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f we live in a world where each single lie told by each individual can’t be hidden from our discern eyes?

Will we become happier or simply become paranoid by the vicious thinking of our so-called friends, colleagues, or even the one we loved?


從對方的神情甚至講話的語氣、音調就能看穿他/她是否言不由衷或有意隱瞞,這是美劇Lie to Me裡頭每位要角的特殊能力。

對付有犯罪嫌疑意圖之人,這樣的能力對於悲劇預防或及時應對無疑是加分利器,我們甚至可以說它是司法一方的照妖鏡,讓一肚子壞水的惡徒無所遁形。

但如果,把這樣一雙明晰的眼拿來看我們周遭的每個人,一次次地戳破謊言的同時,會不會也鬆動瓦解了我們對「人性」的信任及認知?
任何謊言都無處隱遁或任何人都不會說謊的世界,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除非我們倒退到「謊言」這個詞語被發明之前,不然雞生蛋跟蛋生雞的弔詭與衝突就永遠難以忽視。

謊言是百貨公司年終清倉大特賣的換季服飾,縱使曾經滑過流行的軌跡,沐浴過追逐者的灼熱眼光;真實是名牌旗艦店展示櫥櫃裡不褪流行不隨潮流的鎮店之寶,儘管彌足珍貴,鮮少人擁有得起。


開始種羅通跟屠盧公主愛的見證及延續的珍珠草已經堂堂邁入第七天
說明書上寫著發芽率80%且七天可見成效,我該不會成為機率的另一端,謀害發芽率超高珍珠小草的兇手?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