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回 「ゲストに秀麗役の桑島法子さんが登場!」

綠川說他這回要安份一些,賺回一些靜蘭積分
小關取笑他該不會又像上次一樣,不消一會兒又破功
然後就說這個節目原來是旨在引導大家更深入了解『彩雲國物語』
沒想到前兩回下來,兩人實在招架不來,只好『調整』成為『與聽眾共同遨遊彩雲國世界』
接下來會不會變成被聽眾們帶著上路呢…綠川說他們會努力保持目前的平行關係。
接著就進入正篇啦,小關說因為這回是復習的第三回,所以有請guest助陣
這位guest,上回也有概略提到…
 
綠川:那麼,馬上有請我們的guest吧。歡迎紅秀麗聲役的桑島法子──
桑島:日安,晚安,大家早安。
小關:因為不知是啥時聽的,乾脆一起問候了啊!
綠川:真是令人情緒高昂啊!3Q。
小關:不過,今天請來的guest,跟我們是不同段數的,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把桑島法子與彩雲國物語劃上等號都不會言過其實。
桑島:太奇怪了。
綠川:沒錯,正是如此。
桑島:吹捧得那麼高,待會漏氣怎辦!
小關:才沒這回事,桑島さん不是十分知悉此作品嘛!自己一個人努力地鑽研原作。
桑島:嗯,反覆咀嚼,發現中間有些無法銜接就又再回去翻前面的部份。
綠川:沒辦法啊,尺幅太廣了。人物又多,一定會忘記的。
小關:會再回去翻真是令人PF!
綠川:會回去翻這種精神是很了不起,但有部份原因該是因為自己是主角,總會預設自己該能全部回答所有問題。
桑島:的確是。會有這種壓力。當有其它人一起錄音時,就會覺得自己有責任回答…
小關:那傢伙啥都不知道,如果我不加油不行…這種心情吧!
桑島:嗯…就是這樣…(大笑)必須認真努力啊!
小關:正因如此,我們應該向桑島さま納貢才是!
桑島:真的嗎?是什麼,給我給我!
綠川:非但沒有給,反倒是桑島さん常都會買點心來慰勞大家。
小關:真的耶!明明該是我們得請她才對。
綠川:女神總是不斷付出。可以稱她是『聖母』了!
桑島JJ咯咯笑不停。
小關:那下次換我們進貢了。
綠川:不過我之前在草莓當季時有買過喔。這樣吧,下次就看王上您了!
小關:是這樣啊,那好。包在我身上。下週敬請期待。
桑島:太好了!最好是豪華版的!
綠川:不過吃最多的一定又是王上自己啦!
桑島:是啊。他常在我身旁,因為肚子餓就開始暴走。
小關:哈!是啊,今天也是這樣。桑島さん買來的巧克力,幾乎都被我嗑光。
然後桑島反而謝謝小關賞臉。她說有時買了點心卻乏人問津感覺很落寞。
小關還很厚臉皮地說自己別有偏好,要桑島在挑點心時要小心。
綠川桑聽到她這樣說,馬上澄清自己不吃的原因是怕錄音前吃了東西會導致走音跑調。所以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桑島的愛心食物而不能動口。說他很羨慕小關。
小關還說自己平常就都吃個不停,反而不吃才會弄壞嗓子!
真是兩極化的兩人吶!
綠川:所以下次也讓我們請一下嘛。
桑島:給你們請啊…
小關:沒錯。有啥想吃的請儘管說。我會儘全力滿足你的。
桑島:真的嗎?那下次可要煩勞了。
小關:沒問題。再不就來個壽喜燒好了,我們可以很輕巧地一邊吃一邊錄音。
桑島:那太重口味了吧!
小關:裡面還要加一顆生蛋,一手捧著一邊錄音~
桑島:一大早就吃那麼重的份量…
 
