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進入第二季之後,radio第一次迎來guest
radio已屆第15回,兩位host都一直說希望來個可以整頓氣勢的guest
小關更是拼命嚷著想被『調教』……
兩個人便用吊兒郎噹的調調歡迎那位guest──
主役的紅秀麗,桑島法子登場!


桑島:兩位是怎麼了?
小關:並沒有怎麼了,我們兩個很卯足了勁才裝成這樣,就是為了陪襯guest的偉大。
緑川在旁直附和。
桑島:不用勉強也沒關係啊…
小關:就是看到桑島さん來,一安心就變醬了。
桑島:騙人!
小關:真的啊,想說進入第二季,一直都靠我們是不行的。
桑島:我也是從上次真殿さん之後就沒有再收聽,一直想說中間的回數兩位又說了我什麼,今天來時早分忐忑不安不呢──
小關:簡直是如臨深淵吶。
桑島:為什麼會那麼緊張,是因為不來勁嗎?
小關:是很夠勁,但是心裡想的跟實力沒搭上,所以…
緑川仍是一個勁地附和。
小關:彩雲國是個頗有深度的作品,請從旁指引我們。就像我們指引聽眾一樣,請桑島さん指引我們吧。
綠川:真的!如果桑島老師不定期出現一下,我們真是會招架不住。
桑島さん:這樣的確不好哩。不過,真殿さん那一回,兩位好像都特別老實,節目進行得很順暢,我就想『果然在前輩面前不一樣吶!』平常如果都像那回一樣,應該對聽眾而言也比較容易接受。
緑川:我們可是為了襯托主角才扮呆的喔!
桑島:不用勉強襯托也無所謂的。
綠川:才沒這肥事!(大舌頭)
接著小關又提到希望桑島JJ列入regular當中,每週跟他們一起主持radio
JJ說她錄這個檔都是在結束動畫配音工作後『順便』繞過來
而小關在第二季第一話,竟然很可憐地都沒有台詞,有時就專程為了錄radio而到錄音室。
同時還提到第一話一開始同樣又是秀麗,沒想到場景一換,接下來竟然是『楸瑛』,這可是頭一遭,贏了劉輝,聽說森川大大好不得意!
小關:反正桑島さん本來就得來這裡,乾脆就都陪我們錄完再回去嘛!
綠川:對啊,不然很孤單的。
桑島:這就要看上頭如何安排了。
小關還很神氣地說,要出場不出場決定權其實在他,JJのり很好地配合他:是這樣啊,那就敬請期待下回如何了~

接著就要唸聽眾來信了。
聽說這一季是把來信由メール改為フミ,聽到小關還在唸『メール』JJ連忙指正他──
小關:對厚,我都忘了,這一季開始改說フミ了呢!不愧是桑島さん,專門為了『調教』我們而來!
來自OTK Companyさん的信:
(因為之前網路上都沒有提到這回guest為何,信中就沒提及,小關很好心地加了上去)
桑島:謝謝你呢,明明上頭沒寫還替我加上去。
小關:沒的事!就算我們不講大家也知道來人為何。
邊唸信的內容,小關又開始灌水:每次都很開心地收聽『双劍之舞』,感謝大家帶給我們這麼有趣的內容。桑島さん一直都如此美麗吶…
桑島:上面沒寫這句啦!不要自己亂加(害羞了…)
小關:因為這個節目所有話數都存在網路上,每回都可以重複收聽,覺得很高興。每次聽到桑島さん的秀麗也都…(又在亂加了)
桑島:請唸出上面有寫的東西就好了。(老師發威了!)
小關:我最喜歡第二回中小關聲役的『迷你版劉輝』;而聽著緑川さん被小關影響,把靜蘭演成綠川版的,也覺得非常有意思!還有第十一回緑川さん說『人家又不是自願唱歌難聽的!』(那一回的標題是ツンテレ)也很喜歡。
觀眾很好心地安慰綠川唱歌不『下手』,並說期待靜蘭跟劉輝的『兄弟歌』
緑川馬上說,主唱的一定是小關,他只負責在旁邊唸ツンテレ的台詞~
(沒辦法,跟小關合唱太吃虧了啦!)
然後這位聽眾還表示希望『彩雲國物語』能多辦一些event;小關說總會辦的,他現在就在構思ideas,還說如果屆時events辦成了,大家不要忘了他的credit!
緑川在旁邊潑了他一盆冷水~

