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然無味的一週過去,最後一日達到極致,高潮迭起,爆笑連連
話說キャサリン様就要離開我們,身為嫡傳弟子的我,自然得負起號召全部門舉辦餞別之宴的任務
都是窮小孩枚,要共襄盛舉自然要有個較夠份量的sponsor
不才弟子如我,發揮了天生我才,寫了封滿紙虛言的『情書』
目標是我們部門頭兒──既然我是大叔控,當然對おやじ略有研究
明明有他在場就會急凍氣氛,我仍是可以寫出I am more than pleased to invite you to attain this party to bring more meaning and joy to it.這種鬼話
而且還替他作足了面子,把餐廳選擇託負給他,理由是the rest of us all agree on that you must have the best tease of picking up a good restaurant~哇哈哈~.
自己寫完寄出信後都忍不會要have my fingers crossed~
我字字謊言,卻句句真誠,因為我相中的不是人,而是$$$~~
週三發出mail,週四下午得到回應,Mr. Big Head神秘兮兮地將他挑出的兩家餐廳名單遞給我,要我不動聲色地詢問另外兩位同事的意見。
天知道一切都在我們的計謀中,Mr. Big Head無疑是上了賊船~
 
週五キャサリン様保持她向來明快俐落的行事作風,發出了封簡短的英文farewell letter,輕描淡寫地宣告她將離職的消息。
畢竟待了四年,加上處事幹練,日方不少人致電關心並表達惋惜之情。
她把手頭的客戶挪出來後,歸我管的窗口中,有一位是自我進公司後首次聯繫
於是我在該客戶的商業信件,首先自我介紹一番:グロリアと申し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基本介紹套招。
過沒多久,我收到兩封來自該小姐的回信,一封十分正式合宜,感謝我提供她所須資訊;另一封則是完全口語措辭,沒有稱謂,直接對我的英文名字發表感想
キャサリンさんの後はグロリアさんですよ。なんだか祝いたくなる名前ですねぇ~(Katherine走後換成Gloria耶,聽起來就是充滿喜氣的名字)
接著的一句話也令我頗為不解,突然扯到她們部門主管,說他從剛才就一直哼歌,該不會是Madonna效應吧~,
我雖然有點因她的『交淺言深』『親疏不分』而嚇到
心想她大概也是新人,或許年紀跟我差不多,所以才會一下就break the ice
回信給她,配合她的口氣,開頭直接用こんにちは而不是お世話になっております然後乾笑一聲說她們部門主管真是個有趣的人。接著就跟她解釋我取名Gloria的原因,告訴她因為此名源自Glory,代表智慧及財富知光,因此會有『富喜氣』的感覺。並且還很謙虛地追述:名實未必相符。
又過了十多分鐘,我收到了另一封回信
一封お詫びのメール。
她告訴我剛才那封信是要發給自己的同事,對於討論我的名字一事感到非常抱歉
希望我不要介意,她說『Gloria聽起來很有喜氣』並不沒有任何惡意。
針對Madonna,她也解釋該主管昨天參加了娜小姐的concert
所以今天心情超好一直哼唱娜小姐的歌~
我看了,真是笑不可遏~哇哈哈哈哈哈~

晚上聚餐時,我就把這件趣事分享給出席的同事們
キャサリン様則一下就猜中那個小姐要寫信八卦的對象是誰~
說到mail,另一位被我們拿來當作尋樂的題材就是我們的MIS主任
他是全公司唯一看完キャサリン様的farewell letter有回信的人
而那個回信內容之絕,キャサリン様先告訴我後,我們兩個笑得東倒西歪。
這位感性的大叔,回給我的師父大人的兩句話:I will remember Have a nice future.
前面那一句I will remember you,竟然沒有句點,怎麼看怎麼creepy
感覺不像有感而發,比較像是course
我記住你了(……)
晚上我們再次把這個話題翻炒到鼎沸,感性大叔整晚都被我們拿來當箭靶。
沒辦法,寫信給學語言的人一定要特別注意,我們可是文字的Nazi啊~
少”一點”就差之千里了~
不過我挺身捍衛大叔優越處反而助長攻勢,可憐的MIS主任!
要知道他說不定費了好大勁才讀完那封英文信,而且打字奇慢的他也回了感性的二行給師父大人,竟然因此成為我們一夜討論的話題……真是大叔難為啊!
 
昨晚大概是我這輩子喝最多酒的一次,喝到我兩眼微醺,頭重腳輕
一起身就踉踉蹌蹌,還得扶著東西前進。
鬧了一整晚,笑到肚子發燙也喊到嗓子發疼
為了醒酒,最後點的一大盤墨西哥脆片幾乎都被我掃入胃中
然後仗著酒意,我又開始挑釁Mr. Big Head,跟他猜拳進酒
到了最後一把,師父大人提議乾脆輸的人得到便利商店買冰請大家
(因為那一家餐廳沒有serve ice cream)
只要跟$$扯上關係,本人一定是戰鬥模式全開──
布包石頭,漂亮贏下五支甜筒~哈哈~超級得意!
不過昨天真是有些暴飲暴食了
我的胃很少過九點還放行固態食物
昨晚我們卻是一路從19:00吃到散會的25:30
(害我今天的第一餐捱到下午四點才開始有進食的欲望)
回到家後,已經是凌晨2:00左右,渾身煙酒味……
我進房第一件事就是爬上體重計,看看暴飲暴食的戰績如何
果然地心引力多把我往下拉500……
大概都是wine跟那些corn tortilla chips的重量吧!
今天早上起來,覺得自己還是腆著肚子的感覺
再次踏上體重計,發現它竟往左跑了,比昨晚還遠…
看來我真是沒有吃好料的命吧!
噁…嘔…
,
這兩天要在家裡好好靜養一下了。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