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潛在煩惱跟抉擇近一個月的時間,我終於在昨天得到釋放
這個月初到離家之距甚至步行可達的「佳能企業」面試日文PM
人資小姐十分親切友善,然後整個面試也算順利
基本上我為數不多的面試經驗中,常常在面談結束就自己心裡大概有底是否錄取有望
而這次在佳能的面試也算是符合我期望
只是我真的離開就業市場太久了,薪資條件的談判向來都不是我擅長的一環
答應了佳能的offer
後,正式跟我的主管提出我離職的決定
他跟我說只要我決定好了,並且對自己的決定負責,那他便尊重我的決定(總之都是我的”決定”啦)

老實說,當下我有點淡淡的悵然,畢竟我在這間公司也待了超過六年的時間(今年邁入第七年)真正要告別這裡到另外一個全新的環境,我竟然有些不捨而主管大人竟然一句慰留的話都沒有,讓我當下有種「原來自己是這麼的無足輕重,隨時可以被取代」的感覺。
不過後來想想,在職場上,本來就沒有人不能被取代
而且細想他對我的建言,其實他也是站在朋友跟年長者的角度來看,支持我再探測自己的潛能的想法吧。

不過這段看似順利的離職程序後來上呈到老闆又有了小插曲
老闆意外地約談我,得知我想離職的想法,詢問我真正心之所向,並且說如果我想嘗試不同工作,其實公司適逢擴編,正是需要人才的時候,重點是,我得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
這個問題,看似理所當然,迎面當頭而來時,我竟然答不出來──
我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不想要自己未來七年仍然高不成低不就,只練就更多的抱怨本事
我想要換環境,不想在就業市場逐年被邊緣化
我想要工作同時找到自己的價值,得到不只是薪水單上數字多寡的成就
然後這段期間的尋覓跟思索,我體悟到,我想要的,有些卻不是落在現在的我「能要的」象限中

攤開自己的履歷表──英文日文精通,長達六年的中日聯絡窗口,跨部門協調溝通
對,我有一定的軟實力供我在就業市場覓得一處容身之所,但是,那一塊未必是我未來想要安身立命的。
而要踏出我被邊緣區隔開來的這一塊,我需要更多武器
所以我偷偷怨恨11
年前的自己,語文是附加工具,不是專業技能!
但那個遺憾跟悔恨的想法只有一閃而過,畢竟我也沒有消極頹喪的間暇了

上週在104媒合比對自己能做的工作時,從一大堆秘書專員業務中,我看到了一個不同的方向──APP
產業
選擇職業怕的是什麼,怕它比你先老化衰去
而要規劃自己未來的職涯,有什麼比踏上「雲端」更具展望?
於是我開始努力研究這個產業依我的「能力」是否具備敲門磚
結果,很不幸地,在程式語言為主的世界,多益975分及日文JLPT一級並無法讓我躋身成為前景看漲的工程師。
這一個領域,我真的只能從頭學起。

我想要換環境──學成考到證照後,這個想望的實現也不那麼難了
我想要工作跟自己的生活有更多連結──對目前生活幾乎離不開雲端且同時左擁android右抱ios的我而言,這部份也滿足了

我不想要再當專員業務協調員夾在外國人跟本國人中間溝通斡旋累的同時又很沒尊嚴──精通了程式語言,我想「人」應該不再是首要料理的對象了吧。(當然我也沒打算讓自己成為GEEK啦)

我想要精進挖掘自己更多的潛能──JAVA跟Android的邏輯跟開發應該能讓我這些年貯存的腦細胞迅速進行新陳代謝吧。

總結上述,我終於找到自己的方向

這是這幾週來,我首次覺得對於自己的未來充滿期待及躍躍欲試

今天正式回覆佳能自己未來規劃及不打算前往赴職的想法,電話另一頭的人資小姐說她也可以感受到我言談間流露的坦然跟輕鬆(上週跟老闆長談完我有致電跟她談了四十多分鐘)當時我被兩邊抉擇拉扯得很沉重很抑鬱
明明我是有選擇權的人,這樣的「痛苦」未免太奢侈
也許就如同呂洞賓的黃梁一夢,人如果能看透未來的「結果」,面對選擇時就不會有那麼多「如果」的疑慮跟不安。

方向明朗後,選擇就簡單多了。
有了目標,我終於感受到與足履未來人生的抓地力
接下來一年,我一定要努力學習,期許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漫步雲端~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