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四季遞嬗,365個日子可以如涓滴無聲息跌入幽漆的時光之流
春夏秋冬四個時節也可以交織構築一篇令人聞之泫然讀之悵然的淒美愛情故事。
而那一年的春花夏螢秋霜冬雪,正好見證了發生於界牌關那段動人的戀曲──


春天是適合相遇的好時節,大地褪去凜冽寒氣,百鳥爭鳴,萬花齊放。
在如此浪漫旖旎的時刻,美麗的北遼國公主屠爐奉了父皇之命,率領一批娘子軍準備以拜年為藉口行刺界牌關守城將帥羅通。


如此風光明媚山水瀲灩的好時節自然不容許這麼殺風景的舉動。

所以屠爐公主還沒抵達敵人軍地便出師不利;貼身座騎胭脂寶馬意外傷了馬蹄,腫脹程度已無法再行走,使得公主一行人困留原地一籌莫展。
這時,遠方傳來一股清流之音,看那打漁之人悠然吟道:「酷寒既去春降臨,遠山覆雪褪了銀。燕鳥北歸啼音近,偶染紅花點綠茵。」

公主向隨行的婢女阿桃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前去探測來人身份。
不過原本不假辭色的阿桃一看到小帥哥就大發花痴,沒問到人家名字逕自發顛。
小帥哥自稱『小三子』,問清楚公主一行人發愁原因後自告奮勇說自己是名醫,醫術高超。且為了證實自己的實力,他帶著阿桃採集草藥,不消一回兒功夫便替屠爐公主的愛馬消炎退腫。

小三子知道公主欲前往界牌關,開始大吐苦水說羅通如何壓榨百姓並酷役重賦中飽私囊以供自己夜夜笙歌。公主聽了心生不忍,允諾帶著小三子上路,安排他當自己愛馬的小廝,並且交待小三子見到羅通後要打暗號給她以遂其刺殺之謀。


醫術一流但馭馬有待加強的小三子帶著公主一行浩浩蕩蕩來到界牌關後,發現羅通竟然不在──
公主悻悻然準備離去,吩咐小三子將『伴手禮』轉交給守關將士,誰知他們竟大喊『元帥』!
原來先前拼命說羅元帥壞話的『小三子』正是他們打算刺殺的羅通本尊!
不甘受騙的屠爐掄起粉拳擎起花槍,飛身刺向羅元帥──

玩性濃愛耍淘氣的元帥看到公主如此憤恨地挑戰,也認真地與她比劃幾下,結果不消說,公主自然不是羅通的對手;沒傷到對手分毫不說,還被羅通戲謔地偷吃了豆腐。

漂亮制伏了公主,羅元帥也沒有狠心到辣手催花,只是很有禮貌地『請』她回去;不過兩人還真是不打不相識,幾番過招下來,小帥哥開始對美麗的公主依依不捨,攪盡腦汁藉口留住公主,為的就是多看她幾眼。而公主原本氣呼呼的表情也被柔情似水離情依依取代──

夏。夜涼如水,蟬兒鳴譟。屠爐公主猶記春節刺殺羅通不成的失敗經驗,這次打算來個夜襲羅通

同樣帶著貼身丫環(明明是大媽)上路,兩人『雞鳴狗盜』地演出一場調虎離山之計,引開了羅通的袍澤部屬,僅留下微醺欲乘晚風醒酒意的元帥睡在涼亭中。


這一段月下花園猜心遊戲實在太經典啦!

由於整段都沒有對話,情節的鋪陳完全靠兩位小生小旦默契十足的演出。
羅通裝睡,公主檢視自己的內心,兩人玩起了一二三木頭人──

發現公主對自己也有意思後,小帥哥湊向前用超高伏特的電壓拋了記媚眼給屠爐,卻適得其反,因為公主還在裝害羞捍衛少女的衿持


羅通只好向大媽阿桃請益,拜託她牽紅線。


阿桃一出手,果然把這兩隻不坦率的傢伙成功送做堆;經她一攪和,兩人很快化解了尷尬的氣氛,但羅DD還是不敢貿然採取下一步。


幸好這時公主主動出擊啦,她背對著羅通,悄悄伸出小手──
羅通終於確認了佳人的心意,整整衣束,老大不客氣地牽下去──
終於牽到小手啦!

