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家國天災人禍不斷,中原君王決定帶著皇后和幼子到西方取經。不料半路上,皇后因病亡故,幸得萍水相逢的妙華國王熱心相助,君王才走出傷痛。他將幼子暫託妙華國王,繼續往西方前去,沒想到一去就是二十年,君位已經轉移。新登基之主血洗鄰國,妙華國皇族成員均難逃劫數,只剩王子、公主死裡逃生。而王子正是當年寄養的幼子,歷經毀家滅國之痛,誓言要報血海深仇,於深入中原後,在復仇與憐憫之間掙扎,一段乘恨而來,攜愛而歸的故事就此展開…。
 

這是我第一次觀賞明華的演出──當然名聲如雷貫耳的台柱孫翠鳳小姐我早領教過其戲劇魅力,而這可追溯自13年前的電視歌仔戲──『皇甫少華與孟麗君』,繼之後來的『大姐當家』『女巡按』;她所詮釋的角色每每令我十分驚豔折服。(不過後來我與電視疏離後,便再也不曾見過她活躍與電視劇的丰采。)
初見明華園,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公演的劇團演出,因為人物的妝總令我不敢恭維──密可見蔭的睫毛、深見溝壑的眼窩、厚逼百褶的眼皮、幽如黑池的雙瞼、粉刷脂塗的面容……整個拼湊起來就成了張X光也穿不透的大花臉。
當然曾修過些戲劇學分,我可以理解這是為了讓遠在台下的觀眾也能看清臺上人物表情的用心,不過對於一個盯著超清晰的螢幕的收視者而言,看到這些歌仔戲演員的妝所承受的驚嚇程度仍是不輕吶!
 
撇開視覺的『衝擊』,看完這部作品後,迄今感慨縈心,忍不住動手絮叨一番。
首席小生孫翠鳳一人分飾兩個迥然相異的角色:
 
奉君令便揮旌毀人國城殺人如麻的將軍端木助跟亡國顛沛並將敵人姓名鏤刻於心,立誓復仇的王子梵洛佳;然後這相同的皮相又讓兩人的命運齒輪緊密囓合──

那一日,端木助率大軍血洗不願屈服獻土的妙華小國,1041條人命因為一個霸主的野心而消殞。
饒是自詡奉天子之命的大將軍,也估不到天意。國雖亡,恨難消;昔時小國的禁衛軍轉眼成僻壤農夫,伺機一報國恨家仇!
一隻蝶兒在巴西輕舞揮翅,未料替美國德州招來一陣奪命颶風──

當他因幼子病發耽誤護駕行程匆匆隻身前往赴聖命時,誤入了敵家之地;他殺人無數,哪裡認得眼前手拿鋤頭的就是妙華餘口!但對這些倖存者而言,端木助這三字,這面孔,怕是已刻心版,入木三分了!
於是原來忙於耕作的農人們交會了眼神,倏地包圍這位赤手空拳、孑其一身的大將軍──
端木助不愧是叱吒戰場的驍勇大將,以一敵眾仍是臨危不亂;然而仇恨就是最強的武器,再千夫莫敵的將軍,單身對付數名對他恨如汪洋的亡命之徒,終得露出破綻……
他中了一刀便再難逃多剮,眾人合力擒住這位不可一世的大將軍;昔日被滿門抄斬的妙華將軍,替國恨為家人獻祭──
生鮮的,腥紅的端木助之血肉!
 
端木助之死,於我仍是悲情的。
的確他的功勳染滿了血跡,他的戰績疊滿了屍骨,但生為人臣,他有不辱君令的使命;生為將軍,他更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覺悟──心雖明義,無奈此身,無奈此生!
傳統戲劇教化人心的美意,縱是像他這般殺人不眨眼的魔頭,脫去戰袍,褪下表彰,他僅是個孝子慈父,上有白頭老父憂其戍守征討,下有體弱幼子繞其膝下。
他一切的殺戮,最終為的仍是與至親的兩人相聚。
但人誰無父?人誰無子?
他在毀人家國時,刀下多少家破人亡?

