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是"惜皮"popo (78) 的人,當然這跟我把「曾經滄海難為水」奉行得太徹底不無關係 

不過比起一般女生,我對疼痛的忍耐力,的確可以用「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來形容吧shigai_pic (36)  

畢竟我可是在12歲時就讓人攔肩胛骨至胸前劃上不算短的一刀,經歷過那種痛起來暴走的程度連四個大人都壓抑制無力的撕心裂肺、髮指目眥之痛,接下來我的人生面臨的皮肉之痛,似乎都不太值得大書特書了。

 

  

在大放完前面一長串厥詞後,我必須承認,我不怕加諸皮肉的疼痛,但是暗藏於幽漆齒房間的啃蛀鑽蝕每每讓我不得不舉白旗認栽。onion (66)

話說以我目前的飲食習慣+牙齒保健,擁有滿口蛀牙實在是足以讓我向包青天喊冤;雖然佛說「你不能踏入同樣河兩次」,否認過去的自己對於現況也於事無補,我還是很難笑拈梅花──

記得當時年紀小,那時的我大概是螞蟻轉世,吃光了自己這輩子所有用糖quota,對於甜食、巧克力一概不拒,又不懂得吃完甜食要立刻刷牙的重要,直到上了大學,做了徹底牙齒檢查時,醫生皺著眉對我說:「你怎麼會滿口蛀牙」,那一刻我才終於醒悟,不過已經是為時已晚啊……


大概牙痛也是一種認知後的償付,當我與自己的滿口爛牙正式打過照面後,它開始三不五時發顛一次,宣揚自己的存在,也拒絕再讓我把它埋在不為人知的幽秘中。痛的最厲害的一次,是在大三時,我強忍了三天,忍到臉都因疼痛而微微浮腫,且因為無法正常攝食加多夜與疼痛纏綿不得成眠,整個人呈現一種「風中殘燭」的虛弱樣態(這大概是史上最立竿見影的急速瘦身法……onion (6) ),到了第三天,我終於投降,殺到老街去找救命牙醫。

縱使我在勇赴戰場前已經查過大家推薦有帥哥牙醫兼技術一流的診所,到了現場,看到滿山滿谷的掛號患者,我已經沒有等待的從容餘暇,沿街挨家地找看哪一家牙齒可以替我解除那侵肌裂骨的痛。實驗證明,一個人在讓漫無止盡的疼痛凌遲了三天三夜後,的確會喪失理智跟自制能力;我最後選擇「託負」的診所,是一間走進去還會聽到回音,杳無人跡的可疑XX牙醫。onion (0)

有帶腦袋出門的人應該都知道,對照其它店內人滿為患的盛況,如果你看到一間店內(不管它)空無一人,絕對不要以身試法,自以為可以破解「莫非定律」,因為結果往往都是死得淒厲又無處訴屈──誰叫你自己呆!
當下的我,腦細胞大概都被蛀蟲吸光抹淨,更像溺水之人看到救命浮木,想到自己可以立刻就診=從痛苦中解脫,便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往該診所走進……(come some music: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CakeEmotion_0077692 )
關於看牙醫,有一個笑話:很多牙醫診所抱怨自己常被人ピンポンダッシュ(就是按了門鈴後閃人的幼稚惡作劇)後來某牙醫忍無可忍埋伏看是哪些無聊份子吃飽沒事幹,才發現原來不是惡作劇,而是太多人都到了按下門鈴那一刻突然退縮了……這個笑話,應該是很多人的心聲,也許,比較接近逼出你的苦笑吧……CakeEmotion_0052193

