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不了天下真主,為何不當一名救天下真主之人。』

黃河泛濫,洪水倒灌,百姓哀鳴四起,地坼天崩之時,袁天罡對一心欲稱霸天下的李靖如是說道。
他頓了頓,反覆思忖咀嚼這句話的意思──救天下真主之人……
 
太早的民心所向,眾望所歸,究竟是幸抑或不幸?

當他清風拂袖,不為名利心存罣礙時,他心存民意,懷抱家國,面對十八反王同時圍攻也不見遲疑,力退群敵,氣吞山河。但當眾人爭拱,紛紛說道李靖將會應驗民間傳唱歌謠成為真天下霸主時,他的耳再聽不入黃河潰堤,再也不傾聽民心民意;亟欲統獨天下的野心已凌越其它,那些撐支打造真主的重要因素基架。

人民的傳誦他只聽一半,卻漏了最重要的一句『世上根本是萬民』
他背向萬民,就只能離真君更遠……

 

 
隋朝三世的大業皇帝楊廣雖然開通大運河造福後世,又首開科舉先河,對作育良材貢獻良多,但他好大喜功,嚴刑峻罰又賦役繁苛,乘龍舟三遊江都更是勞民傷財,積累招來民怨;民不聊生的世局下,期待改革的老百姓上達天聽地傳誦吟唱著:「桃子紅李子白,楊園不再芬芳,天子立在青雲上,世上根本是萬民」這首歌謠傳唱開來,也讓欲獨霸天下的楊廣聽進耳裡刺進心裡。

再看到雄才謀略,不斷匯聚民心的李靖,善妒多疑的楊廣馬上認定此人必會危及自己帝位,一心欲除之而後快。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想他楊廣都能弒父害兄,區區一個李靖,豈能阻他千秋萬世!

 
文韜武略、功夫無人出其項背的李靖,一心要勝過李世民──另一位真君人選,早被四方之志佔滿心神;才會不察楊廣詭計,一失足遂身陷囹圄,還累及家人,滿門抄斬!他的妻乃是俠氣見識俱在一般紅粉鶯燕之上的紅拂女,在他逐漸展露野心,忘卻其肩負修治黃河重任只想稱王時,曾提醒他:「你連一條黃河都治不了,還想治天下!」所以李靖決心整飭修河,也因他汲汲營營為籌足經費與隋煬帝周轉,才會誤中其奸巧安排,淪得貪瀆欺君之罪……

 
在刑場上,只有他的妻義無反顧;李氏全族都怪罪李靖指控他是亡家滅門的千古罪人時,她言詞振振,她的夫君走到如此地步,推波助瀾之手,大家都有責,誰也難辭其咎!李靖雖為死囚,轉眼將成刀下魂,有妻如此,該是他今生最大報償!

 

 
也許是李靖命不該絕,也許是楊廣無道怒犯天威,劊子手擎起刀將取李靖首級同時,黃河終於氾濫了──
污泥淤積的濁濁黃漿倒灌,排山倒海而來!大水摧毀了楊廣的梟雄之志,也沖散了李靖與他的妻!

黃河之水-36
他的境遇,百轉千迴,他的命,九死一生;零丁似風飄絮,迍邅似雨打萍。英雄恨,壯士仇,該向誰要公平──
都是那可恨可鄙的李世明!

國破山河變,黃泥飛濺,他只益愈心決志堅:「為爭天下無怨無悔,誰敢阻我命難回!」這廂李靖欲取李世明之命,那廂楊廣倖存後仍不忘取李靖人頭,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天崩地裂之下的權勢之爭,看起來是多麼荒唐無稽!

 
他最痛恨彷如芒刺在背的李世民,此際卻無心稱王奪天下,一心一意只想拯救受天災凌虐的人民,來一個他救一人,來兩人,他拉一雙,連李靖的父母也蒙他汎愛方得倖存──目睹此景,李靖的信念瞬間崩潰了!

 大地僕人-91re
他在戀棧權勢追逐名利時,一步步悖離民心,忘卻民意;天下真主,應該時懷家國,時感人民,因為天下根本是萬民!
一個背對萬民的人,是擔當不起『天下真主』之名的。
既然他李靖當不了天下真主,他願意當救天下真主之人;所以當李世民為救百姓不慎落水,他又同時發現自己的妻飄浮於怒濤猛浪時,他獨舟單力,他得面對兩個方向,一個抉擇──

 黃河之水-95
摒除私念己慾,他說:「失我妻,我一人哭;失李世民,萬民哭!救李世民──」

救了魏徵、房玄齡及李世民後,他匆匆與他們告別,心想著要救回被黃河沖走的妻。李世民欲助他同去尋妻,提醒他黃河之可懼;他笑,毫無牽掛,毫無畏懼的一笑,望著眼前這個他始終只能俯首的男人,他說:「普天之下我只輸你李世民一人,至於這條黃河,我倒想鬥上它一回;不還吾妻誓不返!」

黃河之水-107

他的武功蓋世無雙,他的謀略舉世稱服,他的氣勢力拔山河,他可以輕易取天下,卻無法得民心;眼前這個集結萬民之心,傾聽百姓悲鳴的男人,他李靖甘心言敗認輸!

 


李靖除不掉奠基民意的龍磐真君,但他終於斬去盤踞於他心中的毒龍,撒手天下霸主之爭,救天下之主是否真能比當天下之主更令人尊敬更能留名千秋?想必誰也拿不定,誰也說不準。只希望,李靖最終能尋回心中真正依託,他的生死至交,他的紅粉知己,他的結髮之人,他的妻──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