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都說春眠不覺曉嗎
為啥我最近清晨睜眼的時間越來越早?
學生時代我的作息就過著比任何人都正常規律──
高三為了準備學測,大概都是10點前就寢,半夜三點起來繼續奮戰到天明
大一時因為太孤僻,乾脆8點睡早上四點起床
後來調整得比較像樣一些,大概都是十點前沾床,早上六點起床 
上班後這個作息也沒啥改變
偶有應酬讓我熬夜則是極少的例外。
最近睡眠時間竟是越顯縮短
儘管遲眠,我也從不晏起
原先10點前就寢的習慣往後退延至12點前,清晨還是趕在旭日第一道曙光前褪了睡意──
今天也是天未明,醒在五點時分,望著潑墨未乾似的窗外 
不禁發楞半晌……

因為絨毛玩具送審遇上冰山
凍結了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進度
授權部經理跑來對我面授機宜
要我使出『ㄋㄞ功』與小日本對抗
問題是對方與我同一個性別
祭出這招豈不適得其反
而且就算是異性我也沒有把握自己有這個本事收服對方
光是想像自己放軟聲調撒嬌就不寒而慄
經理說撒嬌對他們業務來說根本如吃飯呼吸一樣簡單
我忍不住打個哆嗦,回他:「噁!我不是那塊料!」
我們部門的業務爸爸聽到也投贊成票
的確很難想像我這個人撒嬌使蠻的樣子…
柄でもないことするじゃない!気持ち悪いじゃん!
雖然莎士比亞說人人擁有兩張面孔
一張上帝給的,一張自己打造的
裝載我靈魂的這個容器實在無法轉化成另一副面孔!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