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就重感冒未癒,我上週末還是很不安份地同阿娃一起到台中去抓貓。9

很難得這次明華園的年度大戲「貓神」在基隆也有演出場次,對於我們這些北部戲迷,明明就是一大福音,我跟阿娃不知道神經哪條接錯線,硬是拾近求遠,大老遠南下到台中清水去抓貓。

因為阿娃有云:下台中,順便欣賞當地景致重新體驗去年十一月台南看戲之旅的滿喫歡樂。

不料,阿娃這個傢伙,把台中的演出日期記成基隆場次的時間,我訂了票向她宣佈南下時間時,她端著一張大難臨頭的臉告訴我:「那一天我們學校有園遊會吔…」mode1224 (4)

Orz三條線

好不容易訂到好位置的票,實在很不甘心退掉改訂基隆場次──且基隆場已開賣一段時間,要再訂到好位置完全是靠運氣!所以,我跟阿娃做了個自認很明智的決定──維持原訂計畫,南下台中清水去看戲。

原本盤算著阿娃的園遊會結束,我們坐客運抵台中大概就下午四點半左右,到晚上七點半開演前,我們還有時間可以體驗一下台中風情,逛逛著名景點──在經過兩個小時的車程,兩人風塵僕僕抵達台中之後,依據從網路上查到的資料我跟阿娃便準備換搭巨業公車前往清水國中。結果,光等公車就又耗掉半個多鐘頭,然後確認有到清水站並請司機到站提醒我們後,兩人便開始了顛簸的公車之行。


因為兩張全票到清水是NT$96,我心裡預估大概是四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前面二十分鐘,跟阿娃還很好興致地在車上雜談閒聊,阿娃抱怨著剛才客運上她前座的中年婦女搶了她的遮陽簾,跟對方你來我往交戰數回合,感受到歐巴桑絕不可能讓步的可怕毅力,她只好認命地任陽光放肆地灑在自己身上,一路擔心著她會不會因此變黑。聽她這麼說,我不由得興起感慨(感慨個啥勁啊!)還自己下了個結論:「似乎不論男女,只要結了婚─尤其是女人生過小孩─臉皮都會增厚數吋,到了會在特賣會時跟旁邊的人搶奪廝殺的階段,大概便練就刀槍不入、金剛不壞的歐巴()桑境界,完全無視周遭目光及自己所為可能引發他人不滿!冷汗直流 想到這我跟阿娃就覺得不寒而慄,兩人都篤定以後絕對要當個優雅的中年女士,而不要成為酸梅臉雞腸心的歐巴桑。 惡靈退散

 

車子繼續龜速往前駛去,一路經過沙鹿、梧棲,我跟阿娃開始擔心,到清水國中到底還有幾站,那位司機大哥會不會忘了提醒我們兩個又或是故意不說,因為我嘲笑車上緊急逃生門旁擺的是一隻用線吊掛著的大榔頭!sly
眼看著沙鹿、梧棲的指示牌被我們逐一拋到視野之外,且車上的乘客越來越少,我跟阿娃決定坐到司機旁的博愛座,不著痕跡地暗示他我們有請他在抵清水國中後招呼我們一聲。

等到晾在天空的毒辣太陽收斂起早些時刻的張牙舞爪,車上乘客也只剩我跟阿娃時(這時我們已經晃超過一個小時了…)司機突然轉過臉來,看了空空如也的車廂後,帶著猙獰詭異的笑容,對我跟阿娃丟了句話:「只剩你們兩位小姐了喔~呼呵呵……」

Oh My God!

二名前往台中港區藝術中心觀賞明華園年度大戲的女子在清晨被發現陳屍郊野…這個可怕的Scenario剎時砸入我腦袋──no

我說司機大哥,您開玩笑也要挑時間場合,這個時候說這種話,震撼力跟可信度可是200%吔!

