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買了NT$2500的最佳座位票,花了近三小時觀賞明華園年度大戲曹國舅
一出國立中正文化中心,我就感到後悔──咳!我可不是來踢館的!
我後悔的是,為什麼我當初只買了一場的票,我嘆息的是,看完這麼精采的好戲,戲癮犯了後又要折磨好一段時間了啊!


八月時殺到屏東去觀賞這齣戲的首度公開野台版,對故事本身雖然不是相當滿意──曹國故事實在史料太少,成仙的緣由也覺得有點牽強,而且其他七仙的出場安排總覺得不是很流暢,跟劇情主軸拼接得縫腳太過凌亂,這裡露線,那裡出針,令我覺得不夠協調,不甚理解。當然有幸看到首演版,我深知今年明華園年度大戲呈給觀眾的水準級別絕對超乎凌駕野台版之上。
記得當時發文,有不少跟我同樣觀賞該場首演的戲迷回應我的觀戲紀錄比他們自己看的感想要有趣精采多了;自己的爬梳跟整理能讓更多人認同明華園的演出我當然很高興,不過心裡更是期待篤信,十月正式端上國家劇院的「曹國舅」一定會精采得讓我自恨文采不足,慨嘆胸無點墨──事實證明,明華園做到了!
所以我這篇感想文在腦中孵了一週才終於有勇氣提筆 很愛為自己的動作慢找藉口的某人~
總要在激情激昂沉澱後我才有辦法理出這樣一齣精采好戲給我的震撼及感動
第二次看「曹國舅」切掉看野台時容易陷入的花痴非理性模式
我想我終於認識了,關於曹佾此人的選擇,還有這齣戲傳達給觀眾許多值得沉吟反思的哲理。
記得孫小姐在接受媒體採訪及上節目宣傳曹劇時,都不忘強調她這次是挑戰觀眾對無敵小生的印象,她要壞到讓人驚悚,狠到魔鬼上身,兇殘到令人措手不及── (其實至今讓我有這種感覺的角色只有鼠肚雞腸的周乾先生 XD)

曹佾為了護短,為了捍衛姐姐曹光獻昭陽正宮地位,為了免除曹氏一門舉家抄斬的厄運,還有最重要為了保護被寵壞的死小孩曹刺(勝在兄,對不起,這其實是真心的讚賞!)擎起弟弟交給他的棍棒在陸文采及至親手足之間掙扎抉擇時,他有機會可以成就菩提,也可能一念之間身獻修羅;儘管八銅錢算得再輕巧再神準,雲陽板敲得再空靈再悠揚,他畢竟是有思有慾有情有念的凡人,做不到空心淨念,他就不可能一掬菩提清香。
於是他身浸罪愆,心懷詭詐,對著包青天時為了脫罪巧舌如簧,對著蓬萊七仙時為了心安而祈求枉死的陸文采能成為祂們尋尋覓覓苦心渡化的第八位仙人。


這次國家劇院版本的劇情安排,讓呂洞賓及何仙姑與曹佾的牽扯糾葛的脈絡分明許多,曹佾的選擇是親情與正義的撕裂拉扯,蓬萊七仙的欲渡不渡及自以為周全的安排設計(為了不讓曹刺成為曹二國舅後禍害人間百般阻撓作梗曹光獻受封昭陽)何嚐不是一次最佳的「蝴蝶效應」驗證呢!

蓬萊有心,巧計擺弄,怎料命運的落子早有定數,在這盤棋局中,舉箸錯落都無法改變最終賽局──勝出的不是位極九尊一呼眾應的仁宗皇帝,不是很愛來人間闖蕩攪局的何仙姑或呂洞賓,也不是殺人後還可以死裡逃生的曹刺,更不是少了賢友別了仁君的包青天;這場非零和人性魔性與神性的賽局,最後僅剩被命運鞭打得傷痕累累的的陸文采叩別仁宗,拜別包拯後留給曹氏二兄弟的那抹幽淒悲切眼神,只剩曹佾接過包大人正義烏紗時與他交會那幾句遺憾喟嘆,只剩曹大國舅在愧使皇帝聲名蒙塵,姐姐昭陽地位頹搖,以及他以為的兄長之愛竟是助長催生弟弟暴虐自私的元兇後的痛徹了悟……
曹佾為首的人生賽局裡沒有勝敗,但曹國舅的「選擇」「承擔」則讓他的生命在另一個起點延續重生。


我於是懂了,曹佾之所以登上蓬萊,不只為他由善轉惡再由惡轉善,不只為他留曹刺不死,更不只為他具仙格能算八銅錢,會使雲陽板,而是因為他在能夠自主由己時,義無反顧地選擇了承擔,用那本該成為萬世罵名的「曹國舅」之名,選擇了自我了斷,承擔了自己曾經犯錯導致的後果。

放下屠刀,未必可以成佛,因為有時只是刀太重,或是被飛濺的鮮血嚇到;放下屠刀,拂去血漬用森亮的刀影反照自己後,能夠像曹佾勇敢承擔,往自己脖子一抹的人,才有機會再聞菩提清香,才有可能再觀蓬萊自在逍遙!

