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聽了49回,回答聽眾來信那個單元
這個單元是早期的乙研中最「純良」的一塊
所以就大概介紹一下吧: 

 

第一封信來自住在鹿児島市名為High CHU~~的部長 
該聽眾表示前期乙研聽到Jun
說自己是鹿児島出生
(當時Jun說出這話是為了區別自己跟高橋講話的尾音,因為有人來信詢問如何分辨兩人的聲音

高橋
:「諏訪部さん是鹿児島人嗎?」
Jun懺悔似地道:「真的很抱歉,我當時是亂掰的……很多聽眾都太認真了。

其實在節目上很多事情都是開玩笑的。大人世界就是醬,順應當時的氣氛而說出了似是而非的話,其實都只是為了炒熱場子。這即是所謂的『白色謊言』(嘘も方便)我的出生及成長的地方都在東京~~~~~

高橋繼續唸信:「前一陣子在某超市時聽到店裡播放的廣告,覺得那聲音像極了諏訪部さん。本來也想說諏訪部さん不可能會跑到這裡來擔任Narration,但聽了上次的radio,得知諏訪部さん也是鹿児島人就覺得說不定有可能,因此聽到那把聲音就覺得很興奮。想請問諏訪部さん是不是那個Narrator本人?」 
Jun:「我也不確定啊!既然是店裡播放的廣告,那就是某廠商的產品,我擔任narration的工作不計其數,說不定真的有接過這個的case因此無法否認這個可能性。但是,我唯一可能拍胸脯肯定的就是──我絕對不是鹿児島人~」

高橋:「『不是鹿児島人』這件事可以打包票吧?」

Jun:「沒錯!真的很抱歉!對不起!森High CHU部長!因為我是大人啊……

高橋:「大人就是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啊~」

Jun:「真的很對不起,請原諒我!不過也得在這強調,很多在乙研上說的話其實都是玩笑話 大家表太當真了。像是『諏訪部跟加藤鷹一樣強』這種話一定是開玩笑的嘛!」
(你上次明明就說得很樂在其中!
=__=” ) 
高橋:「大家別被語言的表面蒙蔽了啊~」
 

第二封信來自大阪名為「一個人」的部長:

該聽眾表示自己很不善長high tension,因為認為那太費力了

而聽radio覺得兩人平常主持節目都相當high 
想請問如何才能燃燒出那麼旺盛的火花──

Jun跟高橋都說自己更想知道如何才能一直high哩!
Jun:「這是工作啊,一站到錄音室裡就得火力全開了啊~」

高橋:「畢竟關係到生計嘛!」 
Jun:「一個人部長如果也想達到high tension那就做些可以讓自己high的事情不就得了!」
 
高橋:「這不算回答吧!」

Jun:「說的也是。反正想要high就是隨便亂high 
所以首先仰天長嘯、扯開喉嚨大叫試看看~」
高橋:「沒錯,邁向high tension入門篇:鬼吼鬼叫~~
 
Jun:「然後就是身體跟著揮舞抖動~~~像醬~~~~~(他當時大概真的手舞足蹈吧)

這在節目上很難傳達給大家,不過這招可是很有效的唷!像是很多洋片中的過動兒,完全不聽人家講話兀自蠢動。哇哇哇呱呱呱~~」 
兩隻開始亂叫一通~
後來兩人稍微冷靜下來後,Jun:「好累啊~我要喝口水先~」

高橋:「所以一個人部長就是要問咱們如何維持high tension也不會累的竅門──

Jun:「呵~其實我們也很想知道呢!反正人生是很漫長的,大家在猶疑中尋找答案即可。
過才十二歲的妳可能無法體會,大概到了二十歲以後就漸漸能了解。屆時請找出最找出最適合自己的解決之道。」  

高橋:「人生就是這是醬,很多時候明明不想笑卻也得蕩出笑靨。」 
Jun:「沒錯,心裡在飲泣卻得以
Jun:「總之就是如此。今後也等著像這樣內容的『フツオタ』(就是正常版的來信)
 
請大家振奮精神~~~~~~!!!!」
 
一下子低沈一下子嘶吼,這兩隻都有潛在的『躁鬱症』傾向呶~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