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期,欲收魏蜀一統大業的野心晉君司馬炎,欲渡河大舉進軍,聽從了藍采和所獻奇謀,以諸葛神箭射殺棲於湘江的千年仙鶴以破仙鶴凝聚的天地精華,助其剿敵成功。
上一刻還不知憂患為何物的鶴童鶴妻被這突然橫禍攻得措手不及;鶴群四處逃竄
奈何不抵晉軍及司馬炎的萬矢如雨,這雙恩愛的千年白鶴終究橫死箭下。




中箭身亡的鶴童怨恨地指責藍采和不該讒言獻計,拆散恩愛夫妻。並且立誓縱化為亡靈也會向其索命。
藍采和卻坦然接受他的誓言復仇,表示一切自有天定。  




就在鶴童死於箭下同時,人間已屆不惑之年的韓府喜獲麟兒,因傍湘水而居,命之韓湘子
鶴童不禁怔嘆:『他生我死,我死他生,這箇中究竟有何玄機』

然而小韓湘子從出身後便不曾語言,也不識得喜怒哀樂,時光匆逝,轉眼鶴童的遊魂已飄盪了無數春秋,對照人世,他更感慨歲月如流。




就在鶴童長吁短嘆,傷春悲秋時,一陣清音嬝嬝,悠悠然響起;定晴一看,眼前來了名女尼。


女尼自稱帝雲釋,她傳授鶴童樂音,教之宮、商、角、徵之律。
然五音最後一韻,她卻有所保留,密而不宣。



帝雲釋告訴鶴童輪迴之理,指示他鶴兒已投胎轉世,不復與他的愛戀痴眷之記憶。
痴心的鶴童仍執意尋回前世愛人,請示女尼要如何於人世與輾轉人世的鶴兒再續前緣。




女尼指著突然現身的藍采和,告訴鶴童他就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再見宿敵,鶴童氣怒攻心,不願聽藍采和解釋,馬上就飽以老拳,還以迴旋踢伺候。
藍采和連連叫屈,道出自己當初慫恿司馬炎以諸葛神箭射殺千年百鶴的原委。
原來修煉千年的鶴童已具仙風道骨,當居八仙六位;但鳥禽難登仙境,故先以神箭破其鶴形,待輪迴轉世為人再升仙格。




鶴童雖然嚮往蓬萊,始終掛念前世愛妻,一心只願再續前盟。
藍采和示其先幻為人形,因為司樂律的八仙之一韓湘子目前在人世徒具虛殼,必須注入鶴童的魂魄才具有人的言語能力及情慾。
為了再次與自己的妻子鶴兒重逢,鶴童只好依言而行,褪去華翼,幻化人形。

儘管韓湘子己成人貌,對妻子的愛也令他義無反顧,認為自己必能於三千弱水中獨取一瓢泠洌清香,他卻得面臨一個難題──
他的妻子究竟轉世成為何許人也?
百轉千迴後,他該如何從大千世界芸芸眾裡尋回昔日摯愛?

或許是藍采和有愧於當初拆散人家恩愛夫妻,他替韓湘子指引方向,給了他第一個人選,即是與鶴兒面貌相同的淮西節度史,吳潔麟



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將吳潔麟自然對韓湘子口中的湘江及靈鶴一無所知。
當時她正陷入與唐軍的苦戰,眼見就要死在為收復淮西而親征憲宗李純刀下,幸得韓湘子吹笛相救,他輕吹巧鳴,便風雲變色,將驍勇的唐軍盡埋黃土。

而他認出李純即為四百年前射殺自己的司馬炎,恨上心頭,本欲了其殘生,顧及暴君在輪迴轉世後已成明君,便饒他不死。但也為日後自己與吳潔麟比翼雙飛平添舛難。




韓湘子不愧是玉面神仙,便是戎馬倥傯,半生征伐的女勇將也被他的俊逸情深打動,雖然完全不知道他口中的前世今生,湘水何云,吳潔麟無疑地對這個初識的俊美男子芳心初動,情潮暗湧。
而韓湘子也認定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前世的妻子。


這時多事的藍采和又出現,兜頭澆了痴情人一盆冷水──
「你怎麼知道你的鶴兒不會早在今世嫁作人婦,甚至已作人母?」
湘子聞言才知『輪迴』的弔詭,明白自己的妻子除吳潔麟還有其它人選。




韓帥哥妻子人選二號出場。
『風姿綽約』的豆腐西施阿柑姐輕搖款擺地『扭』了進來──
(湘子啊,如果這人真是鶴兒轉生,你就安心上蓬萊吧!絕不會有人說你是負心漢的……)

 
(我明白,咱們就盡在言中吧~)

人選多了一個,韓湘子的迷惑更深了。同一面孔卻有著天地迥差,他要如何辨認棲於其中的靈魂,孰才是自己的鶴兒?


