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落孫山

故事的伊始要從一位十年寒窗苦讀的窮書生劉全說起;此人自恃才高八斗,學問過人,卻屢試不第,進京參加科舉期待一展長才榮歸故里,欲被宣判了自己榜上無名的殘酷事實。那打擊太過沈重,令他頓失鬥志,也讓他性格丕變──  

 

劉全上有一雙年邁父母,下有一對年幼稚子,十年青燈黃卷的苦讀,家中大小事務他概不過問,全由他視為糟糠之妻的李翠蓮撐持。

李氏慧質蘭心,賢淑善良,全心全意為夫君奉獻,柔順無言地獨攬家計。她的夫君進京赴考時,劉家唧唧復唧唧,有女當戶織;不聞織布聲,唯聞女輕語。

 

她向上蒼祈願丈夫能平安應考,高中返鄉。然而盼回的良人已不復昔日親愛溫和儒雅之貌,名落孫山的打擊將他變成一名埋天怨地,言語暴戾的惡丈夫!

無視妻子的溫婉及關懷,他將自己落榜的原因歸咎於李翠蓮,怪她霉運敗家又敗夫!無端端挨罵的小女人儘管委屈也不敢頂撞自己的相公,將哀怨連同眼淚一同硬吞隱忍──

 

她對丈夫的激勵及安慰言語被受大唐封建文化薰陶灌輸十數年的劉全當作僭越本份,侵犯君顏;他對她惡言相向,還將妻子趕出家門!

李氏想起自己長年默守本份操持家務、照顧兒女、侍奉公婆,竟無由被丈夫逐出家門,饒是如何溫順也不禁心生怨懟,怪他不分情義;但想到夫君落榜失意,又念及結髮之情,一切的無奈及埋怨,也只能化作個,痛苦地往肚裡吞…… 

看民間故事對男主角劉全的描述,我深覺此人可惡至極;他可以心無旁責地攻書萬卷全賴他賢慧的妻子全心地支持,在他落榜時也不見她任何奚落或怨言,而他只高揚懷才不遇的苦痛旗幟,鎮日沈浸於自己的悲情及酒精當中,藉以逃避現實及鄰人的嘲弄,後來更愚蠢地懷疑妻子不貞,害她慘死於厲鬼報復的索命奪魂之手。


原來善良的李氏曾在林中救了一名欲尋短見的婦人一命──她若一命鳴呼,軀體便歸林中女鬼所有。但李氏阻止了該婦人上吊,問清緣由心生同情便解下自己的嫁妝金鳳釵予她典當脫困。

 

然她此舉也得罪了樹林女鬼,才會把索命的對象轉投於李翠蓮!

clip_image011

後有一名僧侶經過劉家,發現厲鬼的怨氣,問清了子氏的遭遇,便贈她數道靈符以驅邪避魔。並交待她在女鬼尚未被自己收服前須藉靈符庇護才能躲過災禍。

然而高僧臨行前看到了夜訪的來人──李翠蓮的表兄,同時也是與劉全同期赴考高中探花的竇晚樵,不禁喟嘆李翠蓮終究劫數難逃……

 

 
是夜,劉全原本興高采烈返家,欲告知自己的妻子早些時刻遇上的奇事,一路嚷呼進門不聞回應,只驚見其妻與探花郎在自己廰堂談笑風生;這竇晚樵先是早他一步取得功名高中探花,後又在自己家中『探花』向他妻子獻殷勤,妒嫉衝上心頭,又發現妻子頭上金鳳釵不翼而飛,劉全怒罵妻子不守婦德,與竇晚樵有苟且之情,同時不顧妻子哀求,牽怒於張貼於廳堂上的靈符,接著又對妻子飽以老拳!