綠川轉個話題,聊到『彩雲國物語』是部內容嚴謹的作品,當然也是有『殺必死』跟搞笑的地方,所以就想聽聽聲役女D的桑島JJ的意見。
桑島:說的也是吶~
綠川:從頭到尾一直都有出場的,大概就是秀麗跟靜蘭了吧。
小關:女D最大嘛!
桑島:說的也是呶。最近情節進入另一段,展開了旅程,進到茶州篇,前一陣終於遇上了茶朔洵……
(小關插話:茶朔洵那枚登徒子)
結果JJ說他是很棒的角色。這下小關可吃味了。
小關:竟然說『很棒』!
綠川:哈!妒嫉厚!
桑島:啊…對厚…
小關:是個亂來的傢伙不是嘛!
桑島:嗯…也是啦。
綠川還在一旁煽風點火。
桑島JJ說她本來以為劉輝都不會再出來了(因為以小說的劇情,他的出場機會實在不多)沒想到小關已經事先安排後走後門,硬是要加上自己出場的情節。
所以本來不該出現在錄音室的小關,就因此得看著自己的寶貝秀麗被某人勾引…
桑島:就是不知道劉輝還會出場,所以才想說跟茶朔洵稍微有點親熱鏡頭也無妨…
綠川:桑島さん私下是這種人嗎?
桑島:私底下!不是啦!我是想說,在小關さん面前跟其他人有親密鏡頭實在良心不安,所以才會這樣說…
小關:就有點類似趁著酒醉而跟公司的同事亂來被現場抓包!
桑島:是啊。就是覺得很愧疚。每次看到小關就有這種感覺。
綠川:就是小關偷偷安排好了,本來就小說而言不該出現的人卻老在錄音現場探班查勤──在法ちゃん的背後散發可怕的壓力『這個女人,竟敢!!』
桑島:他問我『為啥要親下去?』我只能回答『對不起』
小關:我總是會這樣問喔。每次桑島さん錄完回座時,我就會問她,剛才是啥場景,為啥又被奪吻了!
桑島:就是這樣被逼問。一面抱持著愧疚,一面錄音。
小關:真是的!不過,比起在我沒看到的地方被亂來,在我面前還好一些不然我會更加胡思亂想。
桑島:所以在你的監視下進行還比較好一些吧。
(這是啥對話…)
 
閒扯了半天,終於要唸mail了。
サリさん的來信
信的內容就是說她從小說第一卷就成了忠實讀者,動畫化後更是週週錄影。有一次上學途中突然發現自己忘了預約錄影,還特地折回去設定。不過幸好上學沒有遲到。接著就說自己最喜歡的人物是靜蘭,不過靜蘭似乎很常謊報年齡…她問大家啥時會想謊報年齡,同時甘冒假報之名也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綠川連忙說明靜蘭在劇中並沒有刻意謊報年齡,只是有時為了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而當下急中生智脫口而出。
小關問綠川跟桑島JJ有無想作假自己年齡之時。
綠川想不起來自己有類似經驗。桑島也沒有反應。
小關就自己辟哩叭啦──我年紀比較輕的時候,因為不想被當成小孩子,常都會故意把自己的年齡報大一些。
不過他強調自己就算謊報因為膽子不夠大,那個range還是收斂在很合理的範圍。頂多就是多報個1~2歲。
小關:那以桑島是女孩子而言,會不會想讓人家覺得自己年輕些而少報年齡?
桑島:嗯…是沒有,不過在這個業界,總覺得『年齡不詳』的人很多…
小關:喔?例如,舉青二為例哩?
桑島:就是看起來遠比實際年齡年輕嘛!(小關你很壞喔!還要陷害JJ)
桑島JJ補述大家都看起來很年輕,覺得自己也算是『年齡不詳』那一掛的人;
綠川突然插進一句話,說:桑島さん看起來比較成熟,可能會有人聽了她的年齡而感到吃驚。想不到原來她如此年輕。(這…不會太失禮了嗎…)
桑島:嗯…有可能喔。你的著眼點真是與眾不同吶。
跟著小關不打自招地說自己高中時為了買for成人的video,(也就是A片),曾經謊報自己的年紀,而且還成功。
聽得一旁的兩人大笑不已。(把A片說得變很光明正大)
而且小關還一副經驗老到地說:只要外表看起來到一定程度,就算在買X片時灌水一些年齡通常也不會被要求要出示證件。
雖然小關一直拼命洩底,嘴像蛤蜊的綠川一點都不鬆口,直接說:我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
 
