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那只是個『願望』,連『夢想』都說不上。

20多年前,因為無法接受自己光風霽月,一生清譽的丈夫與另一名女子的苟且,她把那甫離母體尚在襁褓中的小娃兒連同沈姓女子逐出家門;多年以後,妒嫉自她心中剝除,冢宰不在了,李家只剩她這個未亡人,髮蒼目茫一老婦。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她希望能尋回丈夫與那沈姓女子錯誤的『結果』以承續李氏香煙。
這個願望,本該深埋心中,因為她比誰都清楚這猶如大海撈針,連姓啥名誰,是男是女都無從得知,
世上怎麼可能有人可以應允她這奢侈的想望!

見識過施大人辦起案來親力親行,甘冒欺上犯下之罪也要將案情真相偵察得水落石出的大刀闊斧,希望的靈光再次閃爍,她幽幽向他訴說,長年隱藏於自己心中的秘密。
原以為無頭無緒亂如絞索的尋親難題,到了施世綸手裡又轉醒甦生,由曾經手染52條人命鮮血,令人聞風喪膽而後隱退江湖的女魔頭李蝶飛所訂製的一塊血玉,循跡揭露了兩個身份迥異的人竟擁有相同字跡的『巧合』──

李蝶飛 
她是造橋鋪路,熱心公益的溫柔嫵媚雁南飛老闆娘唐聖南亦或殺人不眨眼杳形絕塵的亡命之徒李蝶飛

李老夫人的丈夫,終究是念著她的;無法信守對其妻忠實一生的承諾,與綺年玉貌知書達禮的婢女沈氏露水姻緣的美麗錯誤,他帶著愧疚帶著憐惜,替那孩子取名李蝶飛。蝶飛,是這髮鬢如雪身形龍鍾的老婦的閨名,也是冢宰對其夫人說不出口的歉意。
然而,52條人命的罪愆畢竟太過沈重,駄著腥臭的血彩,蝶兒翩飛的雙翼,碎在每個驚醒的午夜夢迴
……在月光下攤展翅膀,她始終晾不乾那斑斑血漬……
她叫李蝶飛偏從一出生便命定了她不飛的命運。多麼可笑的讖句!
她的母親,揹負著『與有婦之夫勾搭產下孽種的淫婦』之名,悒鬱哀絕,半醒半顛;靈魂有缺口的母親給不了自己的孩子一個溫暖的擁抱,一記溫柔的眼神。打有記憶開始,她就是背對著所謂神祇在泥濘中討生計的。
在公堂上,施世綸列舉宣讀了她殺人無數的罪狀後,質問她:「你可知罪?!」

你說我有沒有罪

她抬眼,無懼無悔回答:「殺該殺之人。大人,你說我有沒有罪?」
他撻伐她的濫殺殘酷,擲出一句震地有聲千古不墜的『至理名言』──是誰賦與你殺人的權利?
千罪萬愆,死不足惜之徒,自有『天理』來制裁定奪──生的掙扎胼胝,為何她盼不到所謂昭彰的『天理』來拯救她的飄泊零丁?
沒有人有權利剝奪另一個人的生命;那,誰來傾聽她內心微弱的請求──她不過是想在骯髒污穢的濁世覓一片立足之地,不過是想活下去……

一個光風亮節,清明一生的鎮朝老臣,脫下功勲後他也不過是個平凡的男人;然而,為了維護忠臣清譽,一個男人所犯的錯,卻讓三個女人痛苦一生……
李老夫人恨其丈夫的不忠,但一生無能為李氏宗族生一兒半子的『無後為大』令她在晚年遍嚐悔恨,痴心地渴盼尋回李家的子嗣,也揪出了蒙塵許久,禁不起挖掘的真相
李蝶飛的母親,承受了那個男人一夕寵幸歡愛,那後果卻要用她下半生無盡的悲傷淚水抵償,她到斷氣閉目都放不下仇恨怨懟,留給她的女兒唯一的溫暖是她遍染白雪地的血印。
李蝶飛,不滿三歲便被迫學著邁出笨拙悠顫顫的步履走她自己的人生路,她不記得母親的擁抱,只記得母親彌留之際眼中那抹
綿長無盡的恨……秦世庸的胸口是她折翼後最安全的棲息良所,但她竟在他啐血氣絕僵在自己懷中後仍未識得愛情究竟是怎生得書。依然選擇你

一直以來,撐支著她活下去的力量,只有仇恨吶!

中多了個生命只是種認知,真正有為人母的自覺是她在死牢中竟聽到了清脆悅耳宛若銀鈴的嬰孩笑聲──師爺告訴她那男嬰的母親用生命換取自己孩兒的出生,這就是母愛,這就是人性。

孩子
那一刻,她生平感受到愛情的溫暖,生命的純粹……
用一個新生命的誕生來倒數她殘敗的人生,這是萬歲的慈悲也是律法難竟的人情;當她與秦世庸的孩兒出世,當秋決來臨之日,她終可以再度舉翅翩飛,這一次,以愛為名──

三天看完『法外情』,我總覺得應該留下點什麼。提筆沉吟良久,她閃著淚光的的淒絕一笑不住地在我腦中翻攪浮現,再深探,不自覺地眼中也攏聚了氤氳水氣……既然第一個灌注她的記憶她的思想的念頭是『仇恨』,那麼她與秦世庸的結綰,與其說是男女之情,毋庸當它是依賴蔽蔭,好比菟絲附女蘿──她的丈夫在她懷中斷氣前痛苦地擠出:「如果有來生,我依然選擇你。」這情景很是煽情,但她沒有呼天搶地,也沒有淚水潰堤;她的眼中,只有驚懼及無法置信。既不識得情眷,又怎知情傷?

所以她寧願領罪赴刑,也不願順遂李老夫人欲延續李氏後繼的心願;她生於仇恨,也要死於恚憤。
天牢地窖,箝住了她的行動,也絆住了她的靈魂;半生的奔波流離,她累了,倦了,也沒有理由再逃了。然暗不見天日的囚牢竟傳來嬰孩的笑聲……純粹的無垢的喜悅,單純的天真的歡樂。她的腹裡,也正孕長著一個生命,將來,他/她該是會發出同樣悅耳怡人的笑聲吧?想像著,她眼中閃動著淚光,溫柔地蕩開一片淡淡的笑容,約莫是,幸福的投影……

為什麼小筑裡那麼多人對李蝶飛的帽子有意見哩?個人覺得她黑衣肅殺的裝束比唐聖南的柔聲細氣好看迷人許多;尤其是獄中那張帶淚的容顏,總讓我聯想到秋決時的羅通……
李蝶飛的故事無疑是動人的,她是個悲劇人物,卻從沒有為自己為任何人掉過半滴眼淚,最多,就是溢灑於眼眶的那柱晶采,所以你也只能替她搯盡心痛無奈的淚水……
施公奇案國中時有看過幾集,其實算是部不錯的電視劇,而且裡頭的人物都好愛咬文嚼字引經據典吶!(我查了幾個生字,果然國文退化了……)看廖峻演的『施公』操著台灣國語出口成章,甚至唱著我年少時最愛的『定風波』,真有幾分不協調的美感與逗趣哩!
『法外情』這單元名也取得極為切題:治罪無可赦的惡徒當用重罰峻法,但探究她滿手血腥的肇因後,撰錄律法的那隻董狐之筆也不禁要遲疑了……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