 

他只顧逞一時之快,渾不知自己的任性及殘暴已替妻子奏響了死亡序曲,也造成了眾怒親離的悲劇──

至此,劉全的確是個可恨可鄙的大沙豬!自認肚內有幾滴墨水便以昂揚睥睨姿態對待他的『賤內拙妻』,偏偏,我一路看著劉全的人格變化,對他的行逕又是同情理解多於憎惡。
不能否認對『某人』的偏愛已讓我先入為主地偏袒劉全(誰叫他帥得一蹋糊塗,就算家暴也讓人提不起恨意吶!),客觀來看,無敵小生詮釋的劉全的確比文字敘述下的封建制度大男人來得更有血肉也更加可愛!
與其說他自認學識高過一切而輕視妻子,乃至後來的拳腳相向,不如說他是個顧此失彼,無法多功處理的小孩子!
clip_image014

 

十載書舍寒燈,孜孜向學苦讀無一日懈怠,溫雅嫻淑,始終巧笑盈盈陪伴他的是美麗的妻子翠蓮;那時他有願景有希望,他日烏紗加冕,青衿加身,榮歸故里時,他清貧的一家人都將有好日子可過。
好不容易攢足了盤纏進京赴考,多年努力盡付一舉,卻換來令人沈痛的落榜打擊;不難想像這『意外』會給一個人信念心潮掀起怎樣巨大波瀾。對一個自始至終只識得勤勉苦讀的書生而言,該如何面對『慘敗』『功名未竟』並振作重迎挑戰是道未知的課題,攻書萬卷也找不到答案的人生難題!


與天下才子競功名及千萬書籍不絕的知識已令他翻天覆地,他根本無暇習得這人生真義;在人情世故方面,他單純得一如孩子,這可從他與輪轉王的應對中看出一二──

 

 

所謂地獄乃由十名閻君分責管轄,最末殿的『輪轉王』性嗜杯中物,為人豪爽喜交四方好友,主司輪迴轉生一職。某日適逢地藏王菩薩壽誕,十殿閻君前往祝賀,也因此聞悉唐朝天子李世明曾陰曹地府走一朝的軼事。
眾人(鬼)數杯黃湯下腹,酒酣耳熱,好不快意!宴後各自回返陰間,唯獨任性的輪轉王硬要到人間兜一圈吐息不同空氣。不料酒醉假眠耽誤他天亮前鑽回陰府的時辰,一覺醒來東方魚肚翻白,雞啼劃破黑夜,用來遮陽的紙傘很不巧又被風吹出探手可取之距!
這下他可是窮途末路,因為金烏露面後他可就得一曬成了『無頭王』了!幸好捧卷沈吟的劉全路過,替他拾起紙傘,兩人也因此結緣締下人鬼金蘭


學問都是在書卷中咀嚼習得的劉全,就算遇上了『鬼』也拒絕相信,要求輪轉王提出『非人哉』的證明。
發現眼前的生物當真非人時,他嚇得拔腿想跑,仍還是好心地救了對方一命,一番談話後人鬼竟也情誼交融,產生默契,所以當晚他像個孩子似的蹬跨入家門,喚妻子的口氣也由之前冰冷冷的『李氏』變成親暱的『翠蓮』。但他左呼右喚就是不見人應聲,一入門又看到一個礙眼的不速之客與妻子相談甚歡,妒意引燃怒火,像個心愛玩具被人搶走的小孩,他尖酸地諷刺竇晚樵,然後又對與別的男人『眉來眼去』的妻子拳打腳踢。
可以說,劉全這個男人,他的待人接物都是依循固有禮法,所以他不擅於處理非用『常理知識』可以理解的事物;而他對自己的妻子則是封建科舉制度下典型大男人主義的父權至上,所以他才不允許妻子與自己以外的男人歡談美眸顧盼、笑顏流轉。

說到底,他就是IQ過人,EQ不及格的大男人思想,小孩子脾氣;他認真地讀書,認真地失意,認真地對妻子有強烈佔有慾,也認真地悔悟向妻子表達愧疚之意──

 
向來溫柔不吝助人的李翠蓮的死訊在街坊傳開後, 眾悲親人痛;後悔莫及的劉全跪在妻子墳前,悔恨之淚汨汨淌落,淚眼朦朧中,他彷彿又看到妻子生前嬌容麗影……



父母的指責及子女的怨憤已使家難成家,他遊盪於街頭,如同行屍走肉。
曾經俊逸勃發才情傲氣滿溢的劉全在妻子猝死後方知對她愛情之深,思念之切;他衣衫破爛,尊嚴盡喪,心裡只剩下一個希望──再見妻子一面!



