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我著迷痴狂的程度已讓我對孫小姐主役的所有明華園歌仔劇目都標上大大顆的愛心,且每看一回都有不同感觸;若硬要從中挑出最得我心的一部戲當屬『李靖斬龍』


這齣劇碼我重溫的次數屈指可數,一來是因為它實在年代太久遠,畫質遠不及我得以輕鬆入手的其它DVD劇作;再者,這麼『深沉』又情節層次分明的作品,實在不太適合當作休閒或"配飯"的娛樂選擇。(我最常拿來伴我度餐飯的是『蓬萊大仙』)
『李靖斬龍』稱不上悲劇,但我為李靖流的淚竟會勝過『界牌過傳說』及『韓湘子』;每回看這部戲,都暗笑自己簡直"自虐"──不僅看時悲傷灑淚,事後也總因李靖的境遇而覺心像被剜去一塊,然後噫吁感慨良久。


該劇呈現給觀眾一位幾乎完美全能的主角李靖:他文韜武略,智勇雙全,放眼天才無一能出其項背;時值暴君隋煬帝治世,民心無所依歸,天下群雄擁兵自重,國土一分為多。再加上長年汙泥沈積的黃河龍妖伺機蠢動,翻風捲浪,人民仰汙息飲濁水踞濘地,苦不堪言。
在這樣的亂世中,終於出現了兩位堪負天下民意,足應普世民心的真主──於是民間傳開了這樣一首歌謠:「桃子紅,李子白,君子立在青雲上,世上根本是萬民。」這首歌隱喻了什麼,才思敏捷的李靖自是不會遺漏。


也合該真主由他李靖擔負了──論文,他的兵法文章經天緯地,獨步天下;論武,他的武藝謀略驚天撼地,天下無雙。他可力拔山河高舉千斤重的石獅過頂使得瓜分天下的十八反王沒命地逃竄,也因滿腔熱血真性情而在李世民奉令收服瓦崗寨時義勇相助險喪命於隋軍刀下的程咬金,並與他結義兄弟相稱。他更獨具慧眼,識得李世民的氣宇不凡及仁厚之心,在他於瓦崗鏖戰慘敗後,李靖替他向程咬金求情,身為戰俘的李世民才得以活命。未料,他此著竟替日後真君之選定下險辛舛阻。


李靖最令我痛惜哀嘆的其實不是他與李世民的『瑜亮情節』─他根本樣樣皆在對手之上但最後仍不得額手揖讓天下。他並非輸給李世民,而是輸給民心──最初擁他興起稱霸天下雄心的『萬民歸依』竟反將他一軍!
他的懷廓可容下萬里江山,他的見識可攬觀中外古今,他的智慧更可抵萬馬千軍!但他的心竟忘了『民』──忘了國之根本,失去抓土歸根的『民意』,在這場天下之爭中他就如同自廢武功自迷方向......


所以袁天罡對他說:「你的『勇』令人懼,李世民的『勇』令人親。」每聞此句我都覺得無奈及感慨充塞胸臆,一推擠便成吁噓!
滾滾濁流泛濫狂竄的天下,人民要的不是居高臨下,獨善其身的『天皇』,而是親力親為,與萬民同涉水築堤的『大地僕人』

當他見識過李世民不畏湍急濁流義無反顧地拉救落水百姓,親睹李世民奮不顧身投入黃河讓出船位搭救了自己的雙親,李靖終於醒悟──徒智不足為政,徒勇不足為行;欲治家國天下前,他必須先傾聽民哀民怨民泣。
看到李世民為救自己至親而遭巨浪捲走,李靖告訴自己:「既然做不了天下真主,我願為中流柢柱,願做救天下真主之人!」他在洶湧浪濤中逆流而上,體驗李世民掄起衣袖在汙泥翻滾的黃河中與天抗衡的『勇』,也奮力搖楫行舟,救下了沈浮於險波中李世民的兩位親信,魏徵及房玄齡,這讓我們見識到他的『義』

後來一陣浪潮翻捲來他失散的妻,才一會面便又遠離,同一陣浪潮則把天下真主李世民推向與其妻相反的方向──兇猛的、無邊的黃河,單薄的、將頹的孤舟,左邊是愛妻,右邊是真君,他必須做出一個抉擇。


他左右拉鋸,前後思忖,上下交戰;最後,他咬牙自齒縫痛苦而壯烈地擠出一句話:「救李世民」。

兩條人命,兩截人生;失去哪一方都會有人心傷落淚。但他知道,失李世民會是舉世之痛,萬民之哭。這一刻,他的汎愛為民,已映證了迄今天下人對他的寄託期待並未白費枉然,他又尋回了昔日的『仁者之心』
李靖不僅力博棲於黃河河底興風作浪的龍妖,同時也斬除了盤踞他心中貪吮他的野心而肥大壯長的毒龍

但是,救回李世民後,陪他們在怒濤中掙扎博鬥許久的小舟已不堪再前行,李靖拜別了李世民,他要獨自躍入黃河尋回他的妻,他的心中至愛。既有破釜沉舟之志,他甚至不把兇猛無情的黃河放在眼中;因為普天之下,只有一人令他甘心臣服,那就是深得民心的李世民......


