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忙錄的一星期過去

幾乎每天都早到晚走,週四跟週五更是各加班一個半小時
我的工作生命曲線常都是起伏不定
無事時可以讓我閒到發慌,整天看評估影片找動漫資料
忙碌時可以讓我奔波到幾近脫水

週四跟著商品部經理到印刷廠看打樣
悶熱髒污的環境還有兩個裸著上半身的男人(印刷工)
站了兩個半小時,我開始痛恨自己為啥要趿著高跟鞋出門
回公司時已是下班時間,我卻還有滿桌的送審資料要處理跟回覆
很認命地留下來繼續奮戰
幸好中午有乖乖塞點東西墊胃,不然我應該會血醣降低導致全身無力四肢發軟吧

昨天更是挑戰人體極限的一天
從九點開始工作以排山倒海之姿向我襲來
負責我們公司明星商品之一的日本窗口是個講話口無遮掩的人種
她那廂在冷嘲熱諷:『星期五是監修會議,你前幾天說很趕的品項倒是還不見蹤影吶!』
天知道我也急得直跳腳,偏偏pending的客戶都讓我聯絡不上
送審的資料沒有備齊,送給日本同樣會被退件
一個早上電話聲就沒有停歇過
找不到客戶,我氣急敗壞地請授權部負責業務的同事幫忙
實在是我一個人無法再分身乏術去跟對方玩耐心持久戰

忙到快11點時,日本時間已近正午,所剩時間無多,我的電話又不識相地響起
接上後發現竟是同部門的同事,他人到日本出差,有事就會打回來交辦
我夾著電話手也沒閒著,一聽到是同事就沒了耐性
直接要他shoot
他被我兇得有些傻眼,噤聲片刻又被我一吼才遲疑地說他買了罐咖哩醬要帶回來給我
一聽到他這番話,我雙頰倏地火熱飛紅(應該吧?)
一下子氣弱又心虛,很後悔自己的沒好氣
倒不是被咖哩醬收買,而是很懊惱自己的態度
就算忙也不該牽怒不相干的人,更何況是對自己有好意的人!
我又悔又愧,禮沒說上就悶悶地跟他道了歉,真箇覺得很窘
業務爸爸不愧虛長我一輪,他大概也習慣了我的氣焰,安撫我先處理手邊事務有空再回他電話

掛掉電話我就覺得自己被一陣陰影籠罩
處理送審的手沒有停下,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情
離開學校兩年多,我還是沒有擺脫這個致命的缺點──
一看到時間底限就失去耐性,形動雖然切進高速轉速,腦袋卻擔心被時間拋下而急躁不已

昨天早上也是,老闆跑來問我香港某客戶打算追加的品項,其所提供的樣品是否已送達我手中。我說之前跟香港辦公室聯絡,他們回答我尚在整理,之後就沒有下文。
老闆似乎想怪我不夠積極,因為他下週又要到香港,如果對新申請商品有疑問,他打算再帶上我到香港客戶處直接face to face洽談。
我一邊回答他一邊仍在填送審表格跟整理設計稿,同時翻出了香港的聯絡電話
有些急切不耐地撥打,他見狀便道:『不用急著現在打,我看你好像很煩躁…』
聞言我頓時一陣懍然──
這樣的辦事態度絕不會給上司留下好印象!

同樣是處理事情,為什麼要讓旁人覺察自己如繃緊的弦般神經兮兮又焦躁?
或許我可以趕在時間內處理完大量事務,間中散發給人的印象已經把工作的績效打了折扣……

一直信守須在時間跟自己的能力間妥協取得平衡
同樣的時間只能完成1件100分的事與可以做完3件80分的事,我毫不遲疑地必定選擇後者
但最終決定一件事務完成與否仍落於處事態度
80分是客觀成效,態度則是取得他人主觀印象分數的關鍵
我進入『工作狂人』模式時完全禁不起任何外力干擾
神經緊繃時會令我強悍到很想咬人又脆弱得眼眶泛淚……
我開始覺得,或許該在裁奪自己行事準則的揣度上加入『態度』
在公眾的職場上,戰力全開時如喪考妣或揹著催命鈴的模樣是不受歡迎的…!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