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結束代理人的地獄生活
快樂特休日本行的同事今天回來,我簡直想額手稱慶
這幾天一個人做double工作的心得──
累 斃 了 !
其實身體上的勞累我還可以承受
畢竟我可是擁有從外表無法一眼望盡的蠻力
而且行動力更是超群拔眾!
加上同事的相對應窗口擁有絕對監修權利
自然縮減了送審所需時間
之所以稱這幾為酷刑,主要來自壓力的煎熬
要知道本人天生最討厭催人與被催
無奈這份工作泰半的時間都是在從事這吃力不討好的差事
商品部有上市壓力,因此屢屢催逼
我們也只能照實地傳達給日本,就像塊夾心餅乾
這場逼迫拉鋸,對我們永遠是不利的
因為商品部僅於寸步之距,他們想到就會踅過來,再不就是奪命連環call
而我們就算再如何急,一天一封mail加電話『問候』已經是極限
(再多只怕惹得對方反感,弄巧成拙!)
代理同事的工作,討債的內容加倍,痛苦指數一下子暴漲狂昇!
最令我怨氣難平的,莫過於同事的催逼會有立竿見影之效,我自己的部份則是苦求怨求的,求不出結果讓我連上班都成了恐懼……
也許這份工作需要一些特定的人格特質才能適任;
要不就是擁有絕佳的口才可以收服小日本跟台胞
要不就是天生喜歡bossy around or breathing on others ’necks…
很不巧地,我兩者都不是……
不過總算無事地熬過這三天代理生活,今天也逼出了積欠數星期的送審結果
不然我真是光應付商品部經理跟上市在即的某客戶就接電話接到手軟……
 
今天回家目睹一場車禍現場
大卡車下方一顆圓形物體不停滾動著……
接著就看到警車跟救護車趕到
我才鬆了口氣,幸好自己看到那個『物體』不是人頭
(偵探劇中不都是醬演,有救護車來表示還有一息尚存?)
不過還是難以擺脫爬遍我全身的顫慄及頭皮微抽的發麻感。
回家還是不放心,查了下新聞
沒有發現xx公路某機車騎士遭砂石車碾碎頭顱的頭條
本想這一條路照明較好,對於天黑視覺不良的我比較安全
目睹那幕情景,我想,明天還是換另一條路走好了……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