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ter in a vessel is sparkling;     
The water in the sea is dark.
The small truth has words that are clear;
The great truth has great silence. 
瓶中之水粼粼閃爍;大海之水深不可測。
事實喋喋不休;真理不喻自明。
 
頭髮尷尬地長到肩膀,每每都上揚勾勒一抹犀冷的角度
儘管秋風已起,我仍興起再度截髮的念頭
古代女子刃髮、削髮、斷髮總須歷經幾番內心掙扎,落髮時甚懷抱有決絕往赴刑場的壯烈激昂;現代人髮型天天翻新,早失去『護髮』的慷慨情操。
我端坐於鏡前,審視回顧自己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幾個月
想學東坡居士『定風波』的練達曠闊,卻怎麼也不擺脫不了歌德式的無病呻吟
愛斯基摩人望著終年雪景,發明了眾多與『雪』相關的詞彙,現代人則發明了比那個『眾多』起碼多上3倍的詞藻來比喻人生。
問題是,堆砌了文字的萬里長沙後,我們越難決定要如何『定義』……

簡單而言,幸福就是一種『安於現狀』的心理狀態
然,人們以其有限生命在無垠宇宙中開天闢地,動力就在於『對現下不滿』
所以人類科技日新月異,所以我們共同推進時間巨輪。
以這樣的視角切入,『幸福』或許已成鏤刻於歷史長城上,後代人不可解讀的象形文字。
又,『幸福』是否真的存在?
抽象得恁地美麗的傳奇,你無從定義,自然也無從證明。
幸福在虛無的一端,孤寂及哀傷在現實無限蔓延。
於是我的髮一再成了代罪祭品,只因其上無神經。
因為不覺痛楚,所以歷經一次次刀來剪去。
那我們的內心那塊不毛之地,又要靠誰的手才能修葺?
 
電腦只消幾個設定便能定期磁碟重組,整理因為常常讀取、搬移、建立的磁區,為的是存取及備份燒錄時能更加提高效率。
我們的心可有這樣的設定,可以掃盡鬱積的苦悶愁悵……
經年累月的風霜洗煉,我們的心是否也因此而變得『存取效率』不彰──
失去對挫折的靭性,失去對歡喜辱的感知靈敏。
 
每回倒垃圾,看到密度高到嚇人的裝載程度,我總不禁想道,有如此驚人的消費及消耗能力,誰說,台灣不能再來一次經濟奇績?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