有了初步肌膚之親後小帥哥壯大了膽,開始用眼神勾引純情少女。
這一段同樣也不需台詞,就看兩人眉目傳情,盡在不言中。

實在是太佩服孫同學的演技,透過她的詮釋灌注了這位玉樹臨風、翩翩瀟灑的美男子活靈活現的靈魂及神采,誘拐公主時的神韻真是令人絕倒!而屠爐公主的『么鬼ㄍㄟ細力』的欲迎還拒也勾勒出懷春少女的嬌羞天真。眉來眼去半天,羅帥哥一使力就拉著公主渡過浪漫的『夏夜』啦~


發展神速的兩人共度了浪漫綺麗的夜晚後,白天不讓黑夜專美於前,繼續延續愛情的瑰彩美麗。
兩人相偕攬觀丹馬湖丰采,夏末秋初的丹馬湖宛如西子新妝,花妍柳翠,一片繽紛。
羅通解下隨身寶劍,願劍化情字常伴美人左右。公主也還贈經年不離身的莫邪劍,以為元帥權勢表徵以為兩人情比金堅。


但思及兩人身處動盪不安的世局及敵對的身份,羅通與公主都明白這段情路會是迢迢又坎坷。因此,為了表達自己矢志不移的決心及對這段情緣的堅貞,痴情的元帥立下了一道咒誓,同時為了安撫公主因善良及愛意而生的不忍之情,他仰天俯地如此說道:「我若有違屠爐,願死於九十九歲之手──肚破腸流命難回。」

只因公主說他立的咒誓須符合三個要求:很嚴重、很嚇人,但對羅通不能有直接傷害。

在愛情中的戀人們啊,親愛時總傾向欺天渺地,把天堂地獄都拿來當愛情的鑑定;因為愛得那麼深那樣真,他們不預設吐出口的誓言應驗的那一日。而真到了那一日那一刻,多少人還會記得當初的言之鑿鑿?多少人真能甘心情願承受違悖誓言時的『後果』

誓言與愛情總是形影不離,究竟是因為人們太早悲觀了未來,還是太晚學會達觀現在


事實證明,羅通對與公主情事的悲觀並非杞人憂天;長年對大唐江山虎視眈眈的北遼可汗屠爐封(屠爐公主之父)與韋室國擁千萬兵馬武力雄厚的海蘭察勾結──一個愛江山,一個愛美人,各懷詭計兩個貪婪的男人口頭成交了十萬兵馬換美人的承諾。北遼公主與大唐元帥的愛情之花在權利慾望的頂點凋零,謝得那樣淒絕慘烈,分阻得那樣決絕斷然。

北遼可汗捏造扭曲了事實,狀告羅通誘拐其女;怒髮衝冠的李世民聞言長驅御駕界牌關,準備找他視若己出的愛將羅通算清這筆風流帳

他知道天威難犯,但羅通聽到李世民要自己一離開界牌關與屠爐公主恩斷義絕的兩道君令,他還是執意抗旨。

見他欲逞兒女私情甘冒欺君死罪的痴情,李世民一語驚醒夢中人,告訴他,公主早已羅敷有夫,羅通只是自作多情──

妒火中燒的羅通,再見到公主時眼中沒了似水柔情,只有鋪天蓋地的憤怒及痛苦。他與公主決裂,逼其灑淚離去,臨去前,她仍是哀哀泣道『屠爐生是羅家人,死是羅家鬼』──

如果羅通早知道這是今生最後一次再睹公主容顏,分手前,會不會願意壓抑怒氣及妒意,靜下心來聽她真心地辯白?
會不會在她落淚堅持自己清白時轉過身盈滿溫柔地再看她一眼?
如果他『早知道』,我也就不會每次看到這一段便眼中水氣氤氳,淚花匯聚……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