他說這話時語調那樣雲淡風清甚至帶著王者天生的霸氣與閒定,神情卻是沉痛慨然;他悲絕一笑,那聲長嘯包含了太多情緒:悲憤、無奈、悟透、決絕卻沒有『後悔』。


救天下真主之人,是不是比做天下真主更有意義,更能流芳千古
這句話,我始終拿不定主意該下驚嘆號還是問號......

『李靖斬龍』的劇情令我無奈噫嘆令我心痛淚流,但李靖的性格及扮相是我看過孫小姐所有小生演出中最為激賞的一個!(不過第一次被"電到"則是端木助甩披風的模樣)當年她年輕得緊,小生扮相還帶幾分嬌美清秀,卻更把李靖『允文允武』的一面詮釋得擲地也有聲!


李靖出場的第一幕,他的低調仍顯貴氣的衣著及文生前額留鬢烘托得嬌稚未脫的面孔讓我驚豔不已──怎麼會有人可以兼具俊美英挺及可愛稚氣?

而他的矛盾不只在皮相,連個性都揉粹了兩種迥異元素。他與其妻紅拂女趕路回中原行經瓦崗寨時看到紈絝子弟強搶民女,一身正氣的李靖二話不說地出面相救,打得王老虎一票公子哥落荒而逃;後來看到前方狼煙升天,人民四竄,好行俠仗義的他又不落人後地跑去『看熱鬧』,也因而與瓦崗大王結義。


他在山寨中與一群山賊飲酒作樂恣肆狂歡的模樣展現了他的豪爽熱情


然而在楊廣令他任治何大使時他召集瓜分天下的群雄並以其智勇收服只想獨佔天下不願為治黃河效力的十八反王,他對群王的反脣相譏及嗤之以鼻則彰顯出他一雙冷看世俗亂局的明眼


但他面對其妻時舉手投足流露的呵護倍至、愛嬌討好則揭露了李靖俠骨柔情的一面。


說這話或許有『膚淺』之嫌,但我真的覺得擺在李靖身邊的紅拂女比較像他的『某大姐』‥‥(孫鄭配才是王道啊!)

當所有人開始謠傳李靖才是天下真主,他的野心逐漸覺醒壯大後,他的外表也因人格的轉變而與任治河大使前的模樣產生明顯區分──從前他為蒼生之苦而憂,為亂世之患而愁;未列朝為官時他只想替黎民謀生計,所以他痛批楊廣無道還手刃視人命為草芥的麻叔謀,而他在高舉石獅過頂逼迫十八反王偕力共治黃河還百姓安定生活之時,撐支他的不只是獨天獨厚的巨力,還有心中無堅可摧的信念。未料,他越接近自己的理想,內心越顯危阻動搖,他是行動的巨人,思想的侏儒,所以才會敗給雙面刃的『權勢名望』。他履絲鞋,衣錦杉,冠華帽,往復達官顯貴夜夜笙歌的奢華酒宴,蒼生之憂,百姓之愁已離他甚遠。而他的雙眼也不復往昔會因滿腔熱情而閃爍光火,只有酒酣耳熱的迷濛惺忪......當他聞悉李世民乃另一位真君之選時,他散射的銳利眼劍甚至是淬毒的!

是他親眼目睹了李世民的仁愛親民,捨己救人地搭救了自己雙親,李靖一直以來被利慾權謀蒙蔽的雙眼才得以明心見性,濾出他原來的俠骨仁心;沉浮於勁奔狂流的黃河之上,一切的野心爭奪汲汲營營顯得那麼可笑渺小!袁天罡問他:「你服了嗎?」他說自己輸得心服口服,天下真主非他李靖。


此時的李靖,流露出的情緒那樣真誠坦然,甚至帶有自省的疚色,要做救天下真主之人,與狂嚎怒奔的濁水黃河為敵,但憑他的赤膽忠誠、熱血昂揚!他在顛覆的大水巨浪中翻滾掙扎,最是狼狽無力之時卻把李靖這個角色的魅力發揚得最為極致出彩!

就像臥伏於黃河河底時靜時發的龍妖,李靖也是經過一番百轉千迴方得尋回本心,所以他的人格特別豐富立體,層次互疊,有明亮耀眼的光采,也有陰騺幽暝的晦暗,如此接近人性,也擁抱修羅,最後又能驅向光明
因此『李靖』才會深烙在我心中,每每為他的劍眉星目、俊美秀逸痴迷,也為他的際遇離合起落感慨悲泣──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