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about 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

睽違十載,終於等到 朱天心 最新長篇小說!
悠緩的喟嘆聲頓時讓人鬆了口氣──這是我們熟悉的朱天心!

褪去雄辯滔滔的知識符碼,擺開焦慮躁鬱的政治議題,恍若靜水之中躍出的一枝荷花,以素樸清澈的文字,看年少歲月私密的情緒幽思,呼應時光流逝終究無可逃 避的熱情轉涼,這回記憶的橋梁不再是地圖而是日記,本來是年輕而顯世故的老靈魂,現在是立在橋上的中年女子,寂寞而絕望。她將走向何方?記憶和時間,欲抗 拒的是遺忘和衰老嗎?

貌似矜持的「老靈魂」,心底其實是碰不得的敏感
這是個中年婦女版的此情可待成追憶的故事。

老,不是一種狀態
儘管髮鬢如霜,儘管歲月開始在你頸部臉上甚至手上刻畫日薄西山的地圖(通向死亡嗎?)
妳依然可以選擇,如一株不畏溽暑蒸溶昂然挺立的荷花
在初夏春意尚未遠去的天地,掬尚未消融褪盡的霜露,渥面潤漱
在南風招來第一聲蛙鳴前,迷戀自己招展在溫日下的倒影
這境地,豈不又有一種嫵媚動人的姿態?

這是一本長篇小說
用尺幅甚鉅的筆墨來描寫中年女子的遲暮落寞──?
把小說細讀兩遍,通篇讀來好像也找不到一點哀愁的影子或是怨懟的嘆息
在時光長河搖揖相迎的諸多女子
望不盡的,是否是心中永遠的那彎跨坐於血紅夕陽及半截青山粼粼波光的向晚藍橋?
多年前,那曾緊握自己雙手不見遲疑的他,當荷花在暑氣漸昇的盛夏垂頭喪氣時
是否還會願意親吻荷花倒影於水面的容顏?
找不到悲愁跟傷感,但讀完小說後,我被餵了更多問號
關於愛情,關於女子遲暮,關於婚姻連結了兩人,卻鎖不住愛情偶爾出走…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