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先生傳: 原文 & 翻譯: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 亦不詳其姓字 宅邊有五柳樹 因以為號焉
這傢伙不知道是誰 也不知道叫什麼 組合房旁邊剛好有五棵柳樹 就當作綽號吧
閑靜少言 不慕榮利 好讀書 不求甚解 每有會意 便欣然忘食
做人孤僻 不愛賺錢 喜歡看書卻不太認真 每次懂了點東西 就爽到忘了吃飯
性嗜酒 家貧不能常得 親舊知其如此 或置酒而招之
愛喝酒 又買不太起 親戚朋友知道這點 偶而會請他喝一杯
造飲輒盡 期在必醉 既醉而退 曾不吝情去留
他來了就大喝 喝一定要喝到醉 喝醉了就跑 也不留下來哈拉兩句
環堵蕭然 不蔽風日 短褐穿結 簞瓢屢空
家裡空空如也 遮風避雨都有問題 穿的像難民 米箱常常沒米
晏如也 常著文章自娛 頗示己志 忘懷得失 以此自終
不過本人倒是挺悠哉 沒事寫東西自爽 用來表現自己的看法 沒什麼得失心 一直就這樣混下去
贊曰 黔婁之妻有言 不戚戚於貧賤 不汲汲於富貴
批評一下 黔先生說過 窮就窮沒什麼好難過 不為賺錢勞心勞力
極其言 茲若人之儔乎?
講的就是這種人啦
酣觴賦詩 以樂其志 無懷氏之民歟! 葛天氏之民歟!
喝酒寫東西 自己覺得很有趣 他是北京人咧? 還是山頂洞人咧?
 

同事轉寄這封mail給我,笑噴!
挺佩服寫出這種『翻譯』的人
完全扭曲了陶淵明原來想表達的意境
文言跟白話間詞義的銜結以正確度來看是沒啥好挑剔的
不過nuance不同整篇文章呈現的氣魄就完全走樣了。
 
看到這篇令人啼笑皆非的譯文,令我想起自己的翻譯經驗
話說我翻過的東西還真是不少
不過大部份都是為了聲優而做的傻事
大類歸類如下
1.      工作文書
跟日本及香港客戶間有啥不好解決的難題產生時,我就得翻譯與對方通信的內容呈報上頭。私覺得翻這類文章最難掌握的就是文章的tone跟遺詞用字的拿捏。因為敝社的大頭們都不識『之乎者也』是怎生得書,每每翻譯都得在腦裡的詞庫中搜尋最白話易懂的詞彙!同時因為是下對上的文書,在直達重點之間又要有些保留,還有一堆鬼話拉雜。因此最令我頭痛的就是將與外國客戶相通的信翻譯呈上。
2.      為了$$
日文的部份翻過名酒、相機的專業雜誌跟兒童文學;英文的部份則是翻譯整理某教授的paper。這個類別我可以火力全開,充分展現我最直接對原文的解讀。而且有co.co.可拿,小學時學的短句放長就在這裡派上用場了~不過專業的東西翻起來真是會耗掉不少腦細胞。之前翻高級相機的進階使用技巧介紹的日文雜誌,我只差沒有邊掉淚邊敲鍵盤了……
替教授翻譯摘要英文資料其實還挺有趣的,不過有趕稿壓力,同樣不是可以長期擔下來的工作啊!
3.      為了聲優
之中又分為廣播節目、雜誌訪問、見面會視頻、及廣播劇。
Radio大概是我翻得最開心的一塊;既然是對該聲優有愛才會動手翻譯,文中難免充滿自己的OS、妄想、雜念…但Radio的翻譯最令我難應付的當屬Don’t know when to stop!照說它屬於對話性質,可以用大段整理概譯的方式帶過,但我就是會想要把當中每個環節聲優們做得可愛小動作也翻出來。這也是為啥翻譯Radio最耗時間。
雜誌訪問可說是我最拿手的部份。同樣是有愛,YY跟狂想、暴走照樣不能少,不過有圖文對照,比較不會像Radio一樣失去控制。所以雜誌訪問翻起來最是得心應手。
見面會視頻…目前真正完成的只有一段。其它都是在心裡想了好幾遍還是無法付諸文字,敗給了自己的惰性吶~這種event翻譯起來其實也頗為費力,因為聲優們是與參與者面對面,有些對話會有不言而喻的默契在。要翻譯可能真得溶入整個情境吧。
廣播劇我翻的也不少,因為之前跟老頭立下宏願要架站,所以我率先翻了20來部,不過後來此野心未能在現實的貧土中茁莊冒芽,我的紀錄就一直沒有更新過了。那時非常著迷某諏,連最瘋狂的FOOKIES都翻了六部…現在看著自己當時的『作品』,實在不敢自己哪來的動力!
有愛加上天時地利,那時三個小時內就可以翻完一部全年齡。(如果是從頭H到尾的更快)

