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回來後
首先就是要呈上一份檢討報告
這也是此行最大目的

因為香港方面送審問題頻出
惹毛了日本,上次老闆一行人到該社訪問時
排山倒海地指證例例我們在監修流程上的疏漏
問題最大的就是一直不肯配合的HK
所以老闆才會揪著我直接與對方碰面開會
在對方公司時,一直糾擾許久的步驟問題總算達到共識
做東道主的香港方還請我們共進午餐
似乎進行地頗為順利 
回台灣後,我也馬上發了封信去感謝對方的款待
不過才兩天光景,對方馬上翻臉故態復萌
還是一副:我覺得這樣就好,日方那邊你自己去想辦法說服!
邊寫著那份檢討報告,邊處理對方的送審品項
我不禁苦笑,這些檢討會不會僅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
才回來兩天,馬上又出現同樣的問題
就算呈上這份報告給日本,難保就能斷決同樣過失的可能
溝通向來不是件簡單的任務,涉及到三方時更是難上加難!

雖然行文梗概我已有了頭緒
付諸成文仍是費盡腦力,畢竟是用外語表達
遺詞用字上的拿捏便要特別小心
平常寫長文時我可能會偷懶地用英文,這次是類似『悔過書』的文章
我也只好很有誠意地用對方最能輕鬆閱讀的語言

老闆大人在香港時便指示報告完成後須先讓他過目再呈報日本
星期四趕出四頁報告後,我就苦苦地待著老闆批閱
然後昨天審判下來,我的構思幾乎都被推翻
因為要給老闆過目,我寫完日文後又快速地打了份中文版的提挈文稿
他看了頻頻搖頭,這個句子暗藏亦機那個句子沒誠意
看著我的心血被討伐痛批,我也沈不住氣
忘了對方是發薪水的老大,直接跟他摃上──
本來就是從另一種語文轉換而來,再加上我只想摘取大意
行文或筆調較零亂自是可以想像
但日文版我已經請另一位『權威』替我校閱
我自覺這是一份不過不失的陳述兼檢討報告
所以聽到老闆雜呼著『看你的中文有夠辛苦,那日文之糟糕程度更是可以想像!』
是可忍孰不可忍,竟然批到我的中文上來,此怨氣很難消平
我直接回嘴:「那你說怎樣的說法才算誠懇?」
他大概沒料到我會如此『忤逆』,一時語塞,有些氣弱地說:「就是口氣的問題…」
(我就是在請教你那個『口氣』如何掌握啊!)
我終究只讓這句話成為OS
其實事後有點後悔我不該如此衝動
但我這個性壞事也不是頭一遭
正面而來的攻擊一定迎頭反擊,這是我的罩門偏又是根深蒂固的堅執!

其實此行跟老闆算是拉近不少距離
平常根本沒啥機會獨處更別說談些公事外的閒話
回來後我就埋頭於檢討報告的地獄及送審瑣事
加上連續多天睡眠不足
再來個一直猛攻我的努力成果的聲浪
跟他摃上時我當真忘了自己只是個小小職員──
與發薪水給你的人正面交鋒從來都不是個明智之舉!

或許據理力爭巧言利辯像把雙面刃
刺向他人的同時也劃傷了拿刀人的手
就像我這『一言九頂』的個性吶!

我不擔心跟老闆弄壞關係
(我的職位太低微,根本也沒啥關係可言)
我只擔心七月的評估會否因此而被記上一筆吶!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