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這一集挺糟糕的
情節張力沒有drama表現得好
聲優撤換也是主因吧
但是幾個人物的性格跟設定變形得實在太明顯了

看著秀麗打扮小書僮的模樣認真努力地工作著
楸瑛有感而發地說秀麗過得真是充實啊──
先是調教王上的空降貴妃,現在又女扮男裝在怪人身邊打雜。
(這兩人的氣氛跟姿勢怎麼看怎麼YY)
 

這天秀麗又被黃奇人役使,搬了一堆書卷公文到府庫,也就是議長的地盤
她對燕青說自己整天擔心女扮男裝的事情會曝光,緊張不已
燕青『安慰』她,絕不可能穿幫,並引用醬油的斷言──
『秀麗殿の体格では、女とは絶対気づかれない!』
還落井下石地強調,要秀麗對自己有『自信』
 
就算是秀麗也要生氣了,問他所謂的『自信』是指什麼?
 

燕青畢竟也很識相,晚膳時猛誇秀麗的手藝
一直說她真是十足十的好女人
抬槓完,秀麗表示自己很滿足在史部打工,雖然忙得不可開交,每天都很快樂
(三個帥哥都盯著秀麗瞧吶~)

 
當晚醬油留下來指導秀麗
 
而燕青則開始夜晚的行動

這一切,Stalker一號的靜蘭自然都看在眼裡。
 

隔天,一直深俯案首的黃奇人突然抬起頭來,對著秀麗丟出一個問題──
現在史部多了一筆預算,如果是她會如何使用 
秀麗尋思半晌,開始有條不紊地回答:「我認為首要之務便是救濟確保國內孕婦的福利,使她們可以無後慮地產下下一代。此外,也應該撥出預算投注於研究改良耐疫穀物。錢財必須像活水,當用即用,不可放諸滯留。」
聽完秀麗如此有見地的一番言論,景侍郎十分感佩秀麗小小年紀卻有高瞻遠見。他同時惋惜如此人才只打雜一個月而不入官職。黃奇人對他的感嘆之詞也以沈默表示認同。

秀麗跟燕青討論到黃奇人在這種熱死人不償命的溽夏竟然還能整天戴著面具
而且面具的款式還時常推陳出新  


在我看來只是顏色不同啊,每個樣式都挺汗的…
 
燕青提到,有人謠傳黃奇人不以真面目示人是因為曾因為臉蛋之故而被女人甩
所以此後再沒有人看過他脫下面具

秀麗激動道以貌取人真是太過份了,而且黃尚書只是愛使喚人而已,本性並不壞。
既有能力又有錢財,能嫁給他是女人的福氣啊!
燕青吐她槽:『妳的重點是在最後一句吧──有錢~』
秀麗立刻捍衛$$的重要性──
 
然後秀麗又開始擔心靜蘭今晚能不能平安回家,燕青說那小子一定沒事
秀麗欣慰地笑道孤高的靜蘭有燕青這種『勇於挑戰極限』的朋友真是好事一樁
燕青誇她是好孩子
 
這天當秀麗又在宮中穿梭往來忙碌奔走時,不巧遇上了那個人──
 
王上好久沒出現啦,幾乎都忘了他才是第一男主角啊!
感受到秀麗的氣息,王上開始四目張望,卻遍尋不著思慕的人的身影
只好放棄,嘟嘟著自己熱昏頭,產生幻覺了…
 
躲在柱子後的秀麗暗嘖王上動物般敏銳的『嗅覺』
然後,令人期盼許久,外表出眾青年才俊,內心頑劣冷絕的奇人紅黎深出場──

看著秀麗瘦小的身軀卻得馱著高過於頂的卷宗,很好心地替她接過
他說黃尚書待人嚴苛,真是苦了秀麗啦
秀麗說自己是吃苦當吃補,可以從中學習不少,覺得很有意義。
看到她如此懂事,黎深忍不住伸出手撫摸她的頭──
「真是個好孩子啊!」
秀麗很有禮貌地謝過這位親切的陌生人,順便問道對方如何稱呼
黎深語出驚人:「私のこと、叔父さんと呼んでくれ~」
秀麗依言喊了一次,他很滿足地笑道:いい響きだ~

(聽起來有點像『変態親父』、、、)
 

踱回史部,秀麗發現黃尚書因為倦累而躺在太師椅上假寐
看著他那一頭烏黑亮麗的絕美雲瀑,秀麗忍不住伸出小手偷摸──
 
突然天色大變,原本萬里無雲的晴空倏地攏聚烏雲
頃刻雷聲鳴動,
震天價響的雷聲四起,打得秀麗抱頭鼠竄,淒絕的尖叫連連不斷──
秀麗無助地頻頻呼喚靜蘭的名字,正忙於緝賊的靜蘭看到夏雷連奏,不禁擔心起秀麗
 
