景深淺,且膨脹變形<br />
    在歪曲的世界中掙扎,偏執跟極端是必要的。<br />
    清醒跟瘋狂,或許就只存在難以界定的一線之隔。<br />
    『入侵』我也很喜歡,不過畢竟沒有戰神帶給我的衝擊那般強烈<br />
    因為看『入侵』時我已經是『百毒不侵』的大學生了~哈呵~<br />
    <br />
    <br />
    <br />
  • halfdice
  • BTW<br />
    我也很愛灰暗主角人格扭曲的作品<br />
    如果有鮮血亂噴的暴力美學就更好了……<br />
    bt吶我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