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上演兩幕分別是『洛陽荷』『昭陽笑』,依序講述了武則天與張四郎的相遇相識到相戀乃至最後的相對兩相泣,無言道別離。
『張四郎』是此劇安排給何仙姑的第一個身份,也是這位女神位列仙班前接受的第一道命運巨輪轉輾──

洛陽。純真浪漫的採荷郎嬉遊於一池凌秋霜傲冬雪的旱荷舞詠,朱影翠跡之中他看到年過半百仍豔若桃李嬌美窈窕的伊人輕搖款擺,滿頭珠花墜飾及閃閃生輝的金步搖彰顯了她身份的尊貴,步步生蓮花地走向了他......

武則天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面貌身形酷似自己夫君李治的美少年張四郎──瞬目及激情中她幾乎以為是亡夫再世來解她的危機!
她不愛出污泥而不染纖塵的亭亭青蓮,她也不愛詩人競揮墨亟欲捕捉的菡蓞吐息,她早已割捨尋常女子善有的傷春悲秋、長嘆短吁;她纖柔的雙臂要扛起繼唐而興的『周室新朝』,她嬌弱的雙肩要撐起帝王之名,權傾天下,承天繼地。
為此,她盈盈美眸不能再滿溢秋波,鳳眼一掃,她要滿朝文武皆來稱臣向她參拜;玉臂一揮,她要四方猛將盡來伏首向她晉謁。她要摒棄固有囿見,能天下男子之所能,甚至以其女子身份為男人所不能為!

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她甚至親手結束自己孩兒的性命,留下唯一一個李旦,當作她與李治身為夫妻最後的牽絆。
李治皇帝駕崩後,垂廉聽政的皇后一舉以周代唐。自命龍袍加身的天子,她以女人身份得君王垂憐至今日的至高無上呼風喚雨,她必須放棄否認『身為女人』才能擺脫這個身份帶給她的桎梏及束縛──望著稚子的眼神不再慈愛;面對李旦,她不能看到李治給她的寵愛眷顧,她不能想著他是依附於自己身體跟隨著她血脈呼息的骨肉至親。他是唐室後代,他是群臣暗自策劃擁戴欲奪她江山的『正主』!
她可以顛倒乾坤變亂陰陽,卻無法扭轉時序,提前花季;面對不願歸順的李氏舊朝老臣擺明的刁難挑釁,她前思後想,尋思如何解決這個難題──臘月寒冬,她要如何讓沐南風飲夏雨的一池荷花再展粉顏以現她是真命天子之威儀?

張四郎望著眼前愁眉緊蹙的女子,向她問清煩惱緣由後,蕩開了一抹比荷花清新怡情的笑容,他告訴她,旱荷可解她的難題──成功讓『李氏餘孽』閉嘴收聲,春風得意躊躇滿志的則天皇帝竟擎起李氏宗族開國元老李耳同時也有人稱『道教始祖李老君』的牌位,往地面一砸,重挫李氏顏面也粉碎了人類應有的敬天禮佛虔慕謙恭。她的逆天狂傲引來鎮守揚州的徐敬業大將軍帶領十萬雄兵圍攻長安,欲捍衛李唐,逼她供奉另一塊老君牌位。她若正面與徐軍交戰,雙方必定損兵折將,山河見崩,怕會招致民怨;她若退讓恭迎李氏祖先靈位,只怕周朝新政徒惹塵埃啊!再一次地女皇帝陷入左支右絀,進退維谷的危機──

