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讀王爾德的格雷的畫像
我著實讀不出作者寫這部小說想表達的主旨
只覺得格雷是
變態版的那西瑟斯,除了自己鏡中的倒影眼中再看不到其它東西。

今天在英文雜誌上讀到每月一書介紹
聽著濃縮版的故事敘述,小時候讀不出的深度跟苦澀慢慢地譜出韻味……
一個青春恣肆,貌美豔絕的青年,耽溺自己畫中美得令人心醉的身影
看著那幅定格的絕美容顏,他想到了所有美麗都會步向凋零,今日攀據緣滿枝頭迎吭高歌的青春之鳥,明天可能就在空飲風霜
美麗無常,青春無常,世上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是稍縱即逝的。
所以他決定要在自己青春豐美之時,享盡一切感官之樂。
他甚至暗自許願,願意用自己的靈魂挽阻青春美貌的流失
上帝
應不了他的願望,因為人類的生命像彼此啃咬的齒輪,不磨不動;
然後一旦摩擦策動,但會在屢次疊代過程烙上無法抹去的刻痕。
司美的繆思女神
允不了他的請求,因為他所認為是蒼老朽敗的時間之手撫觸
其實正是名為La Vei En Rose的鉅作上不落窠臼,巧奪天空的留白跟暗部。
所以,
撒旦,提婆達多,惡魔(
它有太多名字 跟形象,潛伏於幽微懦弱的人性中,伺機而動)應了他的痴想奢望──

抽除靈魂的格雷於是成了一只美得令人屏息眩目的皮囊─
包覆著野心耽美慾望及惡之華

除了青春美麗的外表恆常不變,昔日善良單純的青年,體貼為他的不幸而感到抽痛的那束靈魂已經不復在了……
他縱慾荒淫,摧毀了無數與原來的他一樣單純年少的潔白靈魂
然後在發現畫中的自己代他承受所有罪懲而變得益愈猙獰醜惡後,立誓要除掉自己眼前所有一切與「美」無關的人事物的格雷
揚起森亮的刀匕,往畫中那醜陋得令人無法忍受的人刺去──
僕人聞聲趕到後,哪裡還有美得令春花秋草遜色的格雷,地上躺著的,赫見一具乾枯髮蒼齒朽的老人屍體!
而牆上掛的十八年前擁有巧奪天工筆法的大師為格雷畫的肖像,仍舊噙著那抹未染塵埃,光潔柔美的微笑……

王爾德回應那些抨擊他寫淫亂背德之書的評論家,在格雷的畫像卷末一呼:
藝術(文學亦然)無道德與不道德之分,因為藝術說穿了,就是人性的顯影!
我們為了「美」「抗老」恁地努力;於是,有人忍著痛也要拉皮雷射(說是像被千百條橡皮筋同時彈打)
就算會變成皮笑肉不笑的紙娃娃也要拼命打肉毒桿菌,然後抽脂震骨東抹西塗
向美容中心朝聖的次數比基督徒上教堂還勤,橫掃入手的美容流行雜誌堆起來讓台北101都相形見絀
科技推陳出新不斷創造美麗傳說,不朽神話;然而,是否我們真能拖住青春的腳步,真能霸佔美神的眷顧?
這面鏤刻著永恆青春美麗的大鏡子,背面會不會是泛黃的時間註記,標誌著,這是一個共同妄想耽慾的年代…?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