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存廢與否

凶殘惡性不改,視人命為草芥的重度死刑犯究竟有沒有資格談人權
司法是否該扣下正義的板機
這些問題,近來鬧得沸沸湯湯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張
而且這些問題是辯論課最好的素材
但各執一端的兩造,最終都難跳脫弔詭的無窮迴圈
因為某人曾奪去他人生命而要結束這個人的生命
執行此項任務的人,在因果循環中,會不會也被捲入「由此來由此去」的輪迴?
窮凶惡極的死刑犯殘害生命,我們用正義為由,釘下封緘罪惡的十字架
敲下的力道,會不會反作用地也傷到自己?

這終究,是一道難題。

畢竟,現實不比戲劇
不是一句「乘願再來」就可以交待過去

饒是這句佛家語再動聽,有願無恨,有新生無牽掛
世間難達此境地啊!

我的確無法想像梵洛佳與端木助握手言和,談笑風生的畫面啊……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