所以,當李世民下旨探訪民間志願以死進瓜到陰間地府之人時,為見妻顏,他情願賭上自己殘敗不堪的一命──clip_image022

進瓜大使

屢試不第始終與官場緣慳的劉全,以死靈身份進瓜獻閻王時,卻得擁白馬華蓋,護軍隨從。猶記轉輪王與劉全初會時,告訴他人死後一切終將化為烏有,但對劉全而言,他一死才得初嚐榮顯,一亡才得重見摯愛!人生究竟為何而來,人死又究竟因何而去,著實令人噓唏感嘆。
這一段劉全唱的曲牌稱作『陰調』,配合他此時是鬼魂形態,聲音飄遠又充滿淒愴地吟出一段悲涼恍茫的唱詞:『奉旨出使代替唐君,將命賭在絲絲命運……幽燈照路進瓜劉全,繁華紅塵與吾已遠…眼前浮現地獄門,可是傳說的十殿閻君?』

地獄百景

藉進瓜之由行會妻之實的劉全,終於見著了自己的妻子,他一心想帶她回陽,閻王及陰府鬼神自是不會應允他破壞陰界法律,諸殿閻君一路追捕欲擒服劉全夫妻。幸好鬼大哥輪轉王言而有信,看人小弟有難,挺身幫助這對亡命鴛鴦,還借給了劉全一枝連閻王都怕的打鬼棒

想他劉全不過是一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弱書生(老婆倒是很有架勢 ),就算有鬼見愁的修羅棒在手,也只能胡亂揮舞,不過救妻情切,他馬上掌握了手中利器,開始力博眾鬼神,暫退追兵偕妻衝出一條生路。但是,他們的冥府大逃亡在遇上了法力強大,同時也是修羅棒原主人的地藏王菩蕯時也只能嘎然而止!



 走投無路的劉全夫妻,逃到了輪迴之門,雖然轉輪王一再相勸當日開的是六道末二道的卵生道(天阿修羅餓鬼畜生地獄),兩人只想從此相守永不分離,決意縱身一躍,化身為鳥比翼雙棲。
見劉全心意已定,感於他倆情真意摯,轉輪王只好含淚送別劉全夫婦。就在他們拜別鬼大哥欲跳下輪迴之門時,九殿閻君又追上來阻攔兩人,劉全猛揮打鬼棒,對手中利器逐漸駕輕就熟地他打起鬼來愈益不見遲疑留情,打得閻君個個滿地翻滾哀嚎,此時地藏王菩薩再次出現,看到劉全做的『好事』─棒打眾鬼神又大鬧陰間─又聽到閻君們喊著菩薩做主,祂斂起慈悲容貌,鍍上金面,欲抓幽魂李翠蓮。
 

clip_image027

劉全誓死護妻,管它啥撈什子地獄菩薩,擎起打鬼棒又是一陣猛打──菩薩吃了他一棒,再不念他是進瓜大使,怒揮法仗,打得劉全啐了一大口鮮血!

他明知自己難抵佛陀無窮法力,仍是死命絆住地藏王的行動,不讓祂逼近妻子。看著逃到了輪迴之門的妻子,他決絕直逼性命地吶喊:「翠蓮,快跳啊!」
血絲還掛在他嘴角,他的髮被盛怒的地藏王一把抓住,但他眼裡跟心中只求愛妻能安然渡輪迴。

 

妻子不捨地頻頻伸出手與他交握,他死命地探手,用指尖傳達他的決心與愛情。

當地藏王質問他為何大鬧地府時,他明明身受重傷身形被箝制地寸步難動,眼中閃耀的眸光卻足以撼動山河──轉輪王提議兩人義結金蘭時他曾因怕死而拒絕,然這迢迢的冥府進瓜尋妻之旅已讓他視死為無物,死之距不足懼,執子之手,我心不怔,情篤意真!



地藏王在他眼中看到堅定無懼,看到了兩人過往溫情甜蜜,看到了人間夫妻生死都無法拆散的真情……褪卻金面,祂又恢復慈眉善目。


 

菩薩鬆開了緊錮劉全的手,重新打開輪迴之門,再無法阻卻這兩人的情牽意攣。


 拜謝了菩薩的憐憫及慈悲,劉全笑擁愛妻,拜會了鬼大哥,雙雙投入卵生道,輪迴而成一對比翼鳥──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