 

然後我發現,他的臉部猙獰是因為唇顎裂,而恐怖的笑聲是因為唇齒無法完全咬合而溢出的聲音後,才鬆了口氣(雖然一度覺得自己看到「紅龍」裡的連續殺人犯現身眼前curseu )並順勢詢問他末班公車的時間;這一問所得到的答案,頓時又讓我稍稍平復的心跳及血壓飆升──九點半!竟然是九點半!台中人是晚上都不外出的喔!

戲看完都十點多了,看來我們只能依賴小黃了,但是,在司機跟我們說到站後(原來清水國中是終點站!)舉目四望,攤展在我們面前的是──

clip_image002

沒錯!阡陌交通! 田園小徑!稻浪翻風!

 

更可怕的是,路上完全沒有人影車蹤

clip_image004

空~口玉

我跟阿娃都覺得自己原來為看戲而鼓譟沸騰的熱血瞬間急凍,在問過附近小販確認不會有小黃經過該地後,我們兩人都陷入巨大的恐慌及不安。但兩人都很有默契很聰明地死也不說出口:「早知道就看基隆場」這句自爆的絕句。黑

我不想抱著捶胸頓足、懊悔扼腕的心情欣賞這齣戲,要知道我們可是花了大把時間跟金錢才到達終點,絕不能讓唯一可以讓此行有意義的看戲興致因此冷卻走形。

不過,該面對的現實還是不容逃避;於是我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跟阿娃說出了我的腹案──戲開演前詢問左右鄰居,看有沒有哪位好心人士願意帶我們到車站坐車(至少離開那一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涼)

打定主意後,在我跟阿娃草草用過完餐(大老遠跑到台中竟然是吃鹽酥雞當晚餐),填飽了肚子,看臉皮能不能順便壯大~
開演前10分鐘,我跟阿娃雙雙落座。然後我的
「尋找好心人」雷達登時啟動,開始掃射可以下手求救的目標──

然後,我的眼睛鎖定在右手邊的阿姨,我看她跟自己的先生愉快地交談著,一副鶼鰈情深的模樣,自我說服似地想著:「符合『白髮吟』的情牽意摯的夫婦,絕對不會是壞人!」在她大概注意到我"熱切"的目光後
pupanda (4) ,轉過來,投給我一枚友善的微笑,我馬上逮著機會,丟出了問句:「請問你們是當地人嗎?」果然就是,想來像我們這種瘋狂的行逕也只有顛狂的少年人才幹得出來吧!
她聞悉我跟阿娃竟然從台北殺下來看戲,露出驚詫表情,接著問我們看完戲後如何打算。(真是天助我也~)順水推舟地,我跟阿娃開始一搭一唱,兩人唱起了苦情姐妹花的悲情調,間以我的數聲咳嗽,外加因為感冒而水氣氤氳的雙眼,而且又聽到我跟阿娃竟然晚餐以鹽酥雞果腹(她流露出"好口年"的同情之情),,這位好心的阿姨允諾散戲後要載我們到市區找飯店落腳。
其實本來是當天往返的計畫,但我跟阿娃在折騰了一天後,都覺得沒有踩踩台中的景點證實自己來過很不甘心,於是把北上延後一天,決定
明天要到市區踅幾圈再回家。

二個半小時精采的戲結束後,好心阿姨親暱地牽起我的手直往外走真令我有點受寵若驚阿娃老說我很有長輩緣~
這對好心的夫婦載我們到市區某間據說「不錯」的飯店,還十分親切地指引我們附近有啥好吃好逛的,並且好心阿姨還留了我跟姐姐的電話,給了我們名片,招呼我們隔天可以去她店裡走走。(她經營美容院)
訂了房,看到房內的景況,實在是不怎麼樣,不過我們沒落得陳屍路邊跟露宿街頭就很萬幸了,也沒啥力氣再抱怨。打電話報了平安後,草草梳洗就和衣而眠(啥都沒帶的,真夠狼狽了
dog (6)
隔天,我跟阿娃很猛地一大早就挑戰了台中最著名的米糕,還點了盤抄手跟餛飩湯
第一頓就吃得這麼重口味,多少有點尋求補償的心理作用。不過吃完後我跟阿娃都覺得我們是自討苦吃,因為實在是太難消化了!
fightmon (4)