 
前面是假裝專業的劇情感言,接下來針對演員及戲劇表現,請容我做些不責責任點評及吐槽──

明華園致力於擴大傳統戲劇表演格局及文化版圖的用心在今年曹國舅裡更上一層樓,把3D動畫與台上演員的武打對決做完美的溶合萃結,配合演員心境及情境所安排的布幕置換──曹佾自決時那屏半透明薄紗突破了暗燈落幕的銜接劇情公式,飛濺的鮮紅血影及逐漸暗去的燈光帶給觀眾更強烈難忘的視覺震撼,情結延展得更加流暢,而配樂也更熨景合拍,隨著劇情起伏收放,視聽五感都達到饜足。曹劇的3D舞台效果不只是概念更非巧立名目,而是一場跳脫平面的視聽饗宴,這樣的演出,的確值得我們進戲院靜心觀賞。

演員部份,我還是不太習慣雅升小姐在別的小生懷中,當然這次琵琶別抱的對象搭配起來也是小生俊小旦俏,尤其仁宗最後扶起他的皇后相偕離去的身影真的頗令人感動(是說這齣戲也沒有別人有愛情了)不過撇開「變心」不談,光獻姐姐的表現真的很出彩,該溫柔嬌媚時吐氣如蘭,該端莊嫻淑時不厲而莊,該痛泣指責時又能不喻而悲,把曹家長姐及曹皇后這個很可能成為花瓶的角色詮釋得非常立體豐滿。

而翁妙嬅的宋仁宗,從一開始出場唱著「何人是我妻?」第一幕高潮時等人來救大喊「何人來救朕?」最後為了私心大赦天下後質問曹佾「你要朕如何面對山河社稷?」這個問題多連發的皇帝,嗯…我只能說他非常幸運當朝出了個范仲淹跟包青天,才能讓他保留了「仁宗」這個美名。總之就劇情安排上他幾乎是個華麗又鍍金的炮灰,但我自己是還挺喜歡這個至情至性愛老婆的好老公啦~(可見好男人不一定是好皇帝啊!)

陳昭偉的包青天,已不用我再贅述,私覺得昭偉的包青天已經到了請神上身,專利認證絕無僅有的境界~這個版本他在對仁宗的安排失望痛心決意辭官時還跟曹佾有一番對話,相當精采動人。本該是志趣相投的賢良益友,怎奈一個錯身後就成了對立兩方──青天是無法相容於雲翳的啊!

陸文采由董如玲所飾,跟之前看的野台版本昭婷版對比,這位文采姑娘確實更淒楚哀絕,滄桑曲折。不論是被丈夫背叛時的怨懟悲傷,還是跪求曹佾大義滅親時的淒苦求饒(這個部份其實要靠陸文采的表現牽引出曹佾的糾結掙扎)更甚至最後面對白雲蔽日皇帝護短的三千雨打發處分後那種無奈悲絕和丟給曹佾的深惡痛絕淒厲眼神,完全地傳達給觀眾有冤難伸的悲,遭受多次背叛的女人的痛,還有皇帝世襲天子決定一切的時代,平民百姓的無奈!

至於曹刺,演壞人演到讓人恨得牙癢癢卻又罵不出口要得內傷的,應該只有勝在兄做得到吧!令人慶幸的是,劇場版總算讓死小孩鬆口,在最後就算是為了怕死被逼急的悔悟也好,至少他終於對自己的大哥說出「我知道錯了!」也讓陸文采的悲情不至於成了皇帝逞私慾,上下交相賊的鬧劇。

而昭賢的何仙姑,身段動作十分優美扮相也不輸其母丰采,至於唱白演技的部份,我想再多一點時間淬礪磨練,一定會有更精湛的表現。(個人是聽不太習慣太”飄”的柔細嗓音…)

最後一定要來談談本劇靈魂人物──貧窮貴公子曹佾!

曹先生的「山田太郎」特性實在太強了,從一出場他的笑容就比穿金戴銀的皇帝還閃亮動人,但他拿著的可不是吉他或小提琴,人家拿的是薄薄兩片竹板(雲陽板)吟遊走唱,仙風道骨好不快意;他不需要腰纏萬貫,日享斗金,八銅錢就可以讓他算盡天意人命,還悠悠吟唱:「民之算,帝之算,生有何歡!」這樣一個角色設定擺到別齣戲只是死老百姓一枚,當經我們孫小生一詮釋,他就是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自體閃耀小行星,騙死人不償命貧窮貴公子!

一輩子要當任性老弟的保姆,姐姐二八年華時還要充當行銷大師,讓皇帝欽點曹家姐姐為正宮娘娘,三不五時還得應付吃飽沒事做蓬萊仙人的攪局跟挑釁,而且忙完姐姐跟弟弟後,天涯孤獨的他好不容易交了個同樣兩袖清風頭上掛著月亮的朋友,又因為一念之差而成了正邪對立兩方,這個曹國舅,實在是有夠歹命,所以大家就別再挑剔為啥他棒打女主角後還能登上蓬萊成為第八仙了吧~(誤)

孫小姐的演技我就不再用局限的文字敘述多言了,因為高山只有對攀爬它而非仰望它的人有意義。(哈哈~這是詞窮者的詭辯)野台版的曹佾令我驚訝令我看他使壞像洗了次三溫暖:心寒、血滾、屏氣凝神!而國家劇院版的曹佾在有了心理準備後,雖然對於小生的「壞掉」還是忍不住倒抽口氣,聽曹佾唱完「一念之差走極端」後,對於他在無法選擇時做出的行動及良心正義所向跟肢體的不協調(最後還是K向陸文采)有了幾分理解──無法認同,但整齣戲跟著曹佾的心境到他揮出棍棒那一刻,倒也能夠釋懷了他當下的「壞」。終究,對弟弟的溺愛到了極端,才會讓他看著曹刺打向陸文采!
魔鬼上身嗎?我想這該是人性的極致表現吧!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陳昭瑋的包青天已經到了請神上身`專利認證`絕無僅有的境界.."

    沒錯!! 超贊成!!
  • 之凡
  • 自從你昨天PO出來之後,我反覆看了幾次,寫得真是好!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