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溽夏,朝廷中許多人都不抵嚴熱而暈倒
(果然還是大叔耐操啊!)
 
這天靜蘭又要出門工作,臨行前秀麗吩咐他要注意身體
(為啥他們的衣服都沒有換季啊?)

另一方面,朝議有臣子提出負責管理財務的戶部因為太多人中暑而陷入嚴重人手不足,於是王上要求其它部的官員進行支援。
一想到要在那個怪人的手下工作,大家都頗有微詞。
不過考慮到自己的薪俸,只好同意皇上的提案。
同時,劉輝丟出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議題──
今後讓女子也參加國試!
這種空前絕後的嶄新想法,自然引來一陣議論紛紛──
 
回娘家重返正常生活的秀麗,依舊在私塾執教鞭
而且還善加利用痴情皇帝寫給她的情書……
竟然把人家寫的情書背面拿來當練習書寫用的回收紙……


話說秀麗與皇帝分開不過幾個朝夕,曠世痴情男就開始天天情書加意外『精美小禮物』──
怕她熱壞了就送巨大冰塊
看到宮中開了奇花就栽了一株送來
秀麗對著別名『彼岸花』的曼珠沙,無奈地嘆道:「我們家又不是墓地……」
然後還有熱呼呼的白煮蛋
最後則用驚人的咒怨小草人做個完美的句點……
(冰塊-->葬花-->白蛋-->小草人;真是令人匪疑所思的送禮哲學吶)

不過我們秀麗嘴上罵人家鈍感粗神經,還不是露出春花初綻的淺笑~

當晚思憶未磨豆成塵的痴情男,夢到佳人入夢來相會
睜開眼就開看伊人輕柔呼喚自己的名字,盈盈對自己笑著──
正打算親愛告白,一吻封箴自己的思念

她突然開口:「我要嫁的是靜蘭啊~他比你可靠又穩重~」

對方是靜蘭,你也會祝福我們吧~
(秀麗的腳……)
著急的劉輝連忙阻止兩人,但撲了個空,很悲情壯烈地跌了個倒栽葱……
隔天劉輝DD把惡夢的內容說給收下自己的『花』的兩位愛卿聽,楸瑛老大不客氣地大笑出聲。而且他還很壞心地提醒他,秀麗已到適婚年齡,就算不是被靜蘭搶走也隨時可能婚配他人。
劉輝很有自信地說自己每天都有寫情書問候佳人,而且還時常奉上精心挑選的禮物──
楸瑛問最近送了啥,他很得意地說自己送了包覆自己的一根頭髮的小草人給秀麗。還說這是霄太師告訴他,如此可以將自己的炙熱的情感傳達給思慕之人。(是炙熱的咀咒吧……)
絳佑沒有參與皇上花痴宣言,看完劉輝寫的議案後,搖頭表示肯定無法過黃奇人那一關。
因為皇上突然丟出一個爆發力極強的議題,黃奇人當下一言不發地退朝。
(情書少寫些,好好練你的公文吧!)
遺傳自議長邵可『愛撿怪東西』的個性,秀麗也將這個毛茸茸的鬍鬚男撿回家了。

當晚當家的回來後,就看到飯桌前多了一個食客,很驚訝地問秀麗這是啥東東
(靜蘭驚訝的表情好有趣吶)
然後看到對方臉上的疤跟那一臉發霉鬍鬚,靜蘭想起對方的來歷。氣沖沖地將毛茸茸的傢伙拉到外頭解決──

秀麗聽到兩人MS吵架的聲音,跑過來闗心情況,靜蘭兄很溫和
地教誨秀麗小妹不可以亂撿路上的破銅爛鐵唷~
(お嬢様、こんなものを拾ってきては駄目でしょう!いくら落ちてからといって。)
靜蘭講話真是太毒辣了,笑噴~~~~~~~~~
秀麗說因為看鬍鬚男好像快餓死了才撿回來的。
靜蘭腹黑再開,溫柔地放出淬毒的冷劍:ははは、死にませんよ。えぇ~保証する。だから今すぐ捨ててきましょう、今すぐに!
還插腰,真的很像媽媽在教訓亂撿小動物回家的女兒啊!
但是秀麗說鬍鬚男是靜蘭的『馬吉』,所以拒絕再拿出去丟。

