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少年Pi有小金人加持後
這部電影在台灣的戲院上映應該會持續延燒
(我一直在等二輪就是等不到啊…)
不過關於這部電影,在看之前其實我就頗有感觸
這算是,還沒看電影前聽別人看過的觀後感之我的感想嗎?

我的同事A,在電影剛上映沒多久就帶著自己的小孩X2去電影院觀賞
然後她非常認真(?)在看電影前就遍搜網路上的討論文章,還有大陸難得一面倒的正面評論,得出一個行前結論叫做這部電影很難懂艱深隱晦佶屈聱牙有看沒有懂,去看的人其實都是國王的新衣,只是不想當笨蛋所以就算沒看懂也都要說好看。(所以她的意思是李安大導的這部電影其實不好看?)
我那時聽了心中的黑化版就忍不住冷笑,心想你花那麼多錢上戲院不是為了親子同樂跟放鬆享受3D的極致呈現,想那麼多不是自找麻煩嗎?

而且,她的「少年Pi穿的不是阿山褲而是國王新衣」的法說在看完電影後更是不斷洗腦周遭的人,每當聽到有人要去看這部電影,她就會不厭其煩地說這部電影有多麼的難懂艱深…(以下省略1028字)
這時我心裡另一個小白(毒猛程度大概跟小丸子裡那個旁白差不多)又開始忍不住吐嘈,任何電影(或說任何藝術及文學)其實就是用文字及影像的方式濃縮凝煉一段人生體驗,不同經歷的人看有不同的感想,
所謂好的電影,不就是讓最多人看了能有共鳴的電影嗎?
所以一直嚷嚷這部電影多麼晦澀難懂的人才真是令我不懂,因為據我那完全沒做功課不看啥影評也沒讀過小說就直接很輕鬆上3D影廳邊吃爆米花邊看戲的姊姊所言,這部電影就是告訴我們所見即所得──你看到的是什麼,想相信的是什麼,那就是你的事實。電影本身都這麼直白地告訴你不要讓其它的先入為主觀念想法跟視覺假像去怕那一隻根本不存在的老虎(聽說3D版看起來就是歷歷在前,活靈活現吶!)那怎麼還需要在看電影前先去看過根本不是你的感想的影評,結果看個電影的過程就一直緊張兮兮自己怎麼都沒有想到這樣,沒有看出深層寓意(?)然後走出電影院一直糾結著自己都看不懂它在演啥──如果連所見即所得都太過難懂,至少欣賞那一隻巧奪天工欺矇視聽的老虎的3D技術也很值回票價了吧?我相信小朋友們看了都會以為那隻老虎是真的。

會再想起這件事,就是在李安為台灣爭光榮獲頒小金人後,那個久久不用聽到的「少年PI穿國王的新衣」的法說教會又捲土重來…另一個同事B說她想去看,但又怕慧根不足有看沒有懂,因為連那位有做功課又是媒體人又遍搜網路文章又走知性幹練都會女性路線(這跟欣賞一部電影到底有啥關係?)都看不懂,同事B擔心自己大概只是鴨子聽雷…我心裡的小黑跟小白都出動過了,所以乾脆由本人出手,把心裡所有吐嘈的話不吐不快。

另一個令我覺得不解的就是在看電影前就先看影評的做法(叫「做功課」是嗎?)儘管那些撰文者可能真的很權威知名也真的很懂電影,但,The truth is那是他們的看法他們的想法,不是我們的(甚至也未必是導演的)而評論家最擅長的其實剖析藝術文學是其次,最厲害的是把簡單的事情說難了。撥開那些艱深的字眼跟那深到斷層掃描到掃不到的深層寓意,評論家其實很像文字納粹黨,用幾個句逗跟斷行就判你死生。
所以,藝術根本不難啊,它是用五感用心去欣賞體驗的,不用裁字量句也不用科學公式去分析計算,你看到的是什麼,與自己的人生發生什麼樣共鳴,那就是自己體驗來的藝術。
李安在奧斯卡抱走最佳導演獎,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了!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