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下週就要南下去看戲啦(同時造訪台南古城),再加上終於如願在翠鳳小筑註冊成功,於此際,我想書寫一下自己對『歌仔戲』的情感。

如果問我:「真的因為對傳統戲曲有愛才看歌仔戲的嗎?」在未看過孫小姐主役的明華園劇目時,我可以很肯定地回答。畢竟,我可是打小就跟著媽媽看野台戲──記得有一次我們看的戲竟然有『箱屍』的劇情,對於年僅八歲的我實在是一次不太愉快的經驗!

後來電視歌仔戲興起,常一轉台就能看到歌仔戲,我也由『陪伴』變『主動』;記得當時好像有幾位較具代表的巨頭帶領自己的"得意門生"立足電視歌仔戲,頗有三分天下的況味:楊麗花、黃香蓮、葉青......印象中這些人的組合常是壁壘分明的,所以喜歡葉青的話就會時常看到狄鶯跟楊懷民,喜歡楊麗花就免不了看到陳亞蘭跟許秀年,而若是黃香蓮迷就該見識過小咪那每句必抖音的唱腔......

N年前我看過陳亞蘭小姐的薛平貴扮相,當他身騎白門唱著歌仔戲的國歌『七字調』回中原見王寶釧時,那英姿勃發、俊逸挺拔的身姿真是把我迷住了!此後我看歌仔戲常會挑人不挑戲,只要有陳小生出現的戲都不容錯過。
其實我會在垂髫稚齡就對歌仔戲萌生好感,最主要是我從小就愛看民間故事──想我可是在小學時就把圖書館藏整套成語典故、民間故事、群俠傳奇、唐詩三百首(會背一半以上)、三字經、聊齋誌異都讀過;傳統的的俠客豪情、忠孝節義還有啥人鬼畸戀,我都在書中見識過。因此,在看到那些原本只是『文字』描述的人物成了立體的會動的『真人』後便倍覺親切,這也是為何我鍾情歌仔戲的肇因。

上國中後,我渡過一段年少春衫薄的慘綠青春期,因為學業成績一路拉長紅,我把自己挶限於「讀書人&文藝青年」的囿界中,給自己定了一堆不成文的「應該」:身為繆思女神的子民我『應該』臨風興嘆,對月長吁、身為文藝青年的我『應該』憤世嫉俗,抖落滿身塵埃、身為讀書人的我『應該』拒絕流行文化荼毒,隔離絲竹亂耳──所以我不看電視!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我真是可笑吶!而且不看電視我的近視度數仍是無可挽救地增加,真不知自己當時在堅持啥勁!

既然不看電視,至此與歌仔戲纏繞在一起的傳統文化長辮就自我心頭剪去,再無紅塵緣,煩惱絲,從此過著清心寡慾八風不動的人生......這是在我沒有看『皇甫少華與孟麗君』前預設的未來遠景──果然人真的不能太鐵齒,不然就會『ㄌㄠˋA孩』!

某日,當遠方雁叫替天空招來晚霞,我配著落日餘暉準備結束了晚飯又要回房溫書,同挨著飯桌的是功課好得欠扁的老姐,她很『好習慣』地將纖纖玉指棲上了電視遙控器,開始漫不經心地轉台──(好孩子不可以邊吃飯邊看電視喔!)突然我聽到熟悉的歌仔戲曲調,偷覷了眼,原來是華視上了一檔新的葉青歌仔戲啊!基於過往的牽絆激情,我跟著姐姐一起把片頭曲看完,發現這戲的小旦我怎麼從來沒聽過──孫翠鳳?這是新人嗎?
當年老姐比我還先認識這號人物(有在看電視的人就是不一樣!)馬上跟我面授機宜講解此人正是明華園當紅小生,還下了句結論:「孫翠鳳真的是宜男宜女啊!她這句話挑起我的好奇心(還有一些不服氣),因為在我心中堪稱得上此形容的一直都是陳亞蘭小姐。溫書的事情暫擱一旁,我決定看一集一探究竟。這一看,讓我走上了『不歸路』,從此成了孫小生無敵魅力的禁臠啦!

看小筑裡由此劇引發的大量回帖就可見孫小姐的孟麗君有多麼丰采迷人,且她對這個角色的掌握及詮釋真箇是恰如其分,維妙維肖!
『再生緣』給我們的麗君是才華洋溢、全能完美的,但我總從陳端生的字裡行間嗅出這位曠世佳人的不快樂及抑鬱難伸──也合該她是憂鬱美人的,在封建父權時代,縱使有滿腹才情也無從施展,而一代才女又伴拙夫行(應該是任何男人跟這位才女一比都會相形相絀),才會妙筆催化孟麗君,以抒己志。
只怪愁如深水怨如溝,馱著這麼重的負荷,這位擁有蓋世奇才驚俗美貌的佳人終在愁怨中覆舟......一直在想,或許陳瑞生未緘的『再生緣』才是麗君最好的結局......