接著是新單元目指せ、文武両道、彩雲国官吏登用試験ーー
小關解釋完此單元的用意後,桑島JJ頗為驚訝,因為中間漏了幾回沒聽,有些沒跟上進度
小關:就是桑島さん沒有收聽的時候新設的單元。為的就是再攏絡妳來聽!
綠川:大概是之前的單元都聽膩了吧!嚇我們一跳!
新單元上次是第一回,題目是『似顏絵』
這週的題目是『父茶』
綠川:這週不畫畫了啊?
小關:對啊,每週都一樣也沒啥意思。這回就來挑戰食物方面。
綠川:聽起來是挺有趣,不過有點擔心呢!
小關開始唸遊戲規則:在原作中,大家都知道,傳說中的出自邵可之手的『父茶』非常之苦,而裡頭倒霉的人物也常得嚐上一口。而今天我們就是要在這重現最接近『父茶』的味道;當然只要茶也很難表現,我們的Staff還準備了其它飲料,讓大家利用這些東西來調配。而完成後,各自喝自己的也沒啥意思,待會咱們就猜拳決定順序,嚐看看彼此的口味。而藉由此挑戰,為啥可以鍛鍊『文武』呢?武的部份,就是忍人所不能忍;文的部分就是要生動傳神地描述喝下的味道。
由於三人眼前有九杯不知名飲料,他們打算用猜拳的方式決定順序各取三杯,然後再進行調配。(比例不拘)
桑島JJ跟緑川似乎都有點擔心不知道會摻入啥怪東西,小關很氣定神閒地說:頂多就是蔬果汁了吧!
三人猜拳結果──JJ獲勝,然後由JJ為首採順時鐘方向取杯子。
杯子上都貼著英文字母,桑島さん首先選擇的是──
桑島:那就選法子的H吧。(法子のH)
小關:哦!一開始就要朝H的方向嘛!(Hな方向)
(該說他反應好還是愛75人,這是個無聊的諧音遊戲啦!)
桑島:好像自掘墳墓了!人家只是想說我的名字是H跟K為字首,才選了H的…
不過JJ的H杯似乎裝得是挺正常的東西,她底定拿來當base。
接著換緑川選擇。他選了跟自己名字沒有任何關係的B。似乎又是個沒啥爆點的東西。
最後換小關:那本大爺真great!就選個G吧!
小關說自己選到的G杯裡頭裝的東西很像下雨時地上的積水(噁!)
桑島:嗯…沒有K吶…這些頭文字(かしらもじ)該不會帶著啥意思吧?(會不會是什麼的縮寫略稱)
小關:柏餅?(かしわもち)
小關今天特別愛75桑島JJ,人家明明就是說『頭文字』(也就是Initial的意思)
不過緑川さん馬上否定這個可能。
JJ第二杯抽到的好像是可樂。
緑川第二杯C杯似乎也抽到茶類,顏色看起來無啥異處。
換小關,這回拿了D杯,似乎是果汁,顏色是橘色。
JJ拿了最後一杯後,開始嘟嚷,自己拿到的東西似乎很難調出難喝的味道──
緑川最後拿的不知道是啥。
小關最後拿的似乎也是碳酸類。
然後就是Blend time──
現場變得很有趣,三個人各自調比例亂加,很像巫婆在調巫湯
小關還形容自己的那一杯很像Ultraman變形前泡的東西(小關你的形容都好妙啊!)
JJ操很認真的口吻:碳酸應該是決定最終味道的關鍵吧。
接著是試喝時間──
Shuffle如下:桑島-->小關;小關-->綠川;綠川-->桑島
第一個喝的是JJ:嗯…不難喝啦…雖然茶體跟『父茶』一樣都很薄,但是口味並不嗆口,說不上難喝。很普通的味道。
換小關喝JJ的:顏色看起來很像黑啤酒呢!嘖~~哇!
桑島:你又在演戲了吧!
小關:不是演戲,這個…真的,很難喝呢!
JJ高興得直拍手(被說調出來的東西難喝還這麼高興,真是奇怪的反應)
小關:這個茶,真是非常地苦,吞了口中,那股澀味一直褪不去。
桑島:那就是『父茶』的精神所在啊!
小關:而且,一開始入口時明明還有點芳醇,等到味蕾時,漸漸變成苦味,口水都湧上來了。
綠川:那應該是碳酸的作用吧。
JJ在旁邊樂的,還直說小關很愛演!
最後可憐的選手緑川さん,必須挑戰小關的怪茶──
綠川:這根本是味噌湯吧!
桑島:看起來就很難喝!
綠川:感覺就像是柑桔類的東西混到茶中,所以才會變成這種奇怪的顏色。
(真PF他有喝的勇氣吶!)
緑川喝了後一副恍然大悟:哦!這不是味噌嘛!(本來就不是啊!)
桑島:味道如何?
綠川:就是對身體挺有益的味道(真是含蓄的表達)不過,後段的味道很噁吶!
桑島:會酸嗎?
綠川:是不酸,但苦味很重吶!
他指出小關第二杯加入的那杯橘色的東西,似乎就是元兇。判斷那不是果汁而是橘色蔬菜汁。
眾人討論著那杯神秘液體時,小關又猛往杯裡加入更多那個橘色的汁──
小關:桑島さん也嚐看看唄!
桑島:顏色似乎又變了──(間隔了1秒左右)好 難 喝!!! 
小關自己喝了,也嗆了出來(可見真是很可怕的味道)然後他又把手上那杯加強版的交給綠川──
桑島:感覺像是小朋友喝的感冒藥水,比較薄一點。
綠川:有點像是草本茶。
接著三人就把每一杯都喝了,比較一下味道
最後評選結果──
小關的味道最難喝,不過考慮到要接近『父茶』,還是桑島JJ的勝出!
(緑川做的似乎是最好喝的)
 