張四郎以旱荷化解了武則天與老臣的衝突領了賞賜歡喜返家,他的鄰居兼至交好友卜卦卻告訴他將為自己招惹莫大災禍!四郎只當卜卦瘋顛胡言,堅持自己是日行一善,所犯大罪何來!卜卦為了證明他的預言為真,竟帶他直闖蓬萊仙島,直接與道教八仙對簿公堂──看著推波助瀾污衊道教始祖的幫兇張四郎,眾仙掄起衣袖要找他算帳......(付一名凡人,這些神仙未免太認真了吧!)
就當這一票人仙扭打成團時,李氏後代所謂『真主』李旦捧聖賢之書朗朗沉吟,毫無遲懼地踏入人仙交界;天威當前,連神仙也不得不欠身讓步。歷劫歸來的張四郎看著眼前稚嫩的男孩,尋思著方才那群兇巴巴的仙人喳呼著『蓬萊將要迎接第七位神仙』......沒能釐清狀況又聞悉則天女皇有難,他再次及時解救了她的困境──一番辯才巧計打消了徐敬業的詭計也逼退了圍攻長安的十萬大軍。

武曌望著眼前青春正盛的男子,憶起昔時李治的丰采及她為才人時的嫵媚動人楚楚柔情。『媚娘』......她的戀人曾經如此喚過她......睇凝著這愛荷花懂荷花又二度解救自己脫困的男子,那翦溫柔秋水重回她雙瞳──她說當晚要為他設宴,口氣是邀請是甜美的誘惑而不是強勢非是天威難犯的君令......
是夜,張四郎依約前往花萼亭──早些時候他的老父要他娶青梅竹馬的菩玉蕯為妻,更早些時候好友卜卦提醒他招惹了道教公敵將會萬劫不復,再更早時候,他卻看到她的無助她的愁鎖眉峰及她大敵當前臨危不亂的智勇兼備......她形如弱柳,偏她又有荷花的傲骨,可以盛開於溽暑與夏蟲私語,也可以挺立於霜雪與朔風唱和。所以他必須赴約,渺她是位極九天的女帝,渺她是謀朝篡位的毒婦,只想掬她眼中那抹清靈,這也許就是採荷郎的宿命......

花萼亭。幾巡御賜玉露瓊漿入喉下腹,三分酒意七分迷濛,張四郎看著眼前巧笑倩兮的女子,幾乎忘了兩人身份之差。
武曌噙著一朵豔絕的笑容,愛嬌地問他:「我今晚的打扮可美麗嗎?」順著她的話,四郎不復平民拜見君王的仰角,直直地望進她眼中兩口幽池,愛慕的眸光長驅直入地探進她靈魂深處──
『媚娘......』她曾一頭青絲如雲瀑纏繞李治頸項,她的戀人總愛如此喚她;今夜,在這雙酷似夫君的眸子注視下,她願為女人......她要四郎換上李治的皇袍,這提議嚇醒了他的醉意,萬不敢僭越君民份際,但面對一個美目流轉可讓人成為繞指柔,登高一喝可讓人成為階下囚的女皇帝,他已失去說『不』的權利。

四郎被侍女挾擁入內更衣之時,少年李旦思念父皇而來到御花園,渴望得到母愛慰藉。
她一旋身瞬目,對上自己的兒子又端上另一副面容──她在少年臉上亦看出三分李治形影,卻不能對他溫情眷顧;她對李旦的冷血無情逼他在童稚時期便得扼殺自己的天真無慮,未及成長便得成熟,所以他從未真正『長大』,渴望母親的慈愛溫柔慈父的堅實擁抱之心從未得到平撫,所以他看到換上皇袍後形貌與自己的父親影像重疊的四郎,一時激動投入他懷中,嚷喚著『父王』──
則天女皇大笑,說清原委後要李旦稱自己的情郎為『亞父』
李旦雖然年幼,也看得出母后對眼前男子的情意,妒嫉憤恨湧上心頭,他憑什麼與自己分享母后的愛?但礙於母親的命令,李旦咬牙,狠狠地擠出那兩字,隨後便朝四郎拋下一記輕蔑的眼神拂袖而去。

