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時我便需要純音樂來淨化滌清我的心靈
聽著澄澈的琴弦奏鳴,靜靜整理我紛亂糾結的思緒
二胡總是如泣如訴,似在幽然嘆道這世界加諸於我們身上的一切
但曲風一轉,它又顯得輕快活潑,跟其它弦樂器合奏一派和諧的愉快氣息。
一直覺得不可思議,同一樣一把樂器竟然可以變換出那麼多的意境……
這幾天收了40多張『和平之月』的作品集
於其間,我聽到山澗潺潺,聽得到林鳥啁啁,聽到風呼嘯唱吟,聽到靈魂的顫音……
思緒走到絕境,我便愛反覆聽著標名為『河』的專輯
水在林間是個頑皮的孩子,於其間嬉戲遊玩;在泉間則學孔子的喟然長嘆,嘆時光之荏苒不復返。
                                                                                
多風的日子,我的心潮總被掀起難平紋沃,然後又從音樂的悠揚流動中重獲梳理有致的線條。


八月撞上了漫博會,一堆日本人要來台;希望我的『假面』可熬完客人來訪那些日子。想到又得置裝輕點絳唇,就又一陣暈眩
……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