人物名鑑
本週介紹的是藍楸瑛。
綠川跟小關都說上週就猜這次介紹的該是此人。
本來該由小關唸,綠川突發奇想,說難得桑島さま大駕光臨,就由她來唸唄──
桑島JJ一開始唸得很順,介紹其生平;與李絳佑同年登科及第,名列第二,後來更是從文官轉職武官;也就是文武雙全。但唸到藍楸瑛性喜女色,同時還對好友李絳佑說了經典名句,她突然打住:這部份由男生來唸會不會好一些。
綠川跟小關都使壞,說想聽她唸。
(原來就是相準這一點吶!)
桑島:不識與女性共度良宵的歡愉,等於人生有一半未體驗享受。
小關:綠川桑,你不覺得聽到男性跟女性說同樣這句話會產生不同印象嗎!
聽女生這樣對自己說,好像被『邀請』似的…!
綠川:尤其聽她這樣略帶羞怯地說著,真是不錯吶!
小關:很棒吧!(綠川附和)
桑島JJ又害羞了,拉長音表示小抗議。
小關問桑島對於這類看起來很花的男子有啥看法。
桑島JJ說這種人太不牢靠,她是不會列於考慮範圍內的。接著還異想天開地說:那不如兩個人都一起『花』,這樣心理大概會平衡一點。
綠川追問桑島對於花心男是否直接NG?
桑島JJ說她是專一派,不能接受四處惹花拈草的男人。儘管對方條件再好,自己也不願意當對方四處流連的群花之一。
綠川:那麼,桑島さん對於聲役藍楸瑛的森川有何看法?
小關:也是個花心男!
桑島:真的嗎!?
小關:有可能…
桑島:有可能…你說了很不得了的話喔!
小關:那只是我個人主觀嘛。
桑島:這裡有開宗明義寫得很清楚喔,不可以對任何人物做人身攻擊及毀謗。
小關:我沒有攻擊他啊,在我而言,看起來很花的人表示有本錢嘛!
桑島:真是不知所云…
綠川趕緊出來打圓場:嗯…也許每個人的意見不同啦。那桑島自己對森川的印象如何?
JJ說森川一直都很捧場她帶到錄音室的點心,而且還會不吝惜表達感激。(用一種很夢幻的口氣在說著)
小關:對啊!森川就是很愛吃嘛。是個會大口嚼肉,大口啖酒的男人。
綠川:針對這點,小關應該覺得很不是滋味吧。
小關:沒錯。嫉妒!
綠川:有啥宣言嗎?
小關:森川め!(森川那小廝!)
說完眾人大笑。
小關:在事務所裡,他可是前輩呢。請不要害我說這種話。
桑島:是我們害你說的嗎?
綠川:不說不就得了!
小關:以女孩子的立場,這個人物的魅力究竟何在?
桑島:藍楸瑛嗎?
小關;藍楸瑛跟森川。
桑島:你硬要相提並論啊!真是牽強吶!
小關:但是就森川每次都第一個打開你帶來東西並且稱讚好吃這一點,印象分數是正的吧。
綠川:對啊,感覺就比剛才在形容小關的時候溫柔許多。森川さん一直都很捧場她帶到錄音室的點心,而且還會不吝惜表達感激。(學JJ用一種很夢幻的口氣在說著)
小關:也是啦。他就跟先佔地為王的獅子一樣;馬上就相準自己的獵物,而我就是土狼類的,只會攫奪別人吃剩的食物。
桑島:人家才沒有這麼說!
小關跟綠川都說,桑島隱約就有透露這個意味。
桑島:真是可怕的形容吶!
兩人不斷打斷桑島思考,小關還追問桑島站在女孩子的立場,如何感受到男生的『色氣』
桑島還是很不動如泰山地將話題導正,她說會感受到男生性感時,應該是對方身上自然煥發的一種氣息。而那多半是與生俱有的。
小關:那這樣我再怎麼努力都沒辦法啊。如果是天生的話…還是一定要長髮才到味?
JJ有些吃驚,還跟後方staff確認楸瑛並不是長髮。
綠川:應該是短髮才對,不過好像給人長髮披垂的印象吶。
桑島:像這種一直端正地束髮的男子,一旦長髮披垂,總覺得…有種迷人的魅力。
小關:那真是令人妒嫉吶!原來披頭散髮是桑島さん的罩門啊!
桑島:重點不是散髮啦!是形象的落差。而且平常隨便披頭散髮也很怪啊。重點是兩人獨處時,給你看到這不同的一面~
看時間差不多了,小關也鬧夠了。進入下一單元──
 
