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上電視節 
又有一堆日本客戶來台
終於盼到了櫻蘭的監修窗口
不用老闆下令我也會自告奮勇會晤對方


我們家的業務一直強調對方是個小鬍子性格男子
害我見面後就一直注意著他那充滿野性的鬍子
因為櫻蘭的商品及影音產品送審時間都不甚理想
我每天都被商品部討債,趁此機會好好跟對方了解實情
果然見面三分情,具體勾勒描摩彼此形象後,溝通比較具真實感
而且mail跟電話中難以說清楚的事情見了面也好攤開明說
他允諾我回日本後會再次跟原作方面洽談
對於有上市期限壓力的影產產品會優先監修
(我不想再日日被追討了啊~)


每次跟日本客戶餐敘就能涉足一些自己平常打死都不會踏入的餐廳
不過昨天老闆挑了海鮮,我的過敏體質使我失了大快朵頤之機
說起來,向來對食物沒有特別欲求的我,倒也真對那些大餐沒啥興趣
小時候吃過一次海鮮就全身發癢紅腫
我壓根也記不得當時究竟吞了啥,反正往後對海鮮就是敬謝不敏
我又幾乎不碰紅肉(只吃雞跟鮪魚)
每次同大家一起吃飯,看別人得顧慮我,難免有點過意不去
而且昨天是老闆看不下,替我點了兩道雞鴨料理
他大概是把我當小孩子看(我都24歲了耶!) 頻頻叨唸要我多吃多長肉
還說以後要多安排我出來跟客戶吃飯 = =
此行完全是有所為而為,偶不是為了大餐而來的啊!
我一點都不喜歡應酬吶!


這次的用餐氣氛頗為熱烈,列席的兩位日本客戶,一位女性業務相當健談
從頭到尾不見她話語間斷
為了討論之便而坐我身旁的監修先生就顯得安靜許多
(對不起啊~偶對初見面的人是慢熟型的…)
我倒是頗為佩服那位業務小姐,相當有我正在翻譯的”工作狂人”之風
優雅的儀態、看似纖細卻蘊含力量的身段、俐落的短髮、豐富的工作經驗、滔滔不絕的交際手腕……
這些新時代職業女性應具有的條件,我勉強撈到兩項
優雅的儀態尚在學習,在我終於conquer高跟鞋,踏出優雅的款擺後
應該又往lady之途更進一步
不過我遺詞用字的犀利若不修飾潤色,怕離『優雅』還是遙無可期吧~
放棄對長髮的偏執後,發現自己意外地適合短髮
或許這將成為我長久的標幟吧!

說到第二點就令我頗為難過
昨天選的餐廳因為是圓桌,我們採用轉盤的方式挾菜
坐我身旁的小鬍子先生因為肝臟欠佳而滴酒不沾,頻頻進茶
我當然得擔起倒茶之役
然後,那只茶壺真是驚人地沈,連我的左手都擎不起來
(我的左手比右手有力)
鄰座的海外事業部經理臨危面授機宜,教我正確執壺架勢
然而奮戰了半天,我還是擎不起那只沈甸甸的茶壺
小鬍子先生很體貼地接手斟了茶,連我的杯子一起補充
業務小姐覺得不可思議,躍躍一試那只茶杯究竟多重
竟被她毫不費力似地舉起……
要論手臂粗細,我們實在差不多,力量卻是如此懸殊!
Orz…

茶壺輪轉幾手,想必又空了許多,大家頻要求我再give it another shot
這回雖然舉離桌面了,我的手卻抖個不停
不過還是很逞強地說: See~~~I can do it!
老闆很壞心地說,快些放下吧,不要打破了!
連客人都加入打趣陣容,連說:Ok, we all see you can do it, just be careful not to drop it…. >”<

講完茶壺,話題又轉到巧克力(還好焦點自我身上移轉了)
業務小姐說到日本的白色情人節,問我台灣有無此習俗
(因為只有我是女生)
我不假思索地便給她否定的答案,主觀作祟啊…
(誰要送巧克力給那些臭男生啊!)
我們家的業務卻拆我台,說台灣也是有的,只是不一定會送巧克力
然後兩位日本客人便說Gloria muse be so popular among boys that she didn’t have to give out any present or chocolate.
= =
我連忙說:It’s not that! I didn’t do it just for the reason that it’s against my character!
(因為海外部經理跟主管都只聽得懂英文,所以我們大部份還是用英文交談)
小鬍子先生很不可置信地問:グロリアさん、そういうキャラじゃないの?
業務小姐竟然說:グロリアさん、黙ってて見れば、なんか男性がラブレターとか、チョコレートとかを送りしたいような感じじゃない。
我忙否認,一直跟她說そんなことはないです!
聽不懂日文的大頭們,問我們在說啥
我們家的業務很壞心,這種時候竟然丟給我翻譯
我只好如實轉述:Gloria不說話時,應該是那種男生會想送情書跟巧克力的夢幻角色吧?
= =
(饒了我吧!)
我們家那群男人竟然還附和說:對啊,真的是不說話時!
這是什麼話!
我可是一向認為自己內在比外在精采的!
再說,為啥話題會一直在我身上打轉啊!


然後老闆也提到創造業界神話的Death Note
兩位客人都因此顯得有些尷尬
因為這部動畫當初也是我們極力爭取的作品。
說到DN就想到電影版,說到電影版,老闆又提起上次賈修試映我們出的狀況
(我說奇怪老闆昨天特別多話!平常都發自己的呆說!)

我跟老闆說那種丟臉的事就別提了
在場只有我跟他清楚發生了啥事
業務是十月才來的,對八月發生的事全然不知
海外部經理跟特助也是????寫滿臉
我跟老闆自己聊得興高采烈,似乎勾起兩位日本客人莫大興趣
一直要我翻譯究竟是啥事
說到那次試映,真的是學了次教訓啊
那天我奉師父之令,陪擔任賈修監修相關的同事一同親臨試映會現場
因為是第一次,我完全就認定自己是去見習試映現場
到了華納威秀,落座後我跟同事兩人就把老闆拋在一邊,自顧自地歡賞電影

星期一回到公司,老闆就跑來要師父注意,說我們不該拋下他
沒有翻譯隨側,原作老師來了,對方說啥他完全聽不懂!
我當時真的就很單純地想,如果老闆有需要,他應該會示意我們過去
被師父大人斥責道:你們該自己設想到這一點,不需要老闆開口!
算是被刮得很慘,但也真是學到了一課──
隨時睜大眼,設身處地揣想老闆的需求!

跟客戶解釋完,他們都瞪大眼然後爆笑出聲 = =
頻說:這樣老闆會生氣也是當然的啊!
唉唉唉!真是的!
不過還好啦,連老闆都跟著開玩笑,表示這頓飯他吃得挺開心
那我犧牲一下,講自己的糗事也就有回報了…
 
本來老闆還示意我要陪小鬍子先生逛街
幸好對方表示明天有會議,須回下棍旅館休息了
逃過一劫了,再去夜市,我真的是吃不消了 
(字面上的意思!)
這次應酬挺有效率,我回到家也不過11點
偶而為之無妨,常來我真的會累慘啊~~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