我跟阿娃到附近媽祖廟祈願後(拜託讓我們今天的北上順利一些~)達成協議基於禮貌應該到阿姨的美容院稍作拜訪打過呼招再到台中市區。因為當天是母親節,阿娃提議我們伴手禮就送束康乃馨。結果是到阿姨家登門拜訪,本想道聲謝就走人,不料她又親切地拉著我們坐下來,又是吃蛋糕又是花茶(母親節蛋糕),還介紹了他們一家人給我們認識──

clip_image002[1]

抱著孫子在我跟姐姐中間的就是好心阿姨,瞧她笑得多慈和溫煦啊~
二歲多的小孫子養得相當漂亮,臉頰戳下去可以深深陷入~
尊素太口耐了!fightmon (137)

另三位在場的家庭成員:北杯(阿姨的先生看起來讓我跟阿娃喊『粗黍』很是掙扎)大兒子(也就是小娃兒的巴拔,在新竹從事化妝品製造業)、二女兒美如(是位美女音樂老師來著),全家人都十分親切地招待我們,結果我們話匣子一開,一坐下來聊就乾掉三杯花茶還吃了一塊蛋糕(你們不是才剛吃過米糕+餛飩+抄手嗎?!fightmon (19) )

看來十分嚴肅的北杯向我們介紹他們一家大小共同就讀的小學──清水國小,據說有百年歷史,是全台灣最年長的小學。

clip_image004[1]

美如奉了母令,帶我跟阿娃到清水國小探險,紅磚瓦厝,矮小的牆桓,經過穿堂時,真有種時光倒轉的感覺~

pic 127

這座鐘樓據說創校時就有了。

clip_image008

大得沒天理的操場難為了在這裡就學的小朋友了,跑起接力應該很要命吧~

再度回到阿姨處,就在我跟阿娃還來不及說明我們今天本打算登門道謝就閃人的一片混亂之際,阿姨提出讓美如載我們到朝馬搭客運回台北的建議,我跟阿娃當然拼命推辭,但音樂老師說她橫豎今天也要回到台中市區,正好可以載我們到鄰近幾個點;有在地人同行還可以搭便車到朝馬,我跟阿娃當然是滿心歡喜,但這樣一路麻煩他人真是怪不好意思。不過阿姨又露出親切令人難以抗拒的笑容,反正出外就是互相幫助,又能暢談盡興,也算是一種緣份。

於是我跟阿娃便恭敬不如從命,告別林媽媽一家後便跟著音樂老師前往市區。

pic 131

沒想到離開林媽媽家第一站又是吃cheng mu
美如力推這家仙草芋圓,我跟阿娃也腆著肚子再次進攻美食。
一肚子湯湯水水的, 我實在是個欺世盜名的感冒病人~

去吃冰的路上,我們步行了一小段路,三個女生聊得開心,沒想到經過一間露天咖啡館時,有幾名無聊男子突然以著極為輕浮的口吻對我們說「小姐什麼事笑得那麼開心~kuso (12)音樂老師冷冷地回他們一句:關你什麼事! sana (135)便很瀟灑地疾行離開。哇!這孩子跟我真是太契合了!酷!

吃完了芋圓仙草,美如帶著兩隻台北俗到她就職的學校──東海大學(她在附屬小學教授音樂課)
clip_image012

可愛的音樂老師~(太陽太大了,眼睛幾乎睜不開)