鬍鬚張也趁機搭上靜蘭的肩佯張熟稔。
等秀麗一走,鬍鬚男半威脅要公告靜蘭的過去,此話自然換來靜蘭一記鐵枴子囉~~~~
 
接著議長也回來了,看到女兒的傑作,也很のりのり地說:「就當是自己的家住下吧。」

鬍鬚兄很不客氣地立刻要求秀麗再來一碗,一旁的靜蘭可不高興了~~呵呵

看到兩人頻頻鬥嘴(應該說都是靜蘭在75鬍鬚兄),秀麗忍俊不住笑了出來。
 
議長跟未來的秀麗mama一起享用優雅愜意的下午茶時光

珠翠依邵可之令,將香鈴送到茶州,請茶太師的妻子代為照顧。

珠翆怯生生地拿出跟秀麗學來的饅頭請議長嚐鮮,議長也泡了苦死人不償命的茶款待
邵可誇讚珠翠手藝不比秀麗遜色,珠翠淺喫了口チチ茶,心口不一地說美味しい、、、

咳咳~愛情是最好的調味料(糖精),果然一點也不假。
 
楸瑛奉宋太師之命,前往紅家邀靜蘭加入緝賊行列。
而且還很老實地依照靜蘭的指示potluck,路上遇到了相好的,兩個人買的東西不謀而合
(我看你們根本就是約好一起去買的吧!)

不過絳佑朝自己正面走來,楸瑛提醒他那是跟秀麗家反方向
不服輸的絳佑嘴硬自己只是愛繞遠路~(可愛い~~~~)
 

聽到藍將軍的徵召,秀麗很擔心靜蘭要被搶走了
靜蘭安撫她自己會儘量趕上晚膳回家,如果擒賊時遇上危險也會隨便抓旁邊的人當擋劍牌逃走。
(男主角失格的發言……)
楸瑛很壞心地逗她莫是掛念靜蘭不在身邊。
秀麗說因為夏天……
但想到自己失言了,怕父親跟靜蘭會擔心自己,立刻打住──

一旁的絳佑一言不發地死盯著秀麗瞧(好萌的表情god~~~~)
 
深宮中,可憐的男主角正在為了議案而傷透腦筋。
クソじじ跑來取笑他雖然幹勁十足,其實別有居心。
會這麼拚命無非就是為了讓秀麗今年也能應國試。
劉輝不顧老頭的取笑,正色道:「秀麗為朕如此拚命(是為了錢吧),這次換朕為秀麗盡力了。」
(帥氣吶~給你拍拍手!)

原來醬油一直盯著秀麗看是在思忖如何開口請她入宮到戶部打雜。
(不是在打量人家身材嗎?)

秀麗聽了絳佑的話,陷入跟自己的拔河,再回到宮中,她又得患得患失,痴望無法履及的夢想。
不過鬍鬚男適時地點醒她,消弭了秀麗的疑慮,她決心進宮幫忙。
但醬油說戶部不能雇用女子,所以要求秀麗打扮成男孩子。
秀麗懷疑這樣不會拆穿?

醬油成竹在胸地說:「依你的身材絕對不會露餡!」

(不用摸了,的確平平如也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秀麗成功反串成功,的確是十成十的男孩吶。
議長、靜蘭跟鬍鬚男都說秀麗看起來是如假包換的小男孩

秀麗心情好複雜啊~
 

很不幸地,領著兩人到戶部的偏偏是『方向音痴』的醬油,三人繞啊轉,怎麼也到不了戶部。
絳佑竟然逆切れ地怪罪戶部何時搬家了!!
哈哈哈哈哈哈 

見到傳說中的黃奇人,兩人的反應是──

那個假面看起來挺謎的……
 
對了對了,鬍鬚男的名子是浪燕青啦~
下一集可愛的黎深會出來了…

不過我還是很怨念動畫竟然把聲役燕青的藤原換掉
那個滑腔滑調卻又危險認真的形象明明只有藤原啟治才能表現出彩……
最捶心肝的是假面男也換人了啊!
把我的速水大叔還給我!!!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班
  • 哈哈哈!!!等靜蘭和燕青好久了.這2個湊一起.果真是無人能比....呵呵呵.....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