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這一集,我只能說:強啊!
竟然可以把那麼多情節濃縮在一集演出,而且銜接得不急不徐,真是太厲害了啊!
 
跟女子應試的議案公主奮戰許久的王上,同時完成了字字血淚的夜訪投箋。

看來是
打算親自探訪許久不見的秀麗
 

秀麗拉著燕青一起到母親墳前上香。
燕青問道秀麗的料理好手藝是否傳承自母親
秀麗說母親的手藝跟議長有得比
但是秀麗媽媽十分開朗愛笑,常陪著秀麗一同嬉戲。

不擅長家務,爬樹的技術可是巾幗不讓鬚眉。
雖然大剌剌地,對於年幼體弱的秀麗,秀麗媽媽倒是細心照料,呵護有加。
然而,就在某個雷聲不斷的夏天,一向健康開朗的母親突然一病不起,而當時纏綿病榻的秀麗却在母親去世的同時漸漸身體轉好。

思及此,秀麗陷入哀絕,認為自己的生命是犧牲母親換來的。
燕青安慰她不要多心,並提醒她除了難過的事也要回想夏天帶來的快樂回憶。如此便能重新喜歡上夏天。
他笑秀麗多愁善感,讓旁人掛心了仍是長不大的小姑娘。
秀麗說他看似溫柔其實很嚴厲。
燕青得意道:「這是好男人的基本要決。」

不過秀麗扯了扯他發霉的鬍鬚,說要他先刮了鬍鬚才算『好男人』
燕青見她破涕為笑,打趣道:「不懂野性的魅力,妳果然還是小丫頭啊~」
重振精神的秀麗深望母親墳墓,決定過了明天就不再對著夏天淚流。

 
另一方面,寄出『夜襲情書』,並且還得到秀麗的父親大人認可的王上心情異常地好

兩位貼身侍衛不禁問道有啥好事發生。

原來所謂的『夜襲』也不過是訪問人家的禮貌性問候……

看到劉輝如此興奮,楸瑛問他為啥不直接請秀麗入宮即可
劉輝振振有詞地說:「秀麗是自己出宮的,如果以王上身份命令她回來,她一定會生氣的。」
楸瑛揶揄他至今不也做了無數令秀麗生氣的事情。
劉輝認真地說:「生氣的程度有所不同,當真強迫她,一定會破壞兩人的關係。」

楸瑛看到王上該機靈處還是挺聰明的,又伸出手揉他的頭,替他應援啦~


山賊竟大膽潛入聲音很難聽的黃奇人辦公處
(不怕被那難聽的聲音嚇死嗎?)
目標就是臉上有十字疤的浪燕青。
燕青徒手制伏了手拿『雞絲』的歹徒,秀麗頻呼『凄い』~
黃奇人似乎識破燕青的身份,暗示他今晚將會有大批賊人來襲,要他將陣地移至黃府
 
劉輝的夜訪佳人撲了個空。
不甘心的他,決心跟著靜蘭還有兩位侍衛一同摻一腳。

 
莫名奇妙被留在黃奇人府上的秀麗跟燕青和黃奇人一起品茗。
聽到賊人腳步逼近,燕青提出要到庭中溜一圈,留下黃奇人跟秀麗獨處。

這次的更神,不用機關就可以直接打開啦~
 
此時四人也抵達現場

劉輝還在喳呼浪燕青是哪棵蔥,竟然壞了自己『夜這い』的好事
燕青提議醬油先去跟黃奇人解釋秀麗的事情,劉輝也打算跟去見朝思暮想的人兒一面──
卻被靜蘭逮著,問他來此目的何在;劉輝只好乖乖留下幫忙收服賊子。
 

一陣混戰後,不消說,全被帥哥軍團打得落花流水啦~
秀麗目睹此景,還弄不清楚狀況,劉輝就朝著她奔來,準備來個熱烈擁抱──

但我們沒啥自覺的女主角反而掛念起突然消失的燕青。
劉輝一直記恨自己的Night Raid被從中作梗,嚷著說燕青該不會逃啦~

換了個人似的!
 
接著燕青就解釋自己為啥會被茶州來的山賊追緝。
茶太師看出燕青的才能,讓沒有接受國試的他佩有朱璽如今茶太師已不在了,燕青的身份成了尷尬的存在。
即使茶州紛亂四起也無法凜然挺身制賊。
因此他決定將茶太師授予自己的朱璽暫交王上保管,直到自己中選國試,讓原來不服自己的人無可挑剔為止。
 

討完賊子,大家都餓壞了,可憐了秀麗還要幫大夥張揚吃食。
(為啥又是包子啊…)

看到秀麗滿臉不悅,劉輝嘟嚷她是不是不高興看到自己。
秀麗倒是很老實地說看到劉輝很開心,畢竟兩人分開也有段時間了。

然後劉輝開始一一追問自己送的禮物得到如何對待──

怕她熱著而送的巨大冰塊,秀麗拿來刨冰跟學生們分食了。

她說喜歡而挑的水煮蛋,秀麗兜著分開鄰居們。

劉輝覺得開得甚美的彼岸花,秀麗拿來乾燥後當書簽。






關鍵的草人……當真擺著當裝飾啊!





燕青忍不住問靜蘭王上送小草人是不是在使壞心,靜蘭則替自己的DD說話,那是發自內心的祝福禮物。
 
送了一堆怪東西後,劉輝拿出必殺技──櫻花的樹苗!
因為秀麗曾對著自己院子的櫻樹感嘆。

被一堆怪禮物攻擊過後,突然收到一個送到心坎裡的禮物,秀麗流下感動淚水。

看到秀麗我見猶憐的垂淚小臉,劉輝又是一陣心癢,再度無視眾目睽睽,以吻寄情。
(明明自己也陶醉在其中,連眼睛都閉上了~)
眾人的反應──

(我快被醬油笑岔了~)

再度被奪吻的秀麗掄起粉拳,要劉輝乖乖挨揍。偏偏肇事者一點反省之心都沒有……(劉輝的手~超可愛~

隔天王上一行人打道回府。

臨別之際,絳佑終於說出王上正在草擬的議案。
如果該案通過,秀麗便可以女子身份應國試了。
絳佑也同時提醒秀麗她的拜官之路誓必走得坎坷艱辛。
但秀麗仍是無畏困難,表示自己一定會努力不負所託。
 
王上走後,燕青也該回茶州去了。

臨行前又揉了秀麗的頭。

秀麗笑道下次昏倒再來他們家門口,靜蘭立刻說『別再來第二次了!』

燕青別具深意地湊近秀麗,低喃:「秀麗若是當上茶州之長,一定十分有趣。」
(此話算是為接下來的劇情埋下伏筆吧。的確是會風波不斷啊……)

 
王上空前絕後的『女子應試』之議案,得到黃奇人跟紅黎深的護航,終於順利通過。


望著王上送來的櫻花樹,秀麗露出嬌媚的一笑。

就像這株櫻花的幼苗,兩人的愛情也在正成長茁壯中…吧…!?
 
下一集預告秀麗發高燒,靜蘭守在床邊照料她。
怎麼辦,我已經開始期待下一集了啊~~~~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