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看了金田一跟柯南
動漫迷喜歡將這兩部動畫拿來做比較
撇開畫風不談,金田一的手法的確常令人讚嘆不已
我也一直認為柯南是適合全年共襄的劇情
所以推理的主線薄弱一些也有其它部份可以補強
但今天觀看兩部動畫,發現這樣的比較其實有失公平
忠誠的柯南迷大概可以發現,青山大師很喜歡『自導自演』
往往一件案子都在偵探的腦中自行推敲
觀眾泰半都只能等著謎底揭曉,因為鮮少有線索可以自己動腦追查
原因大概是因為柯南就如同它的主角,走的是『短小精幹』風格
一件殺人案,縱使死再多人,往往都在二集內就可以解決
特別篇雖然長達二個小時,大部份的時間都耗在陳『感人的劇情』
而金田一則是陷入『絕體絕命』的迫境,從深壑走到光明
細心點的觀眾常常也能跟著推理偵測

簡單而言,金田一的推理主線是攤平公開的,關鍵在於『進行』
相對地,柯南則是將犯罪的線軸獨自在腦內解開,它著重故事的『張力』
一個是進行式,一個是完成式;一個是合奏,一個是即興
硬是擺在一塊未免有些牽強

看過那麼多推理類動漫畫,犯下罪衍之人總有自認為充份的理由
經過作者的安排,有些殺人犯更比被害者令人同情
柯南 TV版有一集很令人玩味「ついてる男のサスペンス」
插播一下從title產生的趣事──
不少字幕組將該集譯為『跟隨者的懸念』
正確譯名應為
『幸運男子歷險記』
前者看起來像極了驚悚片的名稱吶~
不過其實也無法論及對錯,因為兩個都是正確的翻譯
大概是譯者沒有意會到nuance跟未先看過該集內容,所以才會照字面上的意思翻譯~
咳~跑題了~這一集的內容雖然挺平淡的,但是我相當喜歡它的意念
在推估到犯罪的可能時預先阻絕犯人的行動,免其鑄下大錯
工藤新一曾說過:「殺人的理由我從來不了解,但是救人卻不須任何理由!」
創造名句是青山大師另一項絕技
(金田一千篇一律就是那句『賭上爺爺的名義!』)

這又讓我想起
Pay CheckMinority Report;兩部電影都是描述預知能力
但是洞察先機的智慧到了人類手中,卻仍根除不了犯罪的發生
Pay Check中預知未來的機器,其發明原旨在預測它國來襲,
提前做好迎戰準備
或者更積極地,可以杜絕與它國發生衝突
然而主導者卻濫用該機器『好啊!你敢來打我,看我先打得你落花流水!』
預知能力阻絕不了犯罪,因為犯下罪行的終究是人類自己!
推理故事上演的,兇手在犯罪前總懷抱一絲能在行兇前受到攔阻的希望
畢竟『殺機』也不過是腎上腺素分泌過剩的結果 
果真如此,或許無力可回天的悲劇就不會一再由人們自己銘刻
烙印於那名為”history repeats itself”的石板上……

消せない罪~鋼煉ED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