還有一個報導,指出牙醫師特別容易招女性患者的桃花,原因無它,新時代女性饒是脫去舊有禮教束縛邁開天足自信搖擺,在我們底心還是有那麼一小方田地非常傳統──當你拉扯下巴張口劃出可以吞下一個拳頭的尺幅,就算你是西施再世看到自己當下的模樣一定很想砸爛眼界所及的所有鏡子!c (45) onion (51) 這麼不雅又無助的模樣,被眼前用電鑽緩慢而自成節奏地解除你的緊張及疼痛的男人盡收眼底,如果再搭上一副溫柔沈篤嗓音,眼前的男人當下周身輻射出聖潔的光明,他的眼睛給你安定,他的聲音給你信心…(你以為牙醫生都要戴口罩只是為了衛生理由嗎!kuso (54) CakeEmotion_0070699 )於是你不僅拔了牙齒,也丟了心……(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的初次看牙經驗,與上述好笑的好浪漫的都沒有關係,我有的回憶,讓我從此把看牙與接受酷刑同化,並且把腦袋裡所有罵人辭彙都拿來招呼那種名叫牙醫的生物!tatit (63)話說當我踏上刑台那一刻,由於已經餓了三天,我開始四肢發軟,頭腦發昏w0250 ,當他完全無預警地直接撬開我的嘴又直搗我疼痛的核心來源時,我的眼淚立刻潰堤──天知道我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在陌生人面前掉眼淚,就算12歲那年被醫生宣告要動重大手術,在被推進手術房前確定無人看得見時,我才允許自己的恐懼浮現,悄悄滑下不安的淚水──可是這名醫生看到我那比天下紅雨還稀奇的眼淚,不僅沒有好言安慰,他竟然開始數落我的延遲就診,還不耐地對我說:「你哪裡痛要用說的,不要只會哭!哭有什麼用!」而且我嚴重懷疑他對我注射過量麻醉劑─因為不耐煩我的淚水─不過,我這個人很耐人尋味的是,當下第一個砸入我腦袋的不是覺得委屈或難過,我非常想指正他「哭跟掉眼淚是不同的;我一拳揍上你的老臉保證你會掉眼淚,CakeEmotion_0055935 但你如果還有男性尊嚴就應該不會哭kuso (23).gif  」不過麻醉藥劑跟三天三夜的體力消耗讓我的伶牙俐齒跟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罵語登時夭折,無力反抗,只能任他拿著工具在我的口腔內進行粗暴的破壞+重建工程。CakeEmotion_0080681

因為我蛀的地方躲在群齒包圍中,整個治療過程耗費了2個多小時,我看到他已經滿頭大汗,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而我則因被注射過多麻醉藥量,感覺半邊臉已麻痺兼略微痙攣,儼然變成顏面神經失調的患者……遇上沒愛心兼技術令人懷疑的老頭子醫生也就算了,最最最最令我無法忍受的是,後來有個歐巴桑,大概是該醫生的熟識,竟然大剌剌地闖入診療,看到我張開大嘴任人宰割的模樣,好像在看啥好戲,還在一旁對我的滿口蛀牙嘖嘖稱奇──頭一次看牙就讓我遇上了沒愛心沒技術沒醫德的醫生,我怎能不把看牙醫視為畏途呢!CakeEmotion_0053043 popo (10) 

上一次地獄般的慘痛看牙經驗迄今堂堂邁入第五年,我對牙齒保健更加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到有時為了怕沒能立刻刷牙或漱口索性放棄吃東西(真的是因噎廢食!)沒想到,這陣子大概是連日的陰雨綿綿喚醒了我齒房內的魔鬼,它們又在齒階間興風作浪。這一次,痛到第二天,我就決定放棄掙扎,不要再臨渴掘井,也幸好此次有阿娃作伴,我們這對蛀牙姐妹花,很認命地手牽著手向牙醫報到──果然我上回遇到的只是例外,牙醫杯杯的形象終於從拿著鐮刀奏鳴著死亡哀鳴曲的索命魔鬼w0287 變成用口罩上兩隻眼睛仔細探測勘察你口腔那最不願為人知的秘密,用咽嗚著悲愴協奏曲的「雞絲」緩緩向你逼進的白色打蛋器shigai_pic (106) 好像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至少變成比較可親的工具了啦!

今天用昨天補好的牙咀嚼食物,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在這之前我流質飲食進行2天,餓到手軟腳抖,還時冷時熱,tatit (180) 果然年紀越大,rebound(反彈)的效應越驚人啊!
為了以後不要再經歷5年前那煉獄補牙療程,我應該要正面迎向自己的恐懼,別再視看牙醫為洪水猛獸了吧…


大學時狂戀諏訪部順一的聲音,最初陷入的原因就是聽了他聲役的「歯医者が愛を試される」,當時就暗忖,如果我能遇上這種長相迷人聲音又像鍍金鏤玉兼技術好到令你覺得蛀牙沒啥恐怖的牙醫,我會很樂意定時向他報到的──夢可以多做,牙不能少刷,務實到會給自己吐嘈的我,果然還是不適合懷抱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望吧~

 shigai_pic (32)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布萊德威特
  • ˇ︿ˇ

    現在技術都很快了一次就搞定,補牙的材料也是白色的,我沒事也一年去檢查一次,沒蛀牙也會幫我洗牙
  • halfdice
  • 你的暱稱比你留言的內容更令人在意
    明明是老布還故意取那麼帥氣的外號 哈~
    我也決定要正面迎戰自己的恐懼
    總不能老是病急亂投醫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