武則天棲入四郎懷中,要他忠實地扮演『皇上』的角色(cosplay+戀童,武則天,真有你的!)
這夜,御花園春意浪漫,天幕月帳星光滿空披罩著歡愛的兩人;城圍外,鎮揚州將軍徐敬業再度舉軍來犯,漁陽鼙鼓動地來也阻絕不了有情人兒的耳鬢廝磨。她一振袖揮手調度宮中對抗徐軍,一俯身揚手輕褪去了四郎的衣物,螓首枕上他胸廓,山河變色她也願醉在情人的臂彎中──

跨越君主平民份際,跨越20載歲月的年齡之差,城外的戰火燒不進御花園,花萼亭內這對男女的激清早將一池青蓮燒成豔麗火紅──


翌日,武則天梳洗整裝,又換上九五之尊的威儀,她對著一夜銷魂的對象,與歷代帝位一般,滿意他的服侍,遂令其出掌朝陽──此時滿朝都心照不宣張四郎已被收納為『後宮佳麗』之一了!但礙於張四郎為當今聖上眼前紅人寵妾,眾人明裡尊稱他為『亞相』,暗地裡都輕視嘲笑著他。好巧地當公公領他熟悉後宮時,他又遇上昨夜誤認他是李治而後被武則天逼迫喊他『亞父』的李旦。
見武則天不在,這位小霸王開始羞辱母親的情郎,言語誅伐污衊一番後還不滿意,竟逼他對鏡梳妝!李旦說他既任昭陽必須母儀天下,所以他得畫黛眉點朱唇──
堂堂男兒之身怎堪受此屈辱,況對方還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張四郎咬牙,看著他挾天子之威逼他就範,他彷彿看見在這場戀情中一逕跋扈的武則天──他慨然長嘯:「李旦,你彷若小武則天!」語畢悲憤地拿起胭脂水粉,往自己臉上一抹──

皇城內上演著『惡婆婆欺負小媳婦』的戲碼,圍牆外又見大軍來襲。儘管昨夜一戰十萬大軍慘遭擊潰,徐敬業仍是突破重圍闖入後宮禁地,見到李氏後代亦即他首肯承認的正主李旦,他放下大刀,對他認定的主人宣揚護唐的誓在必行──你若屈當武則天的平庸皇子,早遲會被當成阻礙除去──李旦聞言,幼年即失父愛又乏母慈的傷口倏地被掀開;顧不得徐敬業是與母親作對的叛軍,也忘了武則天前一刻叮囑他與張四郎的「絕不可洩露秘道與第三者」

不料,他前腳放走了徐敬業,下一刻武則天便領大軍抬著徐的屍骸肅殺冷絕地步入後宮,質問是誰違旨放走叛賊。
追問出是李旦肇禍,武則天不顧他已是自己最後一個孩兒,下令斬其首級以服群臣。
四郎挺身直諫:「他是你的孩子,你難道不愛他嗎?」
武則天告訴他『周朝新政』必須鐵血無情必須以德示眾,以法服人。
望著她收緊顯得堅毅不容反對的下巴線條,昨夜綺色春帳中嬌羞地棲於他胸口的柔媚女子已不復見;他說:「對你而言,天下與江山才是首位,親情愛情之於你,只是多餘的負累,非必要不會掛念於心──」
既然她必須殺一儆百,他願意代李旦而死,只因為,他喊他一聲『亞父』,他理應將其視若己出......

再一次與他今生唯一也是最後的戀人對望,他又看到昨夜跳躍於她眼中那簇火光──兩人視線交纏也不過四回,卻每回讓他繾綣難忘。
她看穿了他的決心,也明白君無戲言,卻始終不忍他死無全屍,所以正式欽點他為正宮『昭陽娘娘』,賜其三尺白綾懸樑自絕。
他謝過皇恩領過白綾,再次回首以愛情為印鈐記她的模樣於心,帶著對這對母子的愛,他含笑為愛獻祭──投身前,蓬萊仙島那幾位神仙留給他的偈語忽地閃過他腦際:「 強顏歡笑,胭脂抿唇;賜封昭陽,白綾謝恩......」

呼~總算孵出上部......
我原本只想寫台南遊記,把看戲的感想延至收到DVD再邊截圖邊整理,結果寫到『洛陽荷』跟『昭陽笑』我就停不了筆(是手吧)
辟哩叭啦又是洋洋灑灑成篇......不知又死了多少腦細胞啦!

