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傾斜23.5度迴轉一圈,又回到我出生的刻度
那一天,收到一株向日葵當生日禮物
對方希望我人如花名,向著陽光開朗光明
這份心意我很感激,所以我決定隱暪自己討厭花的心聲
將她栽在書桌前,日日與她相對。
最初她是如此豐盈,生命力滿溢賁發
我忍不住祈盼她可以一直盎然挺立。
六月的天空是放肆的淫雨;無視我的盼望,她以一種堅執決然之姿加速枯萎。
向陽的花兒。正面的意思是迎著光明綻放招展,另一種解讀就是離不開陽光垂憐。
一旬倉然晃過
日日撿拾她彷若計數流年的花瓣,時間的流逝赤裸裸地攤開在我眼前
猶似一再提醒我:你過得如斯空虛!
我阻止不了她與時同進的凋零,恰似自己僅是時間之流的涓滴
一天一天,我的眼前,『死亡』上演著進行式。
當花瓣謝盡,我擎起她乾枯的枝梗。
花嬋娟,不常妍。古人如此說道。
果然,注她以希望跟企求也解不開此千古讖語吶……
我沒有黛玉的浪漫,凋敝枯槁的花朵對我來說只是脫了生命的空殼
我不像淚水搯成的林大才女般哀戚地吟道「儂今葬花人笑痴,他日葬儂知是誰。」
但是,如讖成真的陰影,恐怕直待打盹曠職甚久的燦灼陽光重現才會消融了吧……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