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沒有注意到我的隱形眼鏡已然告罄
早上起床搜遍了整個房間還是找不到一副日拋可以讓我頂著用
為了不想戴眼鏡示人,我還特地八點就出門,想說踅到公司附近看那間24HR的眼鏡行會不會開
結果它大概地下錢莊的生意撐不久,二十四小時的招牌還大剌剌高掛,店門端的就是門前久無行跡的感覺。
不死心我又跑到輔大對面的年青人,想說年青人會不會勤勞一點服務大學生
結果…還是撲空…
不得已我到公司還拼命翻找自己的抽屜看有沒有漏網之魚
遍尋不找那一小片後,最後只好放棄,戴上眼鏡我才有辦法用正常的坐姿跟距離在辦公室辦公。

從來沒有用這副模樣示人的我,果然引起不小騷動
大家多半都把我戴眼鏡跟感冒身體微恙作聯想
奇怪我戴眼鏡有那麼滄桑嗎?戴眼鏡就等於身體不適等於懶得打扮,這個認定好像有點失禮(我是很會記恨的雙子座老奸.gif)好說我今天也努力地擺脫重感冒患者的形象,還穿著迷你短褲跟膝上襪想要跟天氣稍微相襯一點。
然後也有人說很不習慣
後來某經理直接跑來跟我說我很不適合戴那支眼鏡,看起來太有智慧了──也就是老氣
不過他的評論倒算中肯,問題出在眼鏡不在我本人
想想那副眼鏡也配了近九年了,難怪樣式被嫌老氣
而且它的螺絲早就鬆掉了還調不回來,我戴著都會左右不對稱,比戴隱形眼睛還不舒服
早上被大家連珠砲彈攻訐後,中午吃完飯我就跑去買隱形眼鏡換戴了
真是的,看來我真的得再去重配一副可以出門的眼鏡,不然下次再發生同樣情況我又要面對同樣的質疑了。

說到眼鏡
下午發生一件事情讓我覺得自大的人其實比我這個近視500度的人更需要一副眼鏡把自己看清楚
同事A送審英文文案發生了問題,被日本駁回說寫得太差要他們一律不准在商品上使用英文文案
這在我多年的送審經驗中真是初次聽聞,因為我之前都是自己寫然後請日本看過,沒有問題就可以放行通用了
而後來因為作品多了,我也不克一個人翻整個部門所有人的作品,所以有些文案就外包請譯者日翻英再送審
同事A的英文文案據說是給譯者翻好也付了錢卻被日本挑剔所以她就請公司一位據說英文很道地的同事B看
結果這次同事B潤過的版本就是獲頒日本上述「文法通篇錯誤,如果找不到合適譯者翻譯請不要使用英文文案」評論的內容!
於是我們部門經理跟另一位大人都發聲了,他們覺得依照B同事的程度,日本挑成這樣一定是找麻煩
而某人大人看過後,臉綠了一大半,直說不敢相信那是同事B潤過的稿
然後經理問這位大人願不願意挺身而出,改一下那誇張離譜滿紙荒唐的英文文法
至此,我完全沒有打算參與這個話題。儘管我有些納悶同事A怎麼不請我或我們這裡另兩位會英文的主管看過而要遠求完全不同部門遠在另一端的B同事幫忙。
然後某大人恥笑完那滿紙荒唐後,突然又說:「維鈴隨便翻都比這好數百倍!」聽嘸.gif
結果本部門經理聽到,兩人就像唱雙簧,把本來嘖聲最大直稱看不下去那人的工作,硬生生轉到我頭上──「維鈴,妳要不要幫個小忙,就那麼幾段話?」

我真的覺得,這兩位當主管的,尤其是藏鏡人那位,真的是殺人不見血fightmon (4).gif
推讓責任都可以做得不著痕跡,了不起,難怪他們領高薪,而我,就是隻默默行走於荒漠的駱駝吧。
我其實這種小事就同事之間是不會推辭的,但我真的很討厭被強加諸責任被迫答應
好像我不答應就是小心眼愛計較,那奇怪另一位喳呼了半天直嚷那英文多差明明很簡單怎麼能翻成這樣的那位
怎麼不使出同樣的本事三兩下翻出那一小段文章
if you are really that great!!

雖然當下很XX,我也直接回拒我們經理的指派,後來礙於還是想幫同事A的忙
於是我默默地,還真的不花太多時間就把那段日文翻成英文
就在我翻譯的同時,我那超人的耳力還一直聽到某大人打電話去給商品部經理繼續抱怨某同事B草草了事
然後有勞某大人現在正在翻…(翻在哪裡?是國王的文字所以我看不到嗎??8.gif)
其實,真的像某人說的,小小一段英文,連我這個沒有留過學沒有跟過外國人老闆的人都可以十分鐘不到就翻好了
我就不解,為何這麼看不慣滿篇文法錯誤又覺得本來的日文無敵簡單的某大人,怎麼不好心點一開始就省下那些力氣翻譯,這樣也不用我搖動這隻禿筆,翻完還要經過其審閱…(這是我最嘔的一點!)
要從別人先寫出來的文案去挑,總是最簡單的啊,所以本人畢生最最最最最最最…討厭文評家劇評家還有譯評家!
這真的是個捅別人一刀還可以不染血腥的涼活,我不知要何時才能達到這般境界吶!拜拜2.gi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dice 的頭像
halfdice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