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了二年一度的高中同學會
果然如我所預料
出席人數年年遞減
今年輪到我們組別主辦
老頭跑到外國逍遙進修,剩下四個人,一位貌似消聲匿跡
一個區區不才在下,不被視為可運用召集資源
(高中時給大家的印象太不好親近了,所以直接count me out~)
難為了兩位組員,拼命地召回各自展開職場生活的同學們
昔日班對,歷經時間考驗,今年仍是連袂很是親愛地出席
來年很有可能wedding跟reunion合辦了~
話說個人參加這兩次同學會的心得
對於會參加者與缺席者大概有個歸納:
會出席的人:
1. 反正假日閒著沒事做,來彼此取笑一下也無妨 
2. 昔日班對仍很堅強地在一起,來讓大家見證一下不朽的愛情(咳)
3. 今昔迥然判若兩人,決心讓大家嚇一大跳!
(我就是屬於第三種類型的~)
不出席的人
1. 之前來了,覺得怎麼都很難再跟兩年才見一次的人混熟,覺得麻煩便不出現
2. 昔日班對,不太成熟的分手方式。怕見面彼此尷尬遂很有默契地缺席
3. 前幾次沒來,後面就覺得沒啥必要再來了~
(我相信班上很多第三種心態的人…)

總之,最後排除萬難出現的共有15名
當然前三次定番人口居多囉~
(真懷念前年的人數啊,那時剛畢業,大學都閒著沒事做就晃來班聚)
輾轉700多日子,許多人被生活逼著有了不同的選擇
於是相聚愈益困難

六年前畢業時我暗忖絕不會去參加所謂同學會
人多的地方總令我不安
而且當時的我認為人際關係不過是種各取所需
因時因地制宜地交幾個所謂朋友囤著即可
逝者既已,來者猶可拒。

如今成為社會人
回首那段年少春衫薄的日子
我可真是憤世嫉俗得可以
受囿於莫名的堅執,困得我寸步難行
當我真正進入一個需要胼手胝足方能尋得安身處的環境
迍邅砥礪的痛口讓我雙眼逐漸清明……

與睽違多時的老同學見面
我很信奉『殺必死』精神
把近來的我的模樣忠實地呈現
十足十的OL打扮──
薄妝&合身小外套&無袖上衣&OL長褲,再足蹬高跟鞋
硬是要展現這些時日的轉變
更重要的是,我變得開朗健談
跟一些從前話不投機的同學也可以侃侃而談
(嗯~這是加班應酬練就的功力再加上雙子座的加持)

單調的工作生活已令我無心也無啥機會再結交新朋友
所以再回頭珍惜昔時的同學也不失一個補償之道
過去因為沒啥機會交談彼此不了解而造成的嫌隙,似乎也因這『將進酒』的氣氛而消弭

原定的午餐聚會再轉戰KTV,我實在翻遍了歌本沒一首我會唱的歌
沒事做就開始悶著頭狂灌酒
加上大家都不相信我千杯不醉
行動勝於言語地身體力行──
當真灌了不少啤酒,我的體質卻是永遠不會讓紅暈洩露酗酒的秘密
男生們才甘拜下風且驚詫(!?)地要我take it easy
被大家發現當年考試不遑多讓的好學生,喝起酒來也是萬夫莫敵吶!(明明就是酒鬼)
其實我不愛喝酒的,從來都不喜歡酒的苦澀
但我就是得天獨厚地擁有不易醉的體質~用在應酬時其實頗便利~

大夥鬼哭神號完後,又有人提議續攤
不過人數已經散場到兩男兩女
我真的不覺得自己醉了
只是不時露出的辛辣本色似乎嚇壞了在場的兩位男士
那兩人大概八輩子也沒想過我與腥膻色或BL勾得上邊
沒辦法,『腐』雖是一種選擇,也是一枚印記
沾染了就很難再褪得乾淨

總之當晚聊得相當盡興
我們更約了週五一道上貓空賞夜景
距我上次登上貓空,那抹夜色歷經無數日換星移
很難想像會再添多少魅惑之色…

我想,這會是我的脫離『宅女』的第一步吧──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