被她的叫聲驚醒,黃奇人連忙安撫她,卻反被撲倒!!
不論他如何喊她,秀麗淒厲的尖叫及抽泣還是不見止息

無奈的黃奇人只好任她棲在自己懷中,伸出手輕摟她的頭安撫她的情緒
這一幕被景侍郎跟燕青撞見,兩人驚異地瞠目咋舌~

 
當晚燕青將今天在史部發生的趣事提出來消遣秀麗
靜蘭苦笑幸好有人陪在秀麗身邊
他一路掛念著超級討厭雷鳴的秀麗

秀麗對於自己的行為懊惱不已,竟然撲倒在黃尚書身上……
但是邵可跟靜蘭都說看到秀麗因為在外工作而沒時間在家裡抱怨夏天的到來而感到放心
秀麗悵然地嘆道:「儘管如此,也只有這一個月而已…」

 
夜色正濃,秀麗依然挑燈漏夜苦讀,燕青拿著宵夜來探視秀麗

秀麗一邊啃著那個大到不像話的飯糰,一邊向燕青娓娓敘說自己的夢想
專注於追逐自己的夢想不是什麼壞事,而且是每個人應有的自由,但是長大後,就連那樣單純的心願都變得那麼困難。
現在她跟自己的夢想靠得那麼近,似乎一探手就可以觸及
但一回首現實,她永遠會因為『女人無法應考國試』之囿而無法跨出那關鍵一步。

燕青不做不負責地激勵也不勸阻她的痴願
他很中肯地說只要明確地知道自己的夢想是什麼,就算到不了終點,過程中盡了全力就無忝無愧自己──
『千里の道も一歩から』。
然後又很倚老賣老地輕拍摟她的頭
(大家這集都愛摸秀麗的頭啊!)

提振精神的秀麗笑說燕青就像空氣一樣令人感到自在
難怪父親跟靜蘭會派他來打探
(哈呵~被看穿了~)

 
苦命的男主角繼續跟曠古議案奮戰,深埋於書堆中就盼能擠出令黃尚書一看就同意的絕案

(你到底是出來做啥的?)
 

黃奇人跟紅黎深正聊到秀麗,黃奇人挖苦黎深無法跟自己的姪女相認就強迫人家喊他『叔父さん』,故意說要搶他的秀麗來當自己的新娘。
(你是被撲上癮了嗎?)
戀兄+戀姪女的黎深立刻反對,不淮他打自己可愛小姪女的主意!
接著他又丟出最新款設計,主題是『夏意正盛的臉』……
 
隔天秀麗沏了茶替黃尚書消除疲累,看著他盯著茶杯不動
正想著他要如何戴著面具喝茶,黃奇人表現驚人絕招──
(感じ悪い、、、)

 
早就對秀麗的努力勤奮讚不絕口的景侍郎,來到薦舉秀麗入宮的醬油跟前
他向醬油提出讓秀麗應試任官職一事
醬油則說他早有此打算,目前就待時機成熟…
(王上加油啦~)
然後迷了路的醬油提議『正好』也要去找王上的景侍郎聯袂同行……

晚上,燕青一如往常要夜勤時,被靜蘭逮個正著

靜蘭早發覺他夜夜翻牆
加上他緝拿的來自茶州的賊寇都揚言要追殺跟燕青特徵一致的鬍鬚男,他提醒燕青不淮給邵可跟秀麗惹麻煩

燕青則笑他乾脆跟秀麗湊一對,這樣秀麗就可以繼續安心追逐自己的夢想 
而且全天下也沒幾個女人消受得了靜蘭惡劣的個性……
靜蘭逆切れ地說要告發燕青的身份,燕青立刻討饒不敢再調侃他。
(我就不相信你從來沒這麼想過~)
 
其實對於drama跟動畫的cast不同,我倒不會一概排斥,先入為主認定drama才是良選。
只要換血過的聲優表現得當,我也不會太苛責。
但這個黃奇人的聲音真是令我黑線密攏啊!
這是怎麼一回事,飄忽游移,軟趴趴的聲音…
我知道不是每個聲優都擁有像速水獎那種刻金鏤玉的優雅聲線
但是把黃奇人配上這種有氣無力兼爆音的聲音
就算面具下是如何傾人國城的絕美面容,
也令我無法萌生好感,只覺得那聲音配上詭異的面具看起來更像變態……
井上papa換成真殿光昭我還可以接受
雖然聲音稚拙了些,沒有井上那種渾然天成的不急不徐成熟風韻,就黎深的性格還是掌握得頗具要領。
只是黎深的人物設定也變形得太誇張了吧!
我實在無法把他跟小說插圖出現的黎深劃上等號。
而且這集劉輝根本就是出來裝小丑的!
真是太可憐了,第一男主角出場次數少得屈可數,竟然還被如此醜化……
不過,個人覺得這一集的秀麗畫工有進步(大概是男孩跟褪盡鉛華模樣比較好畫)
紅貴妃的華美扮相時常跑形,樸素的紅秀麗跟紅秀看起來就『安定』可愛多了
原本最期待的打雷場景,用動畫表現反而沒有drama來得dramatic
一定是因為那個鳳珠的聲音太難聽了!
Drama中秀麗跟黃奇人在那一幕有較多對手戲,動畫中就只剩下秀麗哀哀地啜泣
我倒是很萌秀麗撲倒在黃奇人身上時的低泣聲,真是太逼真了!
聽起來就像受盡委曲,飽嚐驚嚇無助的哀鳴悲泣。
(這樣說好像有點BT)
唉…希望下集劉輝可以正常些。
那個黃奇人最好不要再有開口的機會了啦!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