命運輪迴,那雙輕拍雙翅的蝶兒,這次棲到他肩頭,舞出死祭之踊──
可憐幼子失慈父,可嘆老父白頭送黑髮……
 
再看身負國亡家破之恨的妙華國王子梵洛佳。
一場浩劫橫禍逼得他迍邅流離,為避仇家追殺,遁形藏跡至中原,帶著歷劫後生還的妹妹及新科狀元書計官唐香,還有一本父親小心珍藏但看似無奇的阿彌陀佛經,伺機報仇雪恨。
命運無形地牽引擺布,與端木助生得同一面容的他被傷心悲慟的端木老父錯認為子,並求其將錯就錯暫代其子,因為他不忍年幼的孫子面對失去父親的殘酷事實。
在王子聽聞眼前一雙蘶顫老翁及垂髫竟是仇人端木助之老父幼子時,一心復仇的他允了愛孫老人的請求,接替了端木賊人的角色。
必是上天憐孤仇索千縷心頭繞,賜此良機讓我把仇報──這該是王子復仇的序章嚆矢吧。

與仇家朽老孽子在一簷下,何患無機會親手為妙華國,為自己的父母復仇!
然而王子終究是善良的,仇人端木助雖可恨,那老父失所託,可憐,那幼子失所依,可憫;朝夕與欲報血恨的仇家相對,王子的原被仇恨之鞭抽打得粗礪不堪的心卻漸漸被這點祖孫的真情及良善撫平,釋放出人性本善,本有的好生之德。
 
貫穿此劇,還有一重要人物,就是那為建霸業定春秋的大王孫九空(這…父母究竟是怎麼取名…)
是他造成了端木助的殘酷,也是他造成了梵洛佳的不幸──
官拜朝廷的大將軍蒙君恩,受君令,身不由己地掠奪人命;寄身妙華國的小王子承父母恩澤,受家國佑蔭(他的父皇已將他的身世言明;王子實為其友人之子,友人遠去西方取經,將時年尚幼的梵洛佳寄託於妙華國)。
強國大王一聲令下,血洗夷平鄰國妙華,替整章悲劇揭起序幕──然而這樣一個看似恃強淩弱、自私自利的暴君,它的戾氣之芽著床於廿年前一場天災。時中原受不明瘧疾之患,前代皇后虔心向佛祖請願,拯救蒼生,若得償宿願,她願前往西方取經謝天還願。
此舉感動上天,中原得重歸平靜安寧,信守承諾的皇后將鳳駕往西,前代皇帝不忍愛妻獨行,將國家交給了年僅九歲的九空(哈哈!),夫隨妻行。
而九空的幼弟(時年五歲)哭吵不願離尊前,於是獨力撐支國家的少年新皇,思親之情一轉寂寞怨懟,牽怒於佛,下令拆毀國內所有寺廟,不讓拆散自己與家人的神祇再受香火供奉。
暴君的褻天踐民竟是源自於舐犢之意,風木之情,實可鑑此劇本宗──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
 
另一位要角,自然不得不提本劇女主角,美麗癡情的上官公主──(就跟你說這妝很嚇人了!)
幼時由前代皇帝主婚,以一本佛經許下她與二皇太子的婚事;20年後公主上京履婚約,端立於她面前的卻是垂涎其美色的新君及對她不假辭色的端木將軍。
初見端木助,料必公主的芳心必吹起幾許漣漪,為他的慓悍剛武,宛如雕像的身形,還有那道不為她挑動半份的陰騭劍眉。然則,他的雙手竟是染了超過千人的鮮血,令公主對這個俊朗偉岸的『千人斬』大將軍不由得柳眉頻蹙,杏眼怒瞪。
但後來,遇上了與這假冒端木將軍,面貌與之相同無異的梵洛佳時,公主一下子丟心於對方,暗詫怎會對此人明明相識卻似初見。
只因同一張皮相卻棲著個善良溫和的靈魂。
而洛佳王子縱使滿心被報仇思緒佔據,他的感情依舊單純純潔若白紙,眼前柔美女子像柔珠玉滴,挹注他幾乎乾涸的心。如吃彩墨的宣紙,渲染一片斑斕炫彩。
 
仇恨渡人往咒怨之魔所駐的末路而去,愛情卻在俯仰仇天恨地之人心中點燃那尚存星火的明燈,溫柔地指引人們往那救贖的彼方;仇恨自成一體,如芒刺於心頭肉,情愛遊移無定形,俯拾皆是──
也就是殺人魔端木助那病弱稚子無辜清眸及對其父無條件的信任親愛才能打動一心復仇的洛佳王子。當他擎起石塊,對著端木助幼子一報家仇國恨時,眼前無抵抗能力的幼童給他的形象不是其父可憎的面孔,而是一張怯憐憐又清亮亮的童顏!
其實幼子的雙眼何其雪亮,豈不能辨己父真偽──
他早知道梵洛佳並非自己的慈父,但為免祖父擔心,他仍是乖巧地親愛地聲聲喚這個來之不善的陌生人『父親』。
是這份祖孫相惜相慰的真情軟化了復仇王子被仇恨充蔽的心,遏抑了他殘殺無辜的手。
放下仇恨,然後他才彷受佛陀感召,在荒若廢墟的大相國寺內發現一塊千瘡百孔的石碑,其上刻有四字:『乘願再來』。這四字佛謁震撼了梵洛佳,雖然他當下無法悟透其義,已隱約覺得這四字會解開所有謎題。
(這也難怪,這四字可是劇名呢!)
 