我看這上部兩幕,不得不說『張四郎』這個人物簡直是隨武則天母子的擺弄無奈迴舞;武則天甚至是越過他的面貌身影追憶與李治往昔的情愛纏綿!
她或許愛張四郎,給他的愛及溫柔卻是興之所至,發乎當下的意亂情迷。所以恢復冷靜後,她可以為顧全大局而賜死前夜共渡良宵的枕邊人。
李旦,套用心理大師佛洛伊德的理論,根本就是『口腔期』不滿足的死小孩一枚!
自幼就沒爹疼娘又不愛的,養成他的任性欲求不滿,既會欺負妒嫉母親的新寵,又只會在闖禍時大哭『我不是故意的!』張四郎代他而死時他哀絕悲慟喊出的『母后』直逼性命,真情流露;那一刻,我相信他是愛張四郎的,但他的愛太過功利 又有附加條件(遇上麻煩才想到人家的好),這樣的『愛』就是送給他的『亞父』(母?)代罪白綾一匹,壯烈成仁慷慨就義!

張四郎渡化成仙歷經的第一道輪迴考驗約莫是,凡人的愛不啻是自私的,有時也是要命的!

第一次上國家劇院觀賞明華園歌仔戲的現場演出,實地體驗一回所謂『不暗燈不落幕』的換景舞台技術及聲光效果,果然與自己窩在家中看DVD有全然不同的感受及感動。看著每一幕場景流暢地置入切換,不禁感佩那所有機動配合的工作人員。我跟老姐挑中的位置相當不錯,既能清楚看清台上所有細節,又與演員有一定的『距離』以維持美感──一直覺得舞台妝還是遠觀比較賞心悅目!
每次看現場LIVE錄影的DVD都覺得演員的妝濃得令人害怕,這次用舞台下的距離欣賞,便覺得他們的彩妝效果點到即止,恰到好處!
第一天的演出我攬觀採荷郎的天真俏皮及亞相的善良慈愛,同時也再度見識到孫同學正經八百搞笑的功力──他接過武則天御賜白綾時,瞠大一雙流轉靈動的杏眼,認真地像書院裡給先生默書的學童般喃道:「賜封昭陽,白綾謝恩...對啊!我遇到了,也應驗了!」真把我跟姐姐笑到捧腹;而他奉令接旨出掌昭陽之時,朝武則天一喊:......遵旨!」那驟轉的自稱及語調也堪稱一絕。明明每看她詮釋的人物赴死都會令我泫然,這一次我的悲傷來不及匯聚就被她那聲原本激昂悲憤旋即略帶嬌羞的『臣妾』惹笑得沖銷殆盡~更別提在逃難時他揹起李旦前頻頻交待的『卡細力喔!』震撼力有多驚人啦!

而親臨現場觀賞那段香豔的花園天旋地轉情愛橋段,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浪漫綺彩,我得費好大力氣才能阻止自己咧開沒禮貌的笑容!因為後面的兩個小蘿蔔頭一直問他們的媽媽:「他們在做什麼啊?」我可以想像那位"馬麻"臉上尷尬的表情~
孫同學赴宴時那身水藍色服裝美得令人屏息,這該不會是國際版『蓬萊大仙』臭pi小玄子身著那襲新裝吧?
雅升小姐的武則天扮相雖然略嫌單薄,那邁開天足昂首闊步及鏗鏘有力的音調倒是把『一代女皇』的威儀演繹得恰如其份。

最後,給第一天的看戲心得濃縮成一句感言就此收筆啦──
王的男人(女人?)+拒絕長大死小孩+56歲根本是謊報年齡的美豔女皇=2008年何仙姑(上部)~~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