最後還有一個類別,不知該如何歸類,姑且稱之是──
4.      想不開?!
這個經驗就是接手翻了去年十月的新番『工作狂人』
當時想說從來沒有加入過字幕組,滿想了解整個『製作過程』
加上每個人都說該動畫的女主角簡直是我的寫照
所以我的動畫debut就獻給了工作狂人啦~
動畫背景是雜誌編輯社,日常用語跟自己的工作倒真有幾分相似處,所以內容的翻譯是挺順手的;最最最令我頭痛的且料想不到的,就是該劇每集必有插曲!
這個字幕組要求連插曲都要翻譯,而且還是日文中文並列。
天知道歌詞翻譯用聽的對我而言真是艱難無比,因為會有許多轉音,再加上情歌時有的情緒激亢,只翻譯意思還沒問題,再加上原文真是一大挑戰!
翻完這部後,我就暗篤再也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了。
翻個經驗就夠了。要翻動畫等我跟目前待的公司掰掰後就能接案了。
我對動畫的狂熱還不足令我無私貢獻!
 
嗯…扯完自己的翻譯字幕經驗
也來絮叨一下我對字幕的一些感想
最近因為在補一些年代久遠的動畫,只好到國外BT站去挖寶
下回來的動畫當然都是英文,再不就是無字幕。
幸好我補的舊作都是背景挺無國界的,要不看著完全和風的設定卻配著英文字幕的確是很冏
噹下兩套都與機戰有關;一為沈默的未知,一為Blue Gender(蟲孽)
蟲孽幾乎是結合了SF跟星際作戰還有軍事的元素,兩種外語對我而言都比較難消化,因此我還感受不太出來日文翻英文的精準度。不過因為涉及軍旅生活,裡面污言穢語自是少不了,用英文翻果然比較到味!
至於沈默,它雖然打著機器人招牌,主要還是著墨在男主角內心的變化;這一類用語對我而言要理解吸收就簡單許多,更可以深切感受到日文轉譯成英文之間的接續緊密。
因自己也常得將日方的意見翻譯再傳達給英語使用為主的客戶,一直覺得日文譯英文比日文譯中文要流暢切合得多。
看了幾部日文發音英文字幕的動畫後,更覺如此,所以四月新番的Claymore我直接收英字幕的AVI。
不過英文字幕出得比較慢,我還是都會先抓中文回來解饞~
比較令我印象深刻就是剛看完的第六話,Teresa回抱住Clare那一幕
中文字幕翻譯是『原來當時被緊抱住的人是我…銀色的眼中也會流下淚水』
英文翻譯則是”I was the one being comforted.  Tears can flow…from silver eyes, as well”
日文原文:抱きしめられていたのは、私のほうだった、、、体は私の半分しかなかったその小さな少女が銀色の瞳からも、涙をなかせること、私に教えてくれた。
前面一句我覺得英文翻得比較合理流暢,後面那一句倒是中文比較帶感情。當然英譯也沒錯啦。
 
而且英語系國家因為是拼音系統,他們的聽力一直都比我們這些字形國家優越
我想這就是為啥中文字幕老讓我發現翻譯錯誤,英文則幾乎過關滿分。
嘮叨了這麼一大堆,或許有一部份原因是在為自己的中文程度退步找藉口
越常覺得自己中文堵塞,然後就開始中英夾雜。
想到自己大學時畢業論文就是探討中文程度江河日下的現象,真是汗顏!
所以我打算今年不要再訂英文雜誌,改訂商業週刊~
多跟方塊文字打交道,免得自己也淪落篇首的那種會讓做古之人地下有知氣得跳腳的中文吶!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SHE
  • 聽力是中國人的痛啊(笑),<br />
    即使叫我們看沒字幕的中文節目也不一定100%聽懂囧,真是個視覺系的語言。<br />
    <br />
    商業週刊好看=3=(遠見、天下也不錯啦)<br />
    不知道為什麼這類書總是要看很久,明明太艱深的商業部份都跳過了說。<br />
    (某本遠見居然讀了3小時|||)
  • halfdice
  • 的確<br />
    不只中國人,日本跟韓國(東方人)的耳朵似乎都挺"木"的<br />
    或許是我們太依賴字幕了,看到連新聞都有字幕就覺得很好笑!<br />
    <br />
    每次讀商週便覺得其撰稿者很是令人佩服<br />
    原該是艱澀聱牙的內容可以用一枝妙筆書寫得行雲流水般好懂易讀!<br />
    真是寫作的至高境界吶!<br />
    商週我也常耗上大把時間閱讀,因為會一邊作筆記還有眉批~^m^<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