人物及情節推演發展至此,故事的拼塊已齊全,只待有人將其復位還原真相。
從西方取經回來的前代皇帝,看到孫九孔自梵洛佳手中奪來的阿彌陀佛經時,娓娓道來這牽繞兩人兩國多年,宛如隔世的前緣──當年他伴皇后出官往西行時,才出官殿皇后便身染重疾,不幸身亡。帶著幼子的皇帝心焦如焚,擔心幼子也不堪苦旅煎熬,決定將他託負給妙華國素以仁厚聞名的國王,待取經竟志後再前往父子相聚。這一闊別,竟然就是20個年頭,二皇子在妙華國仁愛的皇帝皇后悉心拉拔養育下,長成聰敏善良、謙恭有禮、俊逸浪漫的少年,他的名字,就叫做梵洛佳。聽父親此言,孫九空痛悟悔恨自己竟為一己之私聽信奸佞臣讒言,令端木助率軍夷平有恩於己的妙華國,甚至奪取了上千人的性命!
他望著差點被自己害死的至親手足梵洛佳,又悔又慚,所以當前代皇帝又為贖其罪孽並撫妙華國亡靈欲再度前往西方取經
(這個皇帝真的很愛取經耶)時,他決定與父親一同西去,並將國家交給自覺愧疚不已的弟弟,梵洛佳。
 
劇終,呼應主題,乘恨而來,攜愛而歸;懷抱家仇國恨,復仇之心當然會因之而生,然而血債血還就像個無窮迴圈,唯有寬恕慈愛之心,才能引渡自己從仇恨的深淵昇華,尋回人性,也更接近菩提。一汲清香,滌去眼中暴戾,再看塵俗,或許不盡人意,或許難免幾番生離死別,看見人間有愛,便能乘願再來。
登基執位的梵洛佳,回想起石碑上鏤刻的四字,終於領悟,吟吟唱道:『最初苦思不得其解,原來冥冥早有安排;願世間,充滿愛,無煩惱,乘願再來。』替這宗有血有淚有歡笑的『王子復仇記』綴下了最彰顯人性光輝的一筆。
 

咳,以下,我是發顛的分隔線


一定要喊一句:孫小生的端木助實在是帥呆~~~~~~~啦!(花痴模式全開)
這就是所謂的『死了都要帥』

這激動之情比起我看到孟麗君的男裝扮相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是你啦!)

我終算見識到『無敵小生』的舞台魅力,也明白了為啥一大票女孩子把『她』當偶像追捧。
看著端木將軍兇狠無情地唱著『妙華小國今天不妙』登場,復以雷厲風行之姿毀人國城時,我真的只看到一個戰無不克、萬夫莫敵的大將,完全忘了那是由一名女子扮成。所以對他的殘酷我也是寬待不忍苛責──

看在你帥得亂七八糟的份上,你就殺個痛快吧!

相較之下,看著同由孫翠鳳演役的洛佳王子,我就平靜許多。雖然他的心境及人格變化幅度甚鉅,該是個很精采的人物,我的心還是向著慘死於西山的千人斬將軍。(而且聽到端木青喊梵洛佳『叔叔』時簡直讓我笑翻,再也無法把『叔叔』的印象從王子身上拔盡……)

大概是剛看完『華甫少華與孟麗君』讓我陷入一種錯覺,以為自己台語聽力還行,所以看這部『乘願再來』時就很自以為是地以英文字幕觀賞;結果,我發現我就像個『阿多仔』,死盯著每一句打出的英文字幕才能理解當前的對話進度Orz…
而且因為真的是如溺水之人抓緊水面浮木一般迫切,我看得那麼認真,還發現了英文翻譯的不少謬誤!
這…職業病真是沈痾不輕吶!不過它的標題翻得極好,完全點出佛謁及全劇精神,倒是令我讚賞不已: Repay with greater love,這”greater”一字用得實在是太令人拍案叫絕了!(若我來翻就只有Return with hope的程度囉~)

我的明華園戲劇初體驗,真箇也得稱是return with greater love (toward Ming Hwa Yuan Taiwanese Opera!!!!!)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