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快爆炸的硬碟
終於收齊了スガシカオ全部專輯跟單曲
自從接觸Honey & Clover後,他那渾沈沙啞的嗓音就深深刻鏤在我心版
當然HOLiC的主題曲以及那支驚世駭俗MV也夠我記住他的聲音啦
(沒錯,我就是大叔控!)
較之清亮的悠揚,我更偏愛低迴的吟詠
感覺瘖啞的嗓音更有穿透力,晃進耳款奏鳴出曲式零亂卻揪緊人心的怔顫
況且,低沈的歌聲才能烘托得抒情歌曲愈益悲愴
或許現實生活中,我們都活得太安逸了,才會想在流行歌曲中找尋悲傷的影子。

翻出了一首『寂莫邊界』,想起這是去年我還在YXK時某個同事傳給我的中文歌
之前跟娃娃聯絡時,她有跟我提到這位歌手唱功頗佳
幾百年沒聽中文歌的我,終於把它拖進FOOBAR跟著其它外文歌曲輪迴──
聽著喇叭流洩出浸滿哀傷及悲愁的詞句,再度映證了我的想法──
當和平跟詳和成為尋常,悲劇也就可以擺在便利商店櫥窗,典當。

然後,我看到躺在『巧手弄韻』資料夾裡一張令我不勝噓唏的New Age──
宗次郎的水心。
聆聽這些曲目,那些已遠走的記憶便又如留聲機中的『昨日重現』……
或溫柔沈靜,萬物百川皆包容含納於你周身;
或輕快活潑,一派和諧盡舒展輻湊於你眼界。
一直覺得很不可思議,光靠一隻笛子,竟然可以變換出那麼多的意境!
(不愧是能使『天劍』跟拔刀齋一較短長的"宗次郎"啊!)
聽得到山澗潺潺,聽得到林鳥啁啁。
然後,也有風呼嘯而過的聲音……
水在林間是個頑皮的孩子,於其間嬉戲遊玩;
在泉間則學孔子的喟然長嘆,嘆時光之荏苒不復返──

今天是個多風的日子。
我的心被風梳理成有致的線條,不由覺得明快許多。 
雖然有些料峭抖瑟……
在寒風中,,我更想挺直背脊,昂昂然地面對風的撲襲。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