而國小時讀的民間故事『孟麗君』,因為我讀的通俗版本太過淺白(要符合自己的程度),根本看不出這位集智慧美貌及過人膽識於一身的女子在替皇甫家平反冤屈後與早有婚約相縛的皇甫少華有情人終成眷屬有啥不妥;怪自己當時太年輕,只能接受『從此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Happy Ending
不過我記得民間故事對兩人情牽意孿的描述並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有正式交流交心,所以麗君在遭逢家變後決心守節改裝,甚至為替夫家報仇而進京赴考求取功名的理由我倒挺能接受。不過我真的忘了小三時讀的那個版本究竟後來麗君有沒有戀棧丞相之位還有與滿朝大臣(男人)平起平坐的權利而拒與皇甫少華及自己雙親相認...(畢竟也是10多前的記憶了,略顯斑駁也是應該的吧)但兩人新婚之夜,新娘出難題要新郎吟詩一首的橋段我倒是印象深刻。
當時就想:哇!這位才女真是太酷啦!如果新郎真的腦袋瓜那麼不爭氣,那她還可以"全身而退"~


再大一點,讀了張曼娟描敘的中國女子與『鞋』的牽孿幽情,我與張先生一樣,對於皇帝捧著酈丞相的繡花鞋褻玩輕嗅的模樣感到十分慨然及不忍──那是她的身份她的驕傲啊!脫下了官靴露出了三寸金蓮,她只成了某個男人的賤內拙荊,從權傾天下位極人臣的右相變成XX氏......這時我對『孟麗君』又有了不同的認知,她不再只是個完美的才智德貌兼具的名門千金,已然是中國古代女子對當世社會不公的禮儀規範發出的一陣響徹的不平之鳴!

有了這麼多積累的情感,再看到電視上因演員演繹而被賦與具像及靈魂的『孟麗君』,我對她真可說是一見傾心再見寄情!
女裝時高雅明豔,款擺動人,男裝時俊秀英挺,風流醉人,當下我就被電得『變節』;以對一代才女孟麗君的傾心為圓心,對女子堅定又柔軟的矛盾美麗之響往為半徑,畫出我對孫版孟麗君無間無隙的迷戀與醉心──

把我對『孟麗君』的愛延展至孫小姐,再由孫迷上每一個她扮演的人物角色:大姐當家女巡按(接下來我與電視的接觸又成空白)再到今年開始接觸的明華園她主役的每部歌仔戲。

在讀了孫小姐的自傳後,了解她學戲過程的艱辛還有她永不退縮的毅力及勇氣以及她宏觀練達的經驗談,雖輕笑侃侃而談,間中的灰飛煙滅百轉千迴非親身經歷絕無法像她這樣笑拈梅花,一片清明。
或許因為如此我對孫小姐及她演繹的所有角色的情感才會與時同進,溶和了激賞、感服、欽仰、戀慕在記憶及骨血中發酵,復升華成一抹芳醇品啜,醉人心魂。

我雖然是雙子座,對於喜愛的人事物還算專心專情;但也難免因人生的不同時期而有不同重心轉移,朝迭代易──我迷過歌仔戲(如前述),迷過言情小說(每個少女必經過程吧,而且我當時看小說有個很『冠冕堂皇』的理由是為了培養"句讀"跟作文能力......),迷過日本聲優(為了學日語,且我是Auditory Learner),迷過BL(為了學日語而迷聲優,連帶栽進YAOI的世界),迷過日本動畫(還是為了學日語),迷過美劇(Friends重看了n次──為了訓練自己英文聽力,還有增進對美國文化的了解),迷過蔡少芬(因為太愛『洛神』裡她的甄宓啦!)......
每次的迷戀我都覺得迷之有道,戀之有理,不過對該寄情對象的情感總隨著人生的推移消長興滅,唯獨對於『歌仔戲』,是我闊別10多年後,仍然感受得到當年為它的悸動──因為我始終都愛古文雅韻,總忘不了在古典長河搖楫時徜徉的悠閒怡人風景,在心中舒展成一幀永不褪色的錦織。

沒有看過孫小姐主役的歌仔戲前,我確乎愛看歌仔戲;但看過她的演出,我從此只愛她主演的劇目。很難再恢復初衷看其他演員主役的戲曲,雖然我還是會支持這因『明華園』因孫小姐而再度大放異彩,不分年齡地攬收觀眾群支持者的台灣傳統文化。因為領略了『歌仔戲』的曲調唱詞之美,讓我這個能通英日雙語卻說得一口蹩腳台語的台灣人願意花心思重練自己母語(第一次發現台語也可以這麼優美動人啊!),也因為『明華園』還有無敵小生對傳統文化的盡心竭力讓我肯掏腰包一張DVD接著一張地敗(且非精裝版不買)甚至讓我這個假日只想在家裡生根的干物上班族願意南征北討地殺到台南看他們的年度大戲!
當然,也是因為『愛』撐支著我完成這篇記念文──洋洋灑灑揮墨抒發完自己的感想紀錄了一路走來對歌仔戲的牽攣情感,11/22-23何仙姑國家劇院年度大戲,只剩七天啦~~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