後面的教堂據說是貝聿銘所設計,大膽的角柱形,完全顛覆一般人對天主教教堂的印象。

接著音樂老師開著車帶我們欣賞牛年展示的一些創意牛像──

clip_image014衝電子海浪的宅牛
clip_image016『牛仔很忙』因為要身兼多職的MP牛

clip_image018

強調清新開朗形象的的”嗨內”牛

clip_image020

遠看幾可亂真的紙片乳牛

看完牛之後,美如又推薦我們嚐嚐東海大學極具知名的超濃鮮奶跟冰淇淋,阿娃說我還在咳嗽不讓我吃冰(明明是想獨佔)我只好選擇鮮奶(不都是冰的嘛!)
然選揀定一處陰涼處,
我們又繼續邁向大食之路。

喝過了東海牛奶,我只想說:「林鳳x,你該換下招牌了」cow (3)
當我眺望著大學池時,阿娃跟音樂老師的注意力同時被一隻麻雀吸引,接著兩人就爆出一陣狂笑,據美如所述,該麻雀在自以為沒人發現時突然放開原本緊吸住的小腹,整個肚子一下子彈出……當我們同時發現這罕見的動物奇觀並很某哩帽地取笑小腹麻雀後,牠大概感到羞辱,奮力地拍動翅膀離開(起飛時還有點卡卡的)哈哈哈哈哈~
c (38)
clip_image022

來不及拍下小腹爆開的一瞬開,這裡是案發現場~~
笑完後我們在樹蔭下吹著初夏難得的清涼微風,天南地北地邊聊天邊解決掉手上的冰品飲品。

考慮到收假當日北上恐有塞車之虞,加上媽子還等著我們回去替她過母親節,所以美如便載我跟阿娃前往朝馬,沿路她介紹我跟阿娃買了不少在地人才知識得的名產(往往都不是最富盛名的那一間),這一趟南下,我跟阿娃的荷包死傷情況非常壯烈吶!

載我們坐車前,音樂老師提議我們用過午餐(晚餐?)再回家,以免在車上挨餓。
又是吃……lamji (40)
因為早上吃了很本土風味的米糕,我跟阿娃都贊成美如的提議,決定到美式餐廳解決這中間的一頓。我跟阿娃共食一份scrambled eggs (竟然有三顆!)+吐司+蔬菜;果然女人的胃都有無窮潛力,可以這樣一整天吃個不停!

食物送上來前,我們三個一起玩了疊疊樂;玩這類遊戲時,最能看出人類的本性──害人不利己,並且應驗老祖先的智慧名言「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每當我們安全地抽出一塊積木後,為了害下一個人就開始出怪招,不是斜放就是豎直堆疊,讓底部漸空的積木堆越顯搖搖欲墜。我本來想膽小的阿娃應該就是這類遊戲的墊背著,沒想到她一邊尖叫一邊喊媽也可以安全過關~

clip_image024

看起來很有自信的音樂老師
clip_image026

非常小心翼翼地選擇可抽取積木的歐斯寶

clip_image028

一臉很害怕的模樣還頻喊「媽」的阿娃

到了最後鹿死誰手 緊張刺激階段,由美如選手挑戰前人未達的至高境界──

clip_image030clip_image032

看到沒有,就算積木堆已經傾斜,音樂老師還是可以從容地再從下方抽出並往上堆。被她過關下一個就是歐斯寶了──

當音樂老師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而歐斯寶挫哩彈時,突然一陣風吹來──

clip_image034

噹噹噹~由於美如選手尚未離開擂台,歐斯寶裁判(自以為)判定她闖關失敗

真是太歡樂的一天了!
此趟台中之行,除了『貓神』沒讓我失望地精采好看是在預定計畫當中,其它的際遇跟發展原該跟平常的我和阿娃的生活呈現平行線進行,沒想到因禍得福,本來擔心回不了家的兩人,在台中滿喫了當地溫暖的人情,還可以走訪在地人的私房景點,(而且還吃個不停)並且親睹了動物奇觀,而且疊疊樂還全身而退~

實在充滿了驚奇及歡樂的一趟旅途吶!

果然,愛看歌仔戲的人都是好人啊~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采賢兒
  • 因禍得福!

    哈哈哈!~真是很溫馨有趣的奇遇耶!應該說是因禍得福!吉人自有天相!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