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以蔽之,這是關於一個佩刀酷哥丟刀又丟人,還弄瞎了雙眼,不愛美人寧願受另一個男人豢養的成人童話故事──
獅子王 997.JPG 

 

百獸之王戰陀厲(人稱獅子王)在討伐寧死不從,奮力抵抗的西鹿國國王樓頓時,被聰慧美麗的西鹿公主樓麋用計奪去金刀,於是開始窮天極地追尋自己丟失的鎮國之寶──無上金刀。

 (再也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這句台詞了吧!)

(大刀耍得一點也含糊) (睛睛超大ㄆㄧㄤ~)

途中,他遇上了法號「老鼠」時而詼諧時而嚴肅的和尚;老鼠和尚自願替戰陀厲取回了金刀,以此為交換條件,獅子王必須保證不殺害樓麋公主。
 找到金刀後就開始找仇家了。
 老鼠和尚要獅子王買他人情帳,不可傷害公主。
戰陀厲含糊其詞地答應過去,發現自己所處是一間破爛的大廟,一問竟然就是公主所建的文殊菩薩殿。

看到文殊菩薩,戰陀厲有種莫名親切感,相見儼然之情油然而生。
不過除了對文殊的印象及其所住之處有微微記憶波動,其它再也想不起來了~

和尚告訴戰陀厲樓麋公主立廟用意是要鎮住他的獸性,因為傳說文殊菩薩可以伏獅降龍

獅子王狂傲大笑,因為就算是斥資萬金的文殊廟,西鹿國一樣亡於他手中。
他並且取笑菩薩只是泥雕木塑,看到獅王現身也不能奈他何。
笑完就準備抄起金刀來劈毀神像。
沒劈到神像卻突然天旋地轉,讓獅大王趕緊以金刀支撐。

愛刀失而復得後,獅子王如虎添翼,重現雄風,卻受山豬狐狸兩弄臣挑弄,暗地對老鼠和尚有了壞念頭。君臣才想著要除掉和尚,眼前天地變色,再聚目凝神,他們竟然回到了無上金殿!

看到自己的寵姬輕舞款擺,心猿意馬的獅子王雙臂一張,準備重返溫柔鄉──定睛一看,懷中擁的竟然又是那神出鬼沒的老鼠和尚!


和尚告訴戰陀厲他所處之地並非無上金殿而是人人嚮往的「西方世界」,並且請他描述自己心中構築的西方世界願景。


戰陀厲邊想像滿座金華,佛光普照,眼前景物竟然就幻化其所思所想;不過太過耀眼的光芒終究令他無法雙目直視,他馬上改口希望西方是人間尋常風景的藍天舒展白雲悠悠鋪陳滿地鮮花飄香,然後四周就隨著他的形容變化成形。



看到「西方世界」竟然可以自由幻化,戰無不克的獅子王馬上興起要征服西方的野心。

老鼠和尚則告訴戰陀厲,打贏了他便把西方拱手獻上。

戰陀厲一心想著要打倒和尚接收西方,正準備對鏡整裝蓄勢驃發,卻赫見鏡中出現一頭駭人的青獅。


更令人費解的是,老鼠和尚說那是戰陀厲的「法相」─青獅獸中王


而和尚的法相則是「文殊師利菩薩」


他倆原是五台山上相依相伴的一對師徒!

 從師徒升級成父子關係,而且文殊突然從公的老鼠變成慈輝滿面的女菩薩~

這種被人馴養溫柔撫摸的感覺,真是既熟悉又陌生啊~

本來只想找回自己失落的無上金刀,卻遇上自稱「師父」的老鼠和尚(文殊菩薩?)還一直嚷著要帶他回啥西方世界



好不容易用「先回京城交待統籌」為由暫時消除了和尚的喳喳呼呼
竟然又從父王口中聞悉早些時候讓他俘虜囚禁的西鹿王已被愛妾孔雀私放雙雙逃亡

憤滿胸臆的戰陀厲不顧師父的苦口相勸,因怒意而充血的雙眼再度發出淬毒眼箭──獅子王戰陀厲又要大開殺戒了!



獅子王的血腥未及染遍西鹿國,西方已對文殊下最後通諜──午時之前若不能讓桀驁難馴的青獅幡然悔悟乖乖回返,這頭冥頑不靈的惡獸,將永墮輪迴,萬劫不復!


帶著大匹兵馬,一身肅殺之氣的獅子王出現在才剛慶幸成功逃出死牢的樓頓一行人之前,宣告了即將到來的血腥殺戮。


儘管菩薩應該捨棄七情六慾,心如明鏡;養子不教的咎責令文殊憂戚愁結,在明白「道理」無法渡化以憤恨仇怨血腥殘忍為盾的獅子王後,祂決定以此身為誡,用自己的死來換得徒兒的悟──


當無上金刀也沾染了文殊之血後,一直以來向獅子王稱臣的四方諸國,毅然與他決裂,甚至他的兵馬也對他倒戈,只因他手刃毫無抵抗能力的和尚,文殊師利菩薩,他的師,他的父……


眾叛親離隨之而來的是人貌俱毀,青獅現形,他果真應了文殊彌留時留下的讖言──鼠死獅現眾獸反……



如果「眾叛親離」青獅現形是殺死文殊造成的果,那麼一一應驗文殊遺留的謁語,他是否就能再見到師父?是否能再有機會向他訴說自己千疚萬歉,痛徹悔悟?


大凡人類的愛,總是自私愚騃的──拿到手的想獨佔,失去後又想挽回,所以才會此生為「欲」而苦。


他的眼睛既然看不清師父的諄諄訓勉,看不清自己的無上金刀刀起刀落給人間帶來多少腥風血雨,看不清麋兒痛恨之淚,文殊佛像眼中搯出的深紅──要它何用!


「生不如死」是他手刃師父的心境寫照,自挖雙眼則是他懺悔補過的唯一救贖──正如數千年前,為伊迪帕斯弒父戀母之罪被棄於荒野的那雙瞳子,依舊,淌著汨汨血淚……



獅子王的自廢雙眼,自棄權貴的氣魄及決心感動了樓麋公主,善良如她不念舊仇對眼前目盲傷痕累累一心只想贖罪的男人伸出援手,亦步亦趨地扶持著他前往文殊遺言最終之地──須彌山上,西方世界。


站在最接近人間盡頭的須彌山頂,佛家既能納須彌於芥子,是否願容納一心向佛,誠心懺悔的戰陀厲…?
臥伏文殊膝下的青獅聖獸私自投胎人間雙十年所積恩仇情怨業已清償為無上國擇一能人繼任無條件歸還各邦貢禮獻金撥款萬金助西鹿王復國


唯獨虧欠在他跫然孑影仍不離不棄緊握扶持他的樓麋公主──


恩易斷,情難盡……


他只能留下一句「心向佛,情紅塵」以及森冷的無上金刀,願此後長伴麋兒身側,願他的獅吼咆勃為她逐走每個不眠的夜……

 

 

                                                                                                    The End
 

這麼歡樂的戲,不必要搞得那麼嚴肅悲情
這篇那一堆拉哩拉雜大抵是導演寫這齣戲希望傳達給眾人的意旨
我開頭都埋了這麼辛辣腥羶的楔子,當然不能不挖出隱藏於劇中串連銜接突梯劇情又與正本平行的樁子啦~

接下來,進入番外篇──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