花言葉ストリー
這週的題目是『李』
其花語為『誤會』;在滿結李子的樹下整冠,會引起他人誤會,被當成偷李賊。由此而來。(同中國的『瓜田李下』之嫌)
來信的聽眾是フミママさん
她表示披露於官網的第二季故事介紹挺令人在意,而且得知劉輝跟靜蘭都沒啥出場機會,覺得有點可惜。她同時提到李在日本古典歌集的『萬葉集』中被喻為『庭中粉雪』,所以故事會儘量貼近此義。
小關:那這個就交給桑島さん了!
桑島:怎麼這樣!人家嘴巴裡還殘留著剛才喝的怪茶,擔心會不會影響到演出哩…
故事開始囉:
到達茶州後,看著漏夜仍俯案辦公的秀麗,靜蘭沏了茶來到她身邊──
秀麗:雖然入了春,天冷還是沁心吶,把窗戶關了吧──啊,靜蘭!
靜蘭:小姐,您還沒歇著嗎?
秀麗:嗯,只剩一點了。嗯…不過靜蘭都替我沖了茶,我就先擱著吧。
靜蘭:請您別太勉強自己。
秀麗:謝謝。啊!是李的花瓣吶!在黑夜中紛飛飄聚,好像白雪成堆似一般。
靜蘭:嗯!在風中飄舞的花瓣,宛如粉雪一般。
秀麗:真的好美吶!李樹不僅會開出如此美麗的花朵,又會結果,種子甚至可以入藥!簡直是一石三鳥──啊!對我而言是四鳥吧!
靜蘭:賞之其花,嚐之其果,入之以藥…另一個益處是…?
秀麗:帶給我努力的動力…這一點吧。
靜蘭:激勵小姐您…?
秀麗:嗯。看著李樹就想起我在進士時,絳佑大人說過的話:『你清楚自己的目標所在不是嗎!那就鎖定它,掙扎也要勇往直前!我會在這裡等著你』
靜蘭:絳佑大人說過那樣的話啊…
秀麗:其實到剛才為止我已經開始有些惰意,但看著李樹的花瓣,馬上就提振精神了。不加油不行啊!我想要追上絳佑大人──不!不只追上他,總有一天,希望可以與他並肩而語。
靜蘭:小姐…那麼,謹獻上這瓣花片,也請您別太勉強。
秀麗:送給我…?!呃…謝謝。那個,靜蘭,你知道李的花語嗎?
靜蘭:願聞其詳。
秀麗:呃…有點難啟齒,是『誤會』唷。
靜蘭:咦!
秀麗:古人有云「李樹下不整冠」,正是取其義──謹言慎行勿招人非議。當然我是不在意啦,但你要記得下次送花給女孩子時要考慮到花語及對方的心情哦。
靜蘭:那麼,為了平復方才的『誤會』我再獻上這片花。而且,除了小姐,我再不會送花給任何女性。
秀麗:哎呀!靜蘭從以前就最會哄我了!說起來,聽說你最近在州軍中也是超具人氣…以前在御林軍時就有所耳聞你的受人歡迎;莫非…你是那掛的?
靜蘭(小姐明明對戀愛無比遲鈍,為何會繃出『那一掛』的字眼?):這個『誤會』正是我希望立刻洗清的呢!

故事結束,小關又開始毒舌了,竟然說這個故事是やや面白かった
(so-so, not very interesting)
綠川:真是很厲害呢!連萬葉集都搬出來了。
桑島:不愧是ママ!
綠川:跟那沒關係吧!我們常收到OOママ的來信喔!
桑島:所以小關跟緑川さん在ママ之中人氣很高囉?
小關:不是我們,是『彩雲國物語』畢竟像秀麗這樣奮鬥的女性,很能引起職業婦女們的共鳴。
綠川:秀麗儼然成為在職場奮鬥女性的支撐力量了。
桑島:不只秀麗,是每個人物。
小關:明明就只有桑島さん嘛!
桑島:噁!

下一週徵選的主題有二:
菖蒲&菫;其花語分別為『忍耐』『誠實』
歡迎大家踴躍投稿吶~
接下來是新訊,我就不翻啦。
聽說下週會發表『重大消息』…不知道是啥吶~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嵐  ×   棠
  • 大大~~

    請問大大

    有一些圖ˇ沒辦法看
    位神摸呀--

  • halfdice
  • 因為我搬過太多次家了
    無法顯示的圖,應該前身都是無名
    不好意思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