花言葉ストーリ
小關跟綠川說這個單元是經過不斷進化,最後才漸漸定型成現在這樣,由聽眾投稿,從中取出原創故事由聲優們披露表演。
而且最初各決勝負的部份也被抽除;因為大家感情都很好,不想要一較短長。
綠川問JJ,既然是女性,對花應該有比較綺麗的幻想;還問她迄今受異性(同性也勉強可以啦)贈花的經驗中,較難忘的例子。
小關很三八地說:特別針對異性的部份,哪個情況下收到花會心花朵朵開~
桑島:嗯…好像沒啥自異性收到花的經驗。
綠川只好退而求其次,請她分享女性送花給她的經驗中最印象深刻的一次。
不過JJ還是用標準答案回答:只要是人家送的花都很高興…
結果還是套不出她的話~
JJ說以他們的身份,常會因為表演活動而接到贈花,都是溫情滿載的。
綠川問道:那不需要顧及花語嗎?只要漂亮的花收到就高興?
桑島:嗯…但是最近我特別喜歡銀座一間花店。一直希望有一天能收到那間店包裝的花束,但屆至目前都是我在送給別人。
綠川:咦?花店也會影響啊?
桑島:嗯。就覺得那間花店特別迷人。
小關:是指在那裡工作的店員也迷人嗎?
綠川:哈!我正想這麼說哩!
桑島:不是啦。是指他們對花的包裝跟配色感覺比其它店來得出色。讓我覺得去那裡買就不會有問題。
(人家桑島JJ可是居心很CJ的!)
小關問桑島JJ如果要送花給他跟綠川,會想送啥。桑島說送給小關會想要大氣一些的。
小關:為啥要大的?是像葬禮時那種超大花環嗎?
綠川:也不是只有葬禮才會出現大花環啊。
小關:還是像慶祝柏青哥店新開幕時出現的那種巨大花環?
桑島:是像大朵的向日葵那種花啦。
綠川:或是像萊佛士花!!
 
註Rafflesia:大花草或莱佛士花,世界最大的花,目前已知有16種。
 
而桑島想給綠川的花是帶充滿夜色的花朵。
嗯…只是一種想像氛圍,沒有具體概念。大概是靜蘭平常低沈電音聲線給她的印象吧。
 
這次的題目是金木犀。
而且豆知識非常地”豆”;金木犀花呈金黃色,故此命名。而花瓣呈白色的則稱銀木犀。
此花傳自中國。花語是『謙遜』;原因是其花香極為馥郁,花瓣卻相對地長得十分素雅。
綠川說當時正是金木犀綻放的季節,走在街上都會有撲鼻而來的香氣。
小關則說自己鼻子有問題,從來沒有發覺何謂金木犀香。
 
故事1,來自コブタさん的投稿──
靜蘭:這個味道…是金木犀吶。真是好聞!
秀麗:是嗎?總覺得這個香味…
靜蘭:金木犀的花瓣較之其濃烈的香氣顯得十分秀緻,故花語為……
劉輝:啊!這是茅房的味道嘛!
秀麗:聞到這個味道,的確是會聯想到茅房吶。
靜蘭:不是謙遜,而是一意孤行啊……
綠川說金木犀確實在日常生活中常被用做芳香劑,也難怪秀麗跟劉輝會醬聯想。不過對秀麗而言,金木犀竟代表著廁所,實在有點幻滅吶…
 
故事2,來自マチョコ的投稿──
此聽眾說自己從第一回開始收聽就很喜歡這個單元,剛好此次guest是桑島JJ,就想加入一些瑰麗色彩──
時序進入秋,入夜更添幾分涼意,秀麗跟劉輝兩人相偕散步於滿佈星光的庭園。
秀麗:你看!星星真是美麗吶!
劉輝:真的耶。
秀:風似乎變大了呢。咦!這個味道…是金木犀!你看,盛開了耶!
劉:這整片盛開的金木犀,彷彿星光一樣。冠之以『黃金的流星群』之名,願將此片花兒餽贈於妳。
小關跟秀麗love love完後大喊了聲YEAH!!!
綠川:桑島さん剛才在關鍵處,肚皮發出聲響喔!
桑島:對不起!
小關:果然比起花更重視肚皮吶!(花より団子)
小關一直很high,終於可以跟秀麗有比較好的氣氛;而綠川則在旁有點吃味。因為他上週只落得跟小鬼版的劉輝”纏綿”。
小關還很得意地說在動畫正篇他沒得到手,radio裡終於可以跟清苑王子love love了。
綠川說原來的劇情應該可以達到今天桑島跟小關的感覺一樣甜蜜,但看到對手是某關,他就…
小關:那時大家還想說,要剛快叫岡村明美小姐來救火了哩!都已經準備打電話了呢!
綠川就問桑島JJ今天跟他們一起主持的感想如何。
桑島JJ說原先預想兩人主持,應該會很聒噪吵耳,沒想到兩人都很努力,很令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