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這篇文章,我只能說,極端的資本主義,真的是1234567--(這是歇後語~)

 

兔子月薪
5千,打算用20萬建一個窩。  
狼不允許,說私自建就是違章建築,只允許向王八買。  
王八是搞房地產的,先用20萬賄賂狼取得開發權,再用50萬元向狼買這塊地,投資10萬元把兔子窩蓋好,向兔子要價200萬元。
 
兔子拿不出這麼多錢於是向狐狸借200萬元,連本帶利300萬,20年還清
子全家二十年給狐狸打工。
 
狼、狐狸、王八都掙了錢,只有兔子虧,連孩子也不敢生了。
 
兔子越來越少,狼覺得這樣下去大家沒肉吃,於是調控。 
狼顯得非常重視兔窩價格太貴的問題,研究部署了遏制兔窩價格過快上漲的政策措施。 
(集權者只有在自己利益受到損害時才會想到要"體恤下民")
 
最後認定兔窩價格賣得太高的原因是因為有的兔子買了兔窩後自己不住而進行倒賣所致。 
於是狼規定:兔子買了兔窩5年內賣了的,要向狼交納營業稅。 
結果兔窩價格沒降下來,狼卻發了大財。 (當政府發了佛心,想要推動一些 "便民政策"時,成功便罷,不成功買單遭殃的還不是兔子──更正,是人民!) 
 
狼又對狐狸說:只借錢給首先交了更多錢的兔子,並提高高利貸的利息,多買兔子窩的不借,全交現錢。 
這樣狐狸在兔子的購窩過程中也發了財。 
王八借著兔窩價格上漲的行情,以更高的價格向狼買地,並轉嫁到兔窩價格上,再加價後賣給兔子… 
 
看到狼辛苦地為自己操勞,兔子很感謝狼,但還是發現兔窩價格越來越貴。
 
狼說:這事挺複雜,還真不太好辦,不過兔子們放心,我們將繼續調控,可以向已經有兔窩的兔子徵收兔窩稅… 
  
 
 
 
難怪網路笑話關於兔子的一堆。
"兔子"就是,被人賣了,還幫忙數鈔票的一群生物…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