問天問地,奈何天地無應。
但受他痴情感召,淮水神仙弱須娉娉嫋嫋地降臨。

端立在韓湘子面前,竟又是一張與妻相仿的面容──

形如弱柳,動如扶風的美麗女神弱須聽了韓湘子尋妻的前因後果後,問他尋獲的人選中最希望何人是他的妻子。
韓湘子絲毫不遲疑地道:「我只想尋回自己的妻子,不論三人中哪一個是鶴兒,我都會愛她,珍惜她。」



一個男人,情真意摯至此,況且還是月眉星目,玉搯般俊逸得不似在人間的美男子,吐出這樣的字句,怎不令人心碎心酸!

難怪連淮水女神都為他動心。

三個與妻面容相同的女子,性格及身份各自相異,就算找出她們,韓湘子還是無法確定哪一個才是自己的至愛。

在他躊躇的同時,三位女子也有了不同的因緣境遇──




吳潔麟為回復天下太平並保其老母得以安享晚年,決定嫁唐憲宗李純為妃。
阿柑姐的『膨肚短命』的丈夫做成生意回來,準備與愛妻及兒子團聚。
弱須突然被神農派去仙界修煉,騰雲駕霧地與師兄飄向仙界。



三頭落空的韓湘子把劍矢轉向藍采和,怪他當初的一箭造成他與愛妻殊途迴路。
他開始細數發生在自己身上諸多不平:「我恨你藍采和,恨吳潔麟,恨阿柑姐,恨弱須;恨滿胸臆,我連恩師帝雲釋都恨!」


對帝雲釋的恨在於她暗藏一手,音本五律,獨缺『羽』調。

聽到韓湘子對自己的埋怨,帝雲釋再度現身,傳授韓湘子五音最後一律。

帝雲釋告訴韓湘子『羽』音既成,天地當順其所意,納無於有,化有於無。
韓湘子終於找到可以解開鶴兒輪迴秘密之鑰,欣喜若狂,馬上巧鳴羽音,旋乾倒坤,時序倒轉400年──
 
回到四百年前,白鶴仙侶遭箭射殺,眾鳥逃散的那一日。

鶴兒魂魄離軀後,韓湘子緊跟在她身後,亟欲看清她究竟轉世成為哪一個。
然而,弱須之身與妻相斥,阿柑姐之軀與妻相隔,吳潔麟之體也與妻相遠!
她們三人,竟沒有一個是自己的妻子鶴兒!

 

 


輪迴轉,再旋身,愛妻成彌陀。
韓湘子望著眼前青絲盡褪,鉛華無染,一身布衣的女尼,他上窮碧落下黃泉尋找的前世戀人,竟然就是傳授自己五音恩師,帝雲釋!
 

他不願接受自己的妻子已斬盡塵緣,潛心靜修,他只想向無情的上天討公平──究竟是我渺蓬萊還是蓬萊眾仙誑我太多!
藍采和阻卻了眾仙群起對韓湘子韃伐,他的狂妄放肆來自於因愛成痴,唯有了他這段牽孿情纏繾綣方能平復他的埋天怨地。
 

再執妻手,此已非彼身。
他死命地緊握妻手,堅持要再一次兩人共睹湘水瀲灩。
湘江流麗迤邐依舊,宛若銀絲披垂的流水已不是沐相愛鶴侶的愛河。
他向恩師說過,當他尋回妻子,若她願續前緣,他必傾其所有全心愛她,共赴蓬萊當一雙逍遙仙侶;若不然,他也會尊重她的決定。

如今,七情不生,八風不動的彌陀肅然端立他面前,她的抉擇己昭然若揭。
妻對他說:「你捨,我得」。

饒是如何難以放下捨去,韓湘子終於明白,這段情緣已到盡頭;身墜輪迴,萬載洪流沖刷,又怎得半點由人。


鬆開妻子的手,他含淚登上蓬萊。

三千塵寰,芸芸蒼茫,再見伊人,分明儼然;心繫身離,何必走這一遭。
罷了,散了,去了,笛音嬝嬝